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(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妙偶天成》更多支持!)  “丫鬟?哪个丫鬟?”罗天珵怔住了,收回了匕首。

    安郡王摸了摸脖子,不满地道:“就是佳明县主身边叫阿鸾的那个丫鬟啊。我知道,这样有些唐突,可罗世子啊,你也不必为了一个丫鬟,就谋杀亲王吧?”

    这是他和君浩商量好的,先试试看,能不能直接把那丫鬟买过来,这样如果确认了她的身份,就不动声色的带回燕江去,到时候妥当安排一番,无人知道阿鸾在京城的往事,编上一个自幼体弱去山上修行的借口,还能不受人指点的当个大家闺秀,这样的话,就是将来的亲事也不受影响了。

    见罗天珵抿唇不语,安郡王嘶了一声,挤眉弄眼地道:“罗世子,该不会那丫鬟被你收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。”罗天珵被口水呛到,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——”安郡王很有些为难,试探地问,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打发出去?”

    罗天珵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说笑了,阿鸾是内子的贴身丫鬟,将来如何安排,是内子说了算,和在下并无半点干系。”

    一听阿鸾还是完璧之身,安郡王很为君浩高兴:“那就劳烦罗世子去问问佳明县主如何?你看,本王也不方便直接去问她。”

    算你识相!

    罗天珵抿了抿唇角。本想犀利拒绝的,可转念一想,又有些得意了。

    要是皎皎知道,君浩才见了一面,就看中了她身边的丫鬟,对那家伙还有什么好印象?

    他故意流露出为难的表情:“阿鸾毕竟是内子身旁的大丫鬟,如果王爷那位朋友真的看中了她,在下还要回去问问内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只负责把这个事让皎皎知道,至于知道后皎皎放不放人,那就不管他的事了。说白了。只要媳妇对君浩印象恶劣,他也就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那有劳罗世子了。”安郡王拍拍手。十数个美貌女子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。好好伺候这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那十数个女子。见着罗天珵样貌气度,都知道他身份不同一般,难得的是年纪又轻。万一有那个福气,不说当个妾,就是养在外面当外室,也比现在迎来送往的日子强多了,当下媚眼斜飞,就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十多条白花花的胳膊向他伸来,罗天珵头皮都发麻了,冷喝一声:“站住!”

    这声音冷硬如冰,配着他生人勿进的气势,众女当时就是一怔,不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抱歉,在下闻不得脂粉味,各位姑娘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黄衣女子眼珠一转,玉臂纤纤往他肩上搭去,娇声道:“公子说笑了,那胭脂渠都没把您吓跑,难道还怕了我们这些弱女子不成?要奴说,公子不是不喜欢胭脂味,是害羞吧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尾音就陡然拔高,变成了惊恐的叫声,围着的众女同样尖叫着散开。

    那黄衣女子呆立当场,看着被削掉的一缕青丝飘飘荡荡的从眼前落下,最后落到原木地板上,仿佛还有生命似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看过去,那个俊美无俦的男子手持利刃,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仿佛看的就是地上那缕失去了生机的头发,寒星般的眸子中并无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黄衣女子终于忍不住,白眼一翻软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的昏倒,又吓得众女往旁边躲了躲,于是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扑通倒地的声音传来,众女忍不住缩了缩身子。

    安郡王张大了嘴:“罗世子,你,你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罗天珵收起匕首,懒洋洋地道:“抱歉,在下一害羞,反应就有点大……”

    众女给跪了,这是哪里来的疯子,见到美人就害羞地抽匕首啊?

    “罗世子反应好独特,呵呵呵呵……”安郡王挥挥手,“还傻杵着干什么,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哗啦一声,美人们瞬间跑个精光,比来时快多了。

    看着还躺在地上的黄衣女子,安郡王抽了抽嘴角,心道你们可把这位也拖下去啊。

    正腹诽着,门吱呀一声开了,两个女子蹑手蹑脚的进来,一边往里走,一边拿眼瞄着罗天珵,见他无动于衷,迅速把倒霉的黄衣女子拖走了。

    等出去后,其他女子围上来,七嘴八舌的赞叹着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拖人的女子拿香帕擦了擦额头,抚着胸口道:“可吓死我了,那个杀神,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。”

    黄衣女子悠悠转醒,咬了牙道:“姐妹们,取笔墨来,我给那位公子画一张像!”

    “哎呦,黄英姐,都这样了,你还惦记着给他画像呢?莫非还想挂在自己房中,日日观摩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别自找不痛快了,人家摆明了看不起咱们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怯怯道:“不过那位公子这样,他的夫人倒是有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,他夫人有没有福气,关咱们什么事儿?我只知道他对咱们太恶劣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黄衣女子下定了决心,咬牙切齿地道:“去拿,等我画完了就挂在门口,写着此人与狗不得入内!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气话,众女笑嘻嘻地应了。

    室内,安郡王端起茶杯:“罗世子,既然你看不上这些娇娘,那咱们还是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既然有事相托,在下还是早些回去问一问吧,喝茶就不必了。王爷要是有兴趣,可以自便。”罗天珵站了起来。冲安郡王拱拱手。

    安郡王摇头笑道:“那就一起回吧,本王也没有兴致呢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想,也对,安郡王只对有夫之妇有兴致,还是别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二人离开这风月之地,安郡王凝视着罗天珵远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事情真是好玩了,以锦鳞卫的行事风格,罗世子竟然没有好奇他那位朋友是谁。

    是真的不感兴趣,还是——早就知道呢?

    安郡王摸了摸下巴。折扇一挥。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怎么这么早就下衙了?”甄妙迎上来,两颊微红,还有些气喘。

    “在锻炼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一日不练。骨头就硬了。”二人近来相处渐入佳境。甄妙像所有沉浸在爱情中的女子一样。娇笑着去挽他的手臂,随后动作一僵,一脸狐疑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甄妙挑了挑眉:“世子今日去哪了?”

    这么浓的脂粉味。他是扎进女人堆里了么?

    在这个年代,她只要不是白痴,也知道他从哪儿回来的了。

    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犯傻,其实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罗天珵几乎是出自男人的本能,要把去风月街的事遮掩过去:“安郡王请我去茶馆喝了一杯。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,瞥见甄妙似笑非笑的眼神,才暗道一声糟了,亏他英明一世,怎么一下子忘了,皎皎的嗅觉异常灵敏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他以手抵唇,干咳了一声,飞快补充道,“就是去的地方比较特殊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笑得意味深长:“是挺特殊的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伸手揽过她:“好了,皎皎,我们只是说了些事儿,你还不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信的,不过你身上的脂粉味,也太浓了些,不知被哪个投怀送抱了。你,你当时就没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她可是从书上看到,一个正常男人,如果突然有软玉温香在怀,在那女子足够养眼的情况下,不管有没有感情,那一瞬间都会有生理冲动的。

    “反应?”罗天珵有些意外甄妙的问题,不过很快就抽出匕首,得意地道,“她一靠上来,我就把她头发削掉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好吧,她白担心了,她家夫君大人思路和正常男人从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所以,她也算捡到宝了么?

    “皎皎,安郡王约我,是想让我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甄妙有些不解,“安郡王找我能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他有个朋友,看中阿鸾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脸立刻沉了下来:“看中阿鸾?”

    “是,所以想讨个人情,把阿鸾要走。”罗天珵摇摇头,叹道,“那人此举虽轻浮了些,不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说不定是真心喜欢阿鸾,那样的话,阿鸾也算有了个好归宿。”

    快点问吧,我立刻告诉你那个轻浮浪荡子是谁!

    甄妙狠狠瞪了罗天珵一眼:“好归宿?真是笑话了,且不说别的,就冲他是安郡王的朋友,就不可能是平头百姓,阿鸾虽好,奈何是奴籍,他讨了阿鸾去,是想要阿鸾给他铺床呢,还是叠被呢?撑死了,顶多是房宠妾罢了,将来色衰爱弛,阿鸾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甄妙说的激动,没有注意到刚刚走到门口的阿鸾停住了脚,把这番话尽数听进了耳里。

    罗天珵虽发觉了,却乐得不点破。

    甄妙渐渐回过味来:“安郡王什么朋友,怎么会知道阿鸾?”

    想了想,不由惊呼:“难道是在大福寺遇到的那位琴师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惊讶?”

    甄妙冷笑一声:“也没什么,只是错把死鱼眼当珍珠了罢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开怀大笑,第二日就给了安郡王答复。

    “那位夫人真的说,想要阿鸾,除非八抬大轿把她从国公府抬走?”君浩怔怔地问,忽觉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支离破碎的记忆中,似乎有个女子问:“你可愿八抬大轿,把我从国公府抬走?”  (我的小说《妙偶天成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