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妙偶天成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君浩脸色发白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滚而落,顺着高挺的鼻梁滑入嘴角,显得痛苦难挨。

    安郡王拍了拍他:“君浩,咱不至于把自己逼成这样啊,实在不成,就把实情对罗世子他们说了呗,这样虽然对阿鸾有些影响,不过到时候好好商量一下,燕江又在千里之外,也不见得会走漏风声。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,君浩才从那种骤然的疼痛中醒过神来,拿手帕擦了汗,冲安郡王笑笑:“只得如此了,只是浩想见罗世子夫妇一面,免得他们心存疑虑。”

    安郡王连连点头:“这样也好,不然他们还以为本王打那小丫鬟的主意呢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把帖子随意往桌子上一丢,表情阴沉。

    君浩居然想见他们夫妇一面?他以为自己是谁?

    他把那张精致暗花印染的帖子又拿起来看了一遍,不由冷笑。

    那人该不会打着声东击西的主意吧?

    明着是讨要阿鸾,实际上,还是觊觎他的皎皎?

    不过——现在皎皎对君浩只有嫌恶了,要是再有什么,只会让皎皎更加厌恶。

    罗天珵很为自己在第一时间就机智的坑了情敌一把表示得意,把帖子扔到地上,脚踩上去。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安郡王和他的朋友请我们吃饭?”甄妙果然一听到“安郡王”三个字就大为皱眉,“若是有事要说,找世子也就罢了,还要我出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面色一沉:“他们该不会还打着阿鸾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罗天珵安抚地拍拍她的手:“皎皎,安郡王玩世不恭是出了名的,性子随心所欲,他们现在盯上了阿鸾,倒不如面对面的谈一谈,省得将来麻烦不断。”

    希望安郡王和君浩再接再厉。让皎皎更厌恶一些。他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——”甄妙想想安郡王的名声就头疼,于是点头,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甄妙随意穿了一身能出门的衣裳。等了一会儿还不见罗天珵出来。问青黛:“世子呢?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还在里面换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多久了。就是现做一身衣裳也够了吧?”甄妙起身去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“世子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看着大敞的几个箱子,还有满床榻的衣裳。甄妙吓一跳。

    罗天珵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衣裳嘛。”

    甄妙翻了个白眼,随手捡起一件石青色银丝暗纹团花锦袍:“这件不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件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身材好,穿哪件都好看的,这件还显得人更精神些。”甄妙总觉得这种对话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她这是要和闺蜜出门逛街的节奏吗?

    罗天珵听到甄妙说他身材好,喜得翘起了嘴角,抱着那件锦袍就绕到屏风后面换衣裳去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一个翩翩佳公子走出来,含笑问甄妙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甄妙点头,随后狐疑地盯着罗天珵,“世子,我总觉得你今日有些怪。”

    他平时根本不是讲究这些的人啊,要不是她提醒着,有时衣袍磨旧了还往身上套呢。

    “哪里奇怪了,出门见客,穿得太随意,岂不是太失礼了。”罗天珵一本正经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甄妙听了这理由,勉强点了点头,“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牵了她的手往外走,忽然停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咳咳,皎皎,你觉得我与安郡王那位琴师朋友,孰美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。”甄妙激烈咳嗽起来,连眼泪都呛出来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忙抽出帕子替她擦拭,却被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甄妙往后退一步,警惕地盯着罗天珵:“你是何方妖孽,敢冒充我夫君?”

    “皎皎——”罗天珵也觉得有些尴尬,耳根染了一层红润。

    两人总算是出了门,等到了天客来时,安郡王和君浩已经喝了两盏茶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毫无愧疚之意地道:“出门稍稍耽误了点时间,让二位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安郡王了然地点头:“罗世子和佳明县主携手出来,花的时间久些也是难免的,本王有时候带着王妃出门,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面不改色心不跳:“王爷不怪罪就好。”

    甄妙忍不住扶额,背黑锅什么的,实在是太讨厌了!

    “这位是——”罗天珵终于把目光转向那身穿月白素面棉袍的男子。

    君浩同样望向他,在看清对方面容的一瞬间,顿觉心口一痛,踉跄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罗天珵面无表情,视线一直没有离开,君浩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二人视线胶着,仿佛有火花在视线交汇处噼噼啪啪的闪耀,任何人都不敢插进来。

    甄妙掩口。

    完了,她说今早世子怎么这么反常呢,难不成,难不成是看上了这位君先生?

    这个年代,贵族男子养娈童和男宠不是什么新鲜事,甚至私下里,还被奉为一种时尚。

    再看一眼风华绝代的君先生,甄妙小心肝都疼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,没事长这么好做什么?

    感受到甄妙的视线,君浩缓缓移过目光,看清她眼中的嫌恶之意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明明不知道为什么,千万种滋味却涌上心头,他不由自主地张口,吐出两个字:“妙儿——”

    罗天珵勃然色变,手一伸把甄妙拉在身后,面无表情盯着君浩。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难道说,君浩也有着前世记忆?

    安郡王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哈哈笑道:“君浩,京城可不似你们重南民风开放,本王不是说了,要见礼的话,你该称呼佳明县主才对。”

    君浩已经恢复了云淡风轻的表情,却深深看了甄妙一眼,微微俯了身:“君浩见过佳明县主。”

    他又转了身面向罗天珵:“见过罗世子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挑了眉,淡淡道:“不必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安郡王:“王爷要有什么事。就说吧。佳明不方便一直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,那日在大福寺,我和君浩与佳明偶遇。君浩无意中发现佳明身边叫阿鸾的丫鬟。很像他失踪多年的表妹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“表妹”二字。甄妙从那种古怪的感觉中醒过神来:“王爷,您这话说得有些离奇吧?阿鸾如今也不过十四五岁,居然还能看出——”

    她目光落在君浩身上。却下意识地移开:“像这位君先生的表妹?”

    未等安郡王再开口,君浩就淡淡解释道:“浩的表妹,在十年前就走丢了,这些年一直在找。县主身边的阿鸾姑娘,与浩的姑母相貌有八分相似,浩才斗胆有此猜测,唐突了县主,请县主勿怪。”

    君浩垂下眼帘,认真赔罪,心中也在诧异刚刚那奇怪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阿鸾是我的贴身丫鬟,仅凭君先生只言片语,确实是有些让人难以相信。”甄妙冷淡地道。

    君浩只觉这样的冷淡,令他极为不适,却生生忍住了那异样感觉,平静地道:“凭证也是有的,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君先生有话直说无妨,不必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本王说吧,不过此事,罗世子不大方便听。”安郡王走到甄妙那里,悄悄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甄妙瞪大了眼:“当真?”

    安郡王讪讪地笑:“反正那丫鬟就在你身边,想知道,回去一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耳聪目明,把那句话听了个清清楚楚,面上却半点不露,还故意问道:“王爷和内子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挑眉扫君浩一眼,似笑非笑地道:“不知道有什么不方便听的,君先生告诉了王爷,却不能让在下听到?”

    甄妙一听,面带薄怒扫了君浩一眼。

    心道这人也忒不讲究,这样的事儿,居然说给安郡王听。

    君浩看过来,眼中满是难懂的温柔。

    甄妙微怔,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那我和内子就先回去了,回头再给王爷和君先生答复。”罗天珵牵着甄妙的手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雅间内,只剩了安郡王和君浩二人。

    安郡王眨眨眼:“君浩,你是怎么知道佳明县主闺名的?”

    “佳明县主的闺名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佳明县主姓甄,单名一个妙字。”

    君浩心砰砰跳动起来,原来妙儿,是她的闺名吗?

    可是,他为什么能脱口而出?

    自打来了京城,不,是在大福寺的那次相遇开始,他就踏进了一团迷雾中,变得不像自己了。

    佳明县主,是不是能替他拨开云雾的那双手?

    可是,他一定要寻找答案吗?

    甄妙回了府,立刻叫来了阿鸾。

    “阿鸾,你身上,可有什么胎记?”

    阿鸾有些惊讶,随后脸微红,还是回道:“大奶奶,婢子身上有一块半月形的胎记,在……在左臀上……”

    甄妙怔了怔,好一会儿,长长叹道:“阿鸾啊,你也成了别人的表妹了!”

    阿鸾扑通一声跪下:“大奶奶,婢子不懂您的意思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有人想讨了婢子去?”

    她身子深深俯下,磕头:“大奶奶,婢子不想离开您,去伺候别人。”

    甄妙表情有些复杂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,那日您和世子爷的对话,婢子都听到了。婢子不想给别人当通房,如果可能,婢子想像紫苏姐姐那样以后当个管事娘子,若不然,情愿和白芍姐姐一样,一辈子伺候大奶奶好了。”(我的小说《妙偶天成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还有一张补昨天的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