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妙偶天成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“阿鸾,你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阿鸾站了起来,眼圈微红,星光点点,越发显得容色可人。

    甄妙就想起出了绛珠的事后,罗天珵那一番调查来。

    原来阿鸾竟是被当做瘦马培养的,只是后来不知怎么逃了出来,辗转落在了常在大户人家行走的赵婆子手里。

    赵牙婆在京城颇有些名气,无论是歌童舞女,厨娘绣娘,还是粗细婢女,在她那里都能挑到合心意的。

    这人虽圆滑老道,却也有一个底线,不做那青楼里的买卖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以阿鸾的姿色,才能逃过一劫,最终到了甄妙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阿鸾被当成瘦马培养的那段特殊经历,罗天珵特意对甄妙说了,就是看她的意思,若是介意的话,就寻个由头打发出去。

    “阿鸾,你今年也有十五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再过一个月,就是婢子的十五岁生辰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就在咱院子里,给你摆酒庆贺一下,十五岁生辰,可是大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,阿鸾一个婢女,哪讲究这些,您可千万别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瞧着花骨朵一般的阿鸾,叹了口气:“阿鸾啊,以后你恐怕就不是婢女啦。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!”阿鸾脸色发白,又要跪下。被甄妙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坐着,咱们好好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阿鸾坐在小杌子上,只沾了小半边,身子微微前倾,双手交叠聆听着。

    甄妙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还记得阿鸾刚到了身边时,虽然已经显出不俗的容貌,可瘦瘦小小的,哪像现在亭亭玉立,袅娜风流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大丫鬟啊,就这么成了别人的表妹了!

    甄妙心里对君浩又恼了一分。暗暗唾了一口。才道:“阿鸾,四五岁时的事儿,你多少记得一些吧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阿鸾心中惊惧,对甄妙的话不敢当儿戏。认真想了想道:“记不大清楚了。只记得家门前有一条河。河两岸种了许多樱花。到了三月时节,阿爹就带着我和阿娘在河边散步,还用樱花枝编了花冠给我和阿娘戴。那河面上。落满了樱花瓣,像一条花河,特别特别的漂亮,记忆中,那个时节,总是有许多人去那里游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阿鸾皱了皱眉:“好像那一年,阿娘生了个弟弟,弟弟病了,阿爹和阿娘陪他,家中仆人带我去看花灯……”

    阿鸾猛然摇头:“实在记不起别的了,不知怎么,就只想起这些,连姓甚名谁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再后来,就是那段被当成瘦马调教的不堪岁月,那段人生对她来说就是一段噩梦,实在不愿回忆,更怕暴露出来毁了现在安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甄妙心中叹气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阿鸾恐怕还真是那位君先生的表妹了。

    听安郡王的意思,那位君先生也是世族出身,姑母嫁的也不是寻常百姓,要是这样说来,尽管不舍,对阿鸾其实也算是一桩好事了。

    怕阿鸾胡思乱想,又怕认错了空欢喜一场,甄妙安抚道:“你放心,我身边的丫鬟,除非自己有那个心思,不然是绝不会给人当妾的。”

    阿鸾这才松了口气,心怀疑虑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用晚膳的时候,屏退了伺候的丫鬟,对罗天珵把阿鸾的零星回忆说了:“虽然听着差不多,可这事定要慎重一些。万一那人是骗子,就害了阿鸾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听了心情大悦:“对,不能让阿鸾被骗子哄了去。皎皎你放心,此事就交给我去查探吧。”

    甄妙又忍不住道:“不过也不能生生错过了,毕竟对阿鸾来说,能重新回到父母身旁,做回自己,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迟疑了一下,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寻个由头,把君浩打发了,他可不想皎皎跟那人扯上什么联系,哪怕是因为一个丫鬟也不行,不过既然皎皎这样想,还是依了她吧。

    他现在明白,喜爱一个人,不是仗着这份喜爱,打着为她好的名义替她去决定一切,而是尽可能的让她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罗天珵又约见了安郡王,提出来,一块小小的胎记说明不了什么,如果想认回阿鸾,燕江要派人来。

    安郡王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按着安郡王提到的情况,他又派了暗卫南下去查。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腊月,外面滴水成冰,新装的玻璃窗子上是自然形成的冰晶花纹,在火盆的暖意下,渐渐融化成一条条水线,雀儿正麻利的擦着窗子,冻得双手通红。

    甄妙喊她:“雀儿,不必擦了,来暖暖手。”

    “嗳,就好了。”雀儿擦完,跑过来伸手取暖。

    那只养得越发肥的白猫窝在甄妙怀里,懒洋洋看雀儿一眼,又低下了头,眯着眼睡觉。

    “雀儿,你去跟白芍说,查一查阿鸾的生日是哪天,到时候在花厅里摆上两桌,大家凑在一起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雀儿先是一怔,随后笑嘻嘻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起了身,脚步轻快地走到门口,又扭过身,吐吐舌头道:“大奶奶偏心,只疼阿鸾姐。”

    帘子不知何时被掀起,罗天珵走了进来:“只疼阿鸾?”

    外面的寒气裹着这话一同问出,雀儿打了个寒颤,忙欠身一礼,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甄妙过来,接过他解下的大氅,抖了抖。随手搭在珊瑚衣架上,问:“今日回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罗天珵换了鞋子走进内室,接过甄妙递过来的暖茶喝了一口,道:“阿鸾的事儿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收回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罗天珵心中略有些不爽快,看来还真像刚刚那个叫雀儿还是叫燕儿的小丫鬟说的,皎皎对阿鸾挺上心啊。

    “君浩有位小姑母嫁到了燕江王家,算是当地望族,确实如阿鸾描述的那样,有一条两岸种满了樱树的河从王家门前流过。当地人都叫落樱河。那王家七房在十年前丢了一个女童。只是对外一直死死瞒着,想来是盼着还能寻回来的。”罗天珵说到这里,看甄妙一眼,补充道。“王家七房现共有两子一女。长子如今刚十一岁。比阿鸾小四岁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都对上了?”甄妙也不知道是该难过,还是为阿鸾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位君先生也写了信回去。王家七房夫妇已经动身北上了,想来再过十天半月就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听了,叹口气:“原本很舍不得阿鸾,现在,倒是由衷替她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还迫不及待的赶来,足见他们并没忘记丢失多年的女儿。

    阿鸾的生日就在三日后,她看着花厅里那些熟悉的面孔,还有笑意盈盈的甄妙,眼圈不由红了,哽咽道:“其实这生日,就是跟了赵婆婆的那一天,婢子哪来的福气,过这样体面的生日呢。”

    她连姓甚名谁都忘了,哪还记得自己的生日,脱离虎口的那一日自此被她当做了新生。

    “我家阿鸾,日后福气还大着呢。”甄妙笑道。

    自打紫苏嫁人后,阿鸾已经是大丫鬟,清风堂大大小小的丫鬟婆子都来凑热闹了,还有别的院子有脸面的仆人知道了,都带了贺礼赶过来,也不敢留下吃酒,放下礼物,说上几句好话,也就走了。

    转过天来,甄妙就把罗天珵打听来的情况对她说了:“之前没提,是怕空欢喜一场,世子派人去查了,事情已经**不离十,用不了多久,王家夫妇就要到了,提前告诉你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,婢子不想离开您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拉她起来:“傻丫头,别人再好,也没父母亲人好,脱了奴籍,将来也能嫁到好人家去。我倒是想留你,可惜又不能娶了你呀。”

    阿鸾听了这话,破涕而笑。

    她退出去后,寻了当初顶了绛珠缺儿的木枝来。

    “我冷眼看着,你是个老实的,性子又比雀儿多几分稳重,就想把那按捏穴道的一套手法教了你,以后要是我出去了,也好替我伺候大奶奶,不知你可愿意。”

    木枝面露惊喜,连忙道谢道:“多谢阿鸾姐姐抬举,木枝当然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自此,阿鸾就一心一意地教起木枝来。

    这样又过了半个来月,王家夫妇已经到了京城,外边大雪纷飞,道路都结了冰,马车行得极慢。

    等到了地方,与安郡王寒暄几句,把王家夫妇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王君氏的那一眼,甄妙心中就道,是了,她定是阿鸾的母亲无疑了。

    王君氏看来只有三十岁许,完全就是阿鸾十几年之后的模样,要说二人没有血缘关系,都令人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王家夫妇眼睛都落在甄妙身后的阿鸾脸上,王君氏更是激动的上前:“蔷儿——”

    人的记忆,像是上了锁的匣子,有时候以为忘却了,可插入正确钥匙的那一瞬间,就会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眼前妇人与记忆中那个模糊而温柔的妇人形象重合,阿鸾再顾不得其他,扑了过去:“阿娘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几人起身离开,把独处的时间留给团聚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等阿鸾重新出来了,她低声问:“如何,确定是你的爹娘没错么?”

    阿鸾红着脸点头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是安排阿鸾离开。

    没过两日,阿鸾要嫁人的消息就传开,丫鬟婆子们忙着送添箱礼,临出府那一日,阿鸾却来见了甄妙。(我的小说《妙偶天成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