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妙偶天成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“四夫人暴崩之症来势汹汹,小妇人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了,扶着拐杖的手一抖。

    屋内黑压压站了一群人,谁都没有出声,死一般寂静。

    罗四叔冲了进来,短短一日功夫,下巴上已经冒出一层青色胡茬。

    “我夫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纪娘子犹豫了一下道:“若是有擅长针灸的大夫,行金针止血之法,或许能先稳住,再寻固血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犹豫,是因为擅长针灸的大夫几乎都是男子,可要止住产后血崩,有几个穴道的位置却是比较羞人的,这四夫人就是过了这道难关,将来也保不准会被婆母与丈夫嫌弃。甚至有的人家,为了女子清白,情愿人就这么去了。

    罗四叔只怔了一下,就道:“母亲,儿子这就去请徐院使。”

    太医署,伤寒杂病首推张院判,要论针灸之术,那就非徐院使莫属了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莫乱了阵脚,还是让大郎去请吧。”

    徐院使不是寻常太医,这个时候,说不准就被别人请了去,罗天珵出马的话,要比罗四叔可靠些。

    罗四叔明白这个道理,只得点了点头,重新回到戚氏那里守着。

    戚氏脸色蜡黄,还没到二月的天。额头上都是汗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一次,我恐怕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有我在,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戚氏摇摇头:“生死有命,要是注定妾身过不去这一关,那也是天意,老爷,您莫要自责,只是可怜了刚出生的孩子和六郎——”

    “茜娘!”罗四叔心中大恸。抓起戚氏的手摩挲着。“不会的,我们分别了那么多年,好不容易才团聚的,将来的好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戚氏目光柔和几分。“妾身想求您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戚氏微微抬起了身子。凝视着罗四叔:“老爷。您失踪后,妾身等了您六年,万一我过不去这一关。能不能厚颜请您,也等上六年,再娶继室?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样的要求很无理,可她已经没有法子了,六郎还小,女儿更是才几天大,一旦继室很快进门,想要磋磨死两个年幼的孩子,再容易不过了,她怎么放得下心,只能以这份夫妻之情逼他许下承诺。

    “老爷——”她催促。

    罗四叔本不愿去想那个结果,可也知道,这世上唯死别最无可奈何,为了让戚氏安心,握紧她的手,正色道:“你放心,以后不会再有继室的。”

    阴差阳错之下,他先后有了两个妻子,实在不想再把别的女人拉进这趟浑水了。

    戚氏意外的瞪大了眼,随后摇摇头:“老爷,别这么说,没有个人帮你打点后院,还有将来儿女的交际嫁娶,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茜娘,你知道的,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戚氏闭了闭眼,轻声道:“老爷,要是我走了,您暂时又不娶,一双儿女就养在老夫人身边吧,要是她老人家精力不济,就请大郎媳妇多多照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戚氏笑了笑:“那孩子是个好心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不再娶,有个身份那样特殊的胡姨娘在,她怎么放心的下。

    老天,她为什么会面临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?

    “好,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低了头,脸贴在戚氏手上,濡湿一片。

    罗天珵抓着脸色发白的徐院使,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徐院使进去后,老夫人问:“怎么徐院使脸色看起来不大好?”

    抓上马背直接飞奔过来的,脸色能好吗?

    罗天珵心中想着,面上不动声色:“许是路上颠簸了。”

    人是他从安郡王那里直接截过来的,过后还要去赔罪,一想到这个,就更堵心了。

    过了小半个时辰,在众人翘首以盼中,徐院使终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徐院使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血是暂且止住了,不过只能维持三日,之后每隔三日重新施针,三次后就药石无效了。下官看了那固本止崩汤的方子,并无问题,先给四夫人喝着,端看能不能调养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听天由命的意思了,自来血崩之症成因复杂,是女人生产的又一道鬼门关。

    罗四叔的心渐渐凉了下去,等徐院使告辞了,他动作僵硬地来到戚氏门外。

    “夫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睡了。”

    他停住了脚,默默转了身去了园子。

    外边依旧寒风料峭,几株红梅孤立,花开如常。

    罗四叔立在梅树下许久,发梢肩头皆落了梅花瓣,沁染了一身梅香,整个人却越发孤冷了。

    一袭狐裘落在肩上:“老爷,当心冻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转过身去,有些意外:“梅娘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胡姨娘有些委屈的咬了下唇,眼中水波微漾:“老爷之前说,让我院子里的人平时无事少出门,难道说,也包括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罗四叔意兴阑珊,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态度虽冷淡,胡姨娘心里却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没想到,老天竟是站在她这边的,戚氏居然血崩了!

    这血崩可厉害得紧,要是戚氏没了,这四房,她总能想法子握在手心里!

    “我听说夫人产后血崩,就想起当时生璋哥儿的情景了。放心不下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胡姨娘这么说,是想要罗四叔记得,她曾经也遇到过这样的险情,那怜惜总要给她几分。

    罗四叔听了,却忽然怔住,随后眼睛一亮,抓了胡姨娘的手腕:“梅娘,当初你产后血崩,有位逃难来的赤脚大夫。用一张土方子治好了你。当初那方子,我不是说要重金买下来的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胡姨娘肠子都快悔青了,可在罗四叔的灼灼注视下。不得不回道:“老爷忘啦。当初那赤脚大夫说那是他祖传秘方。死活不卖的,当时我不是跟您提过了吗?”

    罗四叔仔细回忆了一下,那时候他正在谈一笔要紧的生意。原本因为胡姨娘情况不大好就耽误了,等她稳定下来就匆匆赶去了,只是随**代了一句,后来胡姨娘提了一下,也就作罢了。

    罗四叔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老爷,您去哪儿——”

    罗四叔顾不得回头,匆匆撂下一句话:“我回宝陵,把那赤脚大夫请来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尽,人已走远了。

    胡姨娘立在梅树旁,咬了唇把数朵红梅揪下,用莹白如雪的指尖一点点碾碎了抛在地上,又用脚狠狠踩了踩,这才转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摒退了屋内伺候的人,她坐在梳妆台前沉默片刻,忽然伸手拉开了最下层的抽屉,取出一个巴掌大小上着锁的小匣子来。

    那小匣子刻着缠枝莲花样,很是精致,她不知从何处又摸出一把小巧的钥匙,插进锁孔,叭的一声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猩红的细绒布上,仔细叠放着一张信纸,纸已经有些泛黄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,认认真真看着那纸上所记的东西,直到光线昏暗下来,才把纸团成一团,起了身来到烛台前,移开灯罩点燃了灯,然后伸手,火舌瞬间吞没了泛黄的纸。

    烛火跳跃,映得胡姨娘的脸明明暗暗,直到那纸化成了灰,她终于舒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是商户女,从小父亲就教导她,这世上,没有什么是买不到的,买不到,只是因为付出的还不够!

    那方子她出了旁人难以想象的重金买下,如今已经在她脑子里了,而那位赤脚大夫,恐怕早已带着巨款返回家乡了吧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老爷想在十日之内带着人回来,却是不能够了。

    罗四叔这一走,老夫人就把六郎和刚出生的小孙女接到了怡安堂,常和六郎在一起玩耍的七郎乍然没了玩伴,哭闹不已,直吵的胡姨娘头疼,再一想为了戚氏,罗四叔日夜兼程赶去宝陵,而这事还是她多嘴引出来的,心情就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她听说宝陵来了人,大惊:“这才几日,老爷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满脸的笑:“太太,是张婆子来了,过年的时候您不说派人去接二少爷和张婆子过来吗?”

    胡姨娘腾地站了起来:“奇哥儿来了?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笑容一收:“二少爷没来,不过给您带了信。”

    胡姨娘恼道:“奇哥儿没来,你喜成这样作甚?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傻太太哟,二少爷一心读书,将来总要来京城应考的,还能忘了您不成?反倒是张婆子来了,才是天大的好事。她精通妇人调养,又是信得过的,以后您还愁不能再给哥儿添个伴吗?”

    胡姨娘果然转忧为喜,吩咐道:“去打点好了,快点把人接进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心腹婆子去而复返,回道:“已经安排好了歇脚的房间,让小丫鬟领着张婆子沐浴更衣去了。”

    胡姨娘点点头:“张婆子年纪大了,腿脚不便,当初本想留她在宝陵好好养着的,没想到我这境况如此艰难,才把她又叫了来,先歇几日也好。”

    反正现在戚氏那个样子,要是真的去了,一时半会儿的,恐怕她也急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奇哥儿的信呢,快拿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忙把信呈上来。

    胡姨娘眉梢眼角露出笑意,小心拆了信封取出来看,忽然笑意凝固,手一松,信笺飘飘荡荡往下落去,整个人却像失了魂似的忘了去捡。

    心腹婆子忙捡起来,匆匆瞥了一眼,也愣住了。(小说《妙偶天成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童鞋们投的粉红票,亲爱的们,如果手上有粉红,也不是太嫌弃妙偶的更新的话,请把粉红投给它吧。

    胡姨娘的结局,应该会出乎大家意料。什么都能被你们猜到的话,日子就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