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妙偶天成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胡姨娘如梦初醒,俯下身慌张把那信笺捡了起来,看着心腹婆子的眼神颇有几分狼狈:“嬷嬷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心一抖,咧出个笑容:“太太,老奴哪识几个字,眼又花。老奴瞧着,信上字不多,是不是二少爷功课太繁忙了?太太,您可别因为这个生气——”

    胡姨娘隐隐松了口气,可那种刺心的感觉犹如浪潮,一波一波的袭来,几乎把她没顶,她疲惫不堪地摆手:“嬷嬷,你退下吧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欲言又止,最终在心底悄悄叹口气,轻手轻脚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门关上,胡姨娘一下子脱了力,捏着那封信瘫软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没有旁人的这一刻,她的软弱才流露出来,一手狠狠抓着床柱,眼泪扑簌簌落下来,落到放在膝盖上的另一只手上,把手中捏着的信笺打湿了。

    信上的字迹晕染开来,她咬着牙,又一点点的摊开来看,信上只有短短四个字,却字字锥心:“姐夫何在?”

    笔迹虽还有些青涩,却已经有了几分苍松风骨,远比大多同龄人要强。这是一贯令胡姨娘骄傲的地方,可此时,却是那么讽刺。

    奇哥儿这是在问,姐姐已经为人妾。那他还何来的姐夫呢?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胡姨娘心里堵得发痛,却终于恍然,为何三番两次去接奇哥儿,奇哥儿一直不来,原来,曾经那么依恋她、敬爱她的幼弟,在她决定跟着老爷进京那一刻起,就被他看不上了。

    他,他怎么能!

    胡姨娘狠狠捶了床柱。又是不甘。又是气恼,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闪过和奇哥儿相处的一个个片段。

    奇哥儿说:“长姐,奇哥儿会用功读书,将来有了功名。就给您挣一个诰命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傻瓜。长姐不是官家的姑娘也知道。那诰命都是挣给母亲和妻子的,哪有挣给长姐的?”

    奇哥儿一本正经的回她:“不是说,长姐如母吗。实在不行,就要奇哥儿将来的妻子,把诰命让给长姐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媳妇跟你生气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,长姐把奇哥儿带大,奇哥儿会好好对她说的。以后奇哥儿有了儿子,就让他也努力读书去,这样,你们就都有诰命啦。”

    童言童语,回忆起来有多温馨,现实就有多刺心。

    “奇哥儿,长姐成了妾,就让你这样看不上吗?你怎么不理解长姐的苦心啊!”胡姨娘又哭又笑,最后竟有些癫狂,用额头去撞柱子,一下一下的,砰砰有声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心腹婆子放心不下,听到动静忙冲了进来,一个箭步上前把胡姨娘抱住,惶然喊道:“太太,您这是何苦啊,何苦啊!”

    胡姨娘情绪终于崩溃,搂着心腹婆子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心腹婆子目光瞥见落在地上的那张孤零零的信笺,心中一叹,二少爷自幼读圣贤书,那些糟心事都被太太挡在了外面,心性养的太好,也太纯净了,见不得一点腌臜事,岂不知各人有各人的为难事呢。

    不过,要她说实话的话,太太来京城,真的是错了。

    “嬷嬷,你说,难道真的是我错了么?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迟疑了一下,道:“太太,不如咱们还是回宝陵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回去?”胡姨娘声音尖利起来,“都走到这一步了,你说回去?嬷嬷,你看着吧,等戚氏一死,老爷不用再守着什么妻妾的规矩,咱们这里会越来越好的。就是为了璋哥儿,我也不能回去!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似乎下了狠心:“至于奇哥儿,他年纪小,一时半会儿不理解我,也是有的。等将来,他就懂了……“

    说到这里,胡姨娘有些动摇,可很快就把这丝动摇挥散了,声音低沉下来:“既然老天都要收了戚氏的命去,咱们要做的,就是等。现在让我放弃,不是疯了,就是傻了!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不敢说什么,唯唯诺诺的应和着,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太太,张婆子在外面等着求见您。”阿杏隔着帘子喊道。

    胡姨娘摸摸脸颊,刚刚哭过,脸上还湿漉漉的,见天色又晚了,开口道:“舟车劳顿,也乏了,你去跟张婆子说,先直接去歇着吧,明天一早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胡姨娘收拾妥当,虽然因为奇哥儿的来信没有睡好,可因为下定了决心,精气神还不错,特意从首饰匣子里拣了一朵石榴绢花簪在鬓边,听到丫鬟的禀告,传张婆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奴给太太请安了。”一个身穿靛青棉袄的老妇颤巍巍跪下去。

    她浑身上下并无饰物,只头上插着一根老银簪,头发梳拢的一丝不苟,衣衫干净平整,一看就是个利落人儿,只是行动间腿脚有些不便,显出几分老态来。

    胡姨娘忙起身去扶:“张妈妈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扬声道:“阿杏,快搬个小杌子来。”

    等张婆子坐定,主仆二人寒暄了几句,胡姨娘问:“张妈妈看我脸色如何,近来一直按您说的方子调养着,倒是觉得身上轻快许多,却一直没动静——”

    自打来了国公府,虽也有太医定期来诊平安脉,可胡姨娘心里信的,还是眼前这位老妇。

    不是说这老妇比太医还高明,而是她放心不下。这偌大的国公府,她初来乍到。只得处处小心,不然万一被戚氏悄悄害了去,恐怕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女人来说,还有什么比一个能生养的身子更重要的。

    张婆子睁着浑浊的眼睛,仔细瞧了瞧胡姨娘,露出个笑容:“太太面色红润,气色看着更胜以前,想必老爷对太太很体贴吧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虽含蓄,胡姨娘却懂了张婆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大半年来,老爷歇在她屋子里的次数是不少的。自然少不了夫妻之事。

    饶是平日泼辣爽利。此时也羞红了脸,嗫嚅道:“老爷向来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捏了捏垂在腰间那双鱼戏莲的精致香囊,脸上红霞更多了。

    张婆子目光随之下落,停在那香囊上。忽然怔住。

    见张婆子神色有异。胡姨娘问:“张妈妈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太太那香囊,能不能拿给老奴看看?”

    这要求提的突兀,胡姨娘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。愣了一愣才取下香囊递过去,不解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婆子却并不回答,而是把香囊放在鼻端,深深嗅了一口,脸色越发的沉,随后竟解开香囊,把里面的香料倒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“张妈妈!”胡姨娘又急又怒。

    这香是老爷亲自买给她的,是她在他心目中地位特殊的证明,亦是她沮丧时的寄托之物,被一个下人这样取出来,哪怕平日对这下人再看重,这一瞬间,也是有些控制不住怒火的。

    可很快,胡姨娘就被张婆子凝重的神色给惊住了,死死盯着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张婆子把那块香用指甲刮下一些,放在指尖捻了捻,随后又放在鼻端闻了许久,然后,竟伸了舌舔了舔。

    “张妈妈?”

    胡姨娘心渐渐沉了下去:“这香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问完这句话,她心高高悬了起来,好像挂在了百丈悬崖上,只等着一个答案,就能跌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张婆子深深看了胡姨娘一眼,道:“太太这香哪里来的,以后最好不要用了。老奴尝着,里面似乎放了能避孕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咣当一声,胡姨娘回手之际,不小心扫掉了高几上的茶杯,茶杯落到地上跌了个粉碎,动静惊人,反倒衬得此刻气氛更加凝固。

    胡姨娘双眼圆睁,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往外涌,她死死咬着唇不让泪落下,忍的浑身都开始发抖了,终于能发出声音来:“这香……自是公中分下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高起来:“阿杏,先送张妈妈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等人走了,只剩下心腹婆子一人,胡姨娘再忍不住,揪着自己的衣襟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,太太,您这是何苦呢?”心腹婆子轻轻拍打着胡姨娘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嬷嬷,我不信,不信老爷会这样对我!”她霍然抬头,脸色惨白如鬼,再不复刚刚娇美鲜妍的模样,“一定是张妈妈闻错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见到心腹婆子的表情,她又不停摇头:“是戚氏,一定是戚氏在老爷送我的香料上动了手脚!”

    “太太,您醒醒吧!”心腹婆子心疼不已,却也是头一次看清了那个男人的坚持和底线。

    对姨娘再疼爱,妻终究是妻,妾终究是妾,太太在决定进京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输得彻底了。

    “嬷嬷,你也出去吧。”胡姨娘神情木然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太太——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大风大浪过来的人,不会被击垮的,你帮我看好了璋哥儿就行,我现在,就想一个人静一静,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心腹婆子退了出去,胡姨娘呆坐在梳妆台前,足足坐了一整夜,亲眼见着镜中的女子容颜渐渐憔悴,几乎是一夜间就老了数岁,才终于叹了口气,自嘲道:“我以为这一手牌,输赢各半,却没想到,抓到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输了。结局无非是输得少些,还是输得更惨而已……”(小说《妙偶天成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天降腐女1号、叶笑微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求了一次粉红,名次居然降了,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!还有诅咒俺胖二斤的童鞋,这么残忍,还要不要一起愉快的玩耍了?最后催凡女的童鞋,请去看我微博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