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妙偶天成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数日后,罗四叔风尘仆仆赶了回来,在国公府门口下了马,直接就摔到了地上,吓了守门的门童一跳,慌忙来扶:“四老爷,您不打紧吧?”

    罗四叔抬起遍布血丝的眼,打量了府门口一眼,微微松了口气,嘶哑着声音道:“带我去玉园!”

    “四老爷回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戚氏情况越发不好了,老夫人忧心忡忡,本就守在玉园,见了罗四叔问:“你说的那人带回来了?”

    罗四叔脸色灰败,摇了摇头,声音低哑:“我去看看茜娘。”

    玉园的正院挤满了各院来探望的人,胡姨娘不知何时悄悄出现,盯着罗四叔有些狼狈的身影,目光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等人渐渐散了,罗四叔从戚氏屋子里出来,顿了顿脚,抬脚去了西跨院。

    若是往日,一听到他的脚步声,胡姨娘就会脚步轻快的迎出来,脸上带着欢喜的笑,可今日,小院里却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罗四叔心情沉重,没注意到这反常之处,问立在门口的阿杏:“姨娘在么?”

    阿杏垂着眼道:“太……姨娘带着七少爷去园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紧抿了唇,有些不悦,抬脚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月春寒,树梢墙角的积雪还没有融化。只有松柏长青,寒梅吐蕊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披了雪白狐狸毛斗篷的胡姨娘拉着七郎停在一株梅树旁,身后跟着丫鬟阿桃。

    罗四叔快步走了过去:“梅娘——”

    胡姨娘闺名中有一个“梅”字,也是最爱梅的,她记得以前在宝陵,每当梅花绽放的季节,这个人就会亲手折下一束梅枝,插在二人卧房里的青花梅瓶里。

    一室梅花香,满帐恩爱浓。

    此刻,那颗凉透了的心抱着渺茫的期望回了头。却听见他说:“那个赤脚大夫回乡了。梅娘。当年那药你一连吃了半月,求你仔细想一想,那药里都含了什么?”

    胡姨娘望着眼前这个形容狼狈的男人,心里那丝希翼渐渐散了。开了口:“阿桃。带着七郎去前面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阿桃半蹲施了一礼。抱起七郎,“七少爷,婢子带您去前边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我要和爹爹在一起。”七郎要去抱罗四叔的腿,可罗四叔满心满脑想的都是那张能救戚氏的药方,却忽略了。

    胡姨娘心如针扎般疼起来。

    阿桃忙哄道:“七少爷,前面是聆音亭,说不准五少爷、六少爷他们也在呢。”

    七郎一听六郎可能也在,这才点了点头,伸了手让阿桃抱着走了。

    等七郎走远,胡姨娘神色复杂的看着罗四叔,这才开了口:“老爷莫不是在说笑,别说过了这么些年,就是当年,我也记不住的,难道说吃了鸡蛋,还分得清下蛋的是哪只鸡么?”

    罗四叔被问的愣住,触及胡姨娘有些冷的眼神,并没有多想,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一把抓住胡姨娘手腕,有些激动地问:“梅娘,当年给你熬药的那个丫鬟呢?我记得是叫阿李吧?”

    “阿李?璋哥儿生病那年,因为伺候不力,不是和璋哥儿的奶娘一起发卖了吗?”

    胡姨娘看着罗四叔面色灰败下去,心中却隐隐快意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快意,她甚至不想压制,反而恨不得对方知晓,这样的话,心里的痛才能少一些。

    罗四叔失魂落魄的转身欲走,被胡姨娘喊住:“老爷,我有一件事想问一问您。”

    罗四叔疲惫的笑笑:“梅娘,有什么事,等以后再问吧,我想去夫人那里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胡姨娘挡在他面前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罗四叔这才诧异起来:“梅娘?”

    胡姨娘伸手,探入腰间取下那香囊,高高举了起来,宽大的衣袖滑落,露出一截细腻如雪的皓腕。

    莹白的指尖挂着那鲜艳别致的香囊,香风在罗四叔鼻端萦绕,听到她笑盈盈地问:“老爷,我问你,这香料,可是您亲自去买的?”

    罗四叔盯着那香囊沉默许久,吐出一个字:“是。”

    香囊剧烈晃了晃,不停的撞击着纤纤玉手,胡姨娘死死咬着唇问:“那么,这里面放了一些东西,您也知道?”

    这一次,罗四叔沉默的时间更久,最终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声回答,明明早在意料之中,可听他亲口说出来,还是像一只大锤狠狠的砸在了心上,瞬间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胡姨娘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,抚着心口缓缓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梅娘——”罗四叔俯身去扶,被胡姨娘狠狠甩开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她直起身子,胸口此起彼伏,“老爷,你凭什么这么对我?凭什么?是你说,虽然我做了妾,但依然会好好待我,好好待璋哥儿。“

    她把香囊高高举了起来,然后狠狠摔到地上:“这就是你的好好对待么?让我再也生不出孩子?那戚氏呢,如果是她,你也会这样狠心吗?”

    罗四叔看着胡姨娘的眼神,有怜悯,有心痛,还有愧疚,这一次回答却没有让她等太久:“如果你和戚氏身份互换,我也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胡姨娘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不想再有庶子,让他从一生下来,就注定了比别人艰难,我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胡娘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梅娘,你现在知道了。也是好事,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,现在,以后,都不会改变。除了这,我会尽可能对你和璋哥儿好的,只是你也要守着妾的本分。梅娘,你冷静一下,好好想一想吧,我去看看夫人了。”罗四叔拍了拍胡姨娘的肩。错身而过。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胡姨娘亦没有追随罗四叔的背影,而是立在原地许久,直到浑身冷透了,才回了神。转身想回去。又心生寒意。干脆抬脚往前走,去寻七郎去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,她听到孩子的欢笑声。不由加快脚步,转过假山一角,就看到不远处的聆音亭旁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空地上,两个幼童凑在一起,逗弄着一只白猫。

    胡姨娘下意识地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璋哥儿怎么又和那小崽子玩在一起了?

    还有那只白猫,好像是甄氏的,小畜生都不可靠,万一抓伤了璋哥儿可怎么办?

    这些念头一闪而过,她步子更快了些,可是忽然,整个人就一下子僵住了。

    那边两个孩子一只白猫本来玩得好好的,不知怎么,七郎捡起小石块,直接砸到了白猫的尾巴上。

    白猫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嗖的一声窜了出去,然后转了身子,对着七郎就扑来。

    包括胡姨娘在内,那些丫鬟一时之间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,全都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璋哥儿!”胡姨娘短暂惊呆后反应过来,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丫鬟如梦初醒,忙扑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晚了,白猫已经扑到近前,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挡在了七郎面前,白猫在他背后抓出长长的血痕,在丫鬟们的惊叫声中,六郎抱着七郎的腰一起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人儿叠罗汉一般倒在地上,姿态滑稽的很,只是六郎后背的伤痕吓白了丫鬟们的脸。

    胡姨娘冲了过去:“璋哥儿,你没事吧?别吓娘!疼不疼,你说话啊?”

    七郎从惊吓中清醒,眨眨眼睛:“不疼,哥哥疼。”

    胡姨娘愣了愣,看向六郎,表情一下子复杂起来,随后醒过神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把六少爷带回去,请大夫来看!”

    一个丫鬟抱起六郎,胡姨娘抱着七郎跟去了怡安堂。

    老夫人见到六郎的样子,脸色都变了,在等大夫来的时候问他:“六郎,告诉祖母,疼不疼?”

    六郎想了想,老实点头:“疼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看了胡姨娘一眼,又问:“疼的话,怎么还要挡在七郎前面呢?”

    若是胡姨娘经过此事,万一戚氏熬不过去走了,能对六郎有几分真心,六郎这次的罪也不算白受了。

    六郎伸了胖乎乎的手指,指了指七郎,神情异常严肃:“七郎是弟弟,我是哥哥,哥哥保护弟弟,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六郎!”老夫人把六郎揽进了怀里,爱怜无限。

    “六哥,我给你吹吹好不好?”七郎凑过去,噘着嘴问。

    六郎从老夫人怀里挣开,对着七郎一脸嫌弃地道:“你吹了,我还是痛的,还是等大夫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六哥坏,觉得我不如大夫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母亲教过我,各司其职,各安其位,你本来就不是大夫,和大夫比什么?”六郎一本正经地训弟。

    胡姨娘整个人都愣了,看看六郎,又看看七郎,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头浇下,让她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各司其职,各安其位吗?

    原来连一个孩子都懂的事情,她今日才认清楚!

    一个丫鬟慌慌张张闯进来:“老夫人,玉园那边,不大好了!”

    因为有六郎在,戚氏的事情一直瞒着他,丫鬟说的很隐晦。

    老夫人立刻站起来:“红福,照顾好六少爷,红喜,扶我去玉园!”

    胡姨娘盯着犹自晃动的门帘想了许久,把七郎留下来,吩咐阿桃好好照应着,抬脚跟了过去。(小说《妙偶天成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