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说起来,四丫头可帮了大忙了。”李氏笑着对甄二伯说,“我改日登门去谢她。”

    甄二伯轻叹:“四丫头帮的忙何止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?”李氏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甄二伯避而不谈,劝道:“四丫头的好意,咱们记在心里就好,这个时候,国公府乱糟糟的,还是不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一想也对,就点了头,想着甄冰的亲事,无比庆幸,抿嘴笑道:“老爷,原先我还嫌冰儿要嫁到京城外边去,如今看来,只要品貌好,就比什么都强的。”

    甄二伯心中苦笑,面上却不动声色:“这两日我要去一趟青阳。”

    “去青阳?”

    “嗯,虽然定了亲,毕竟对姜家公子了解不多,还是再去看看的好。”

    李氏扯了扯嘴角,嘀咕道:“亲都定下了,老爷还去,不是多此一举吗,总不能您瞧着又不好了,就退亲吧?”

    “那有何不可?”甄二伯罕见地挑了眉,反问道。

    李氏被问的一怔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,嗔道:“老爷就是说笑,真的退亲,还不是咱家冰儿吃亏。”

    甄二伯轻叹一声,意味深长地道:“一时吃亏,总比一世吃亏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?”李氏听得越发糊涂了。

    甄二伯避重就轻地道:“除了这个,正好还有些公事要办,夫人就不必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盯着甄二伯,在他云淡风轻。仿佛万事都不会被困扰的表情中,狐疑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会试连考三场,罗二郎倒在第一场。这几日,京城最出名的话题,一个是科考,另一个则是同样与科考脱不了干系的罗二公子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国子监的学生,去年没过乡试的,想着罗二郎当初的春风得意,忍不住心头暗爽,还有一些酸腐儒生一叠声道:“真真是圣人开眼。没让此等有辱斯文之人鱼目混珠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。被歹人强了的罗二郎,完全是斯文扫地,是没有资格以进士之身入仕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如今大周有这么一句话,非进士不入翰林。非翰林不入内阁。有此污名的罗二郎要是考上有储相之称的庶吉士。实在令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同样在议论:“就是那日在天客来,裤子都被人扒下来的那位举子考试时晕倒了?啧啧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啊。听说了没,人家可是国公府的公子,家里金山银海,珍珠都是拿斗量的,就是错过这次,也不愁。不过那位犯事的公子,估计要倒霉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公子听说也是有来头的呢,高门大户的事儿,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清风堂里,甄妙正和罗天珵提起另一位犯事的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巧了,我让阿虎打听了才知道,那人是京天府同知之子,难怪当时看着眼熟呢。世子,你还记得不?”

    罗天珵睃她一眼,语气微讽:“能不记得么,七夕河畔凉亭里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听,先是赧然,随后惊讶:“当时你也在?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当时那登徒子非礼她,岂不是被他全看在了眼里?

    想到这,甄妙又有些不高兴,柔弱的未婚妻被人非礼了,这家伙居然躲在一旁冷眼旁观?

    罗天珵侧着脸,挑眉看她,笑道:“是在呢,正看到你一脚把他踹趴下,然后拿瓜果点心砸了那小厮一脸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咳嗽一声,以拳抵在唇边笑了笑:“本来还想帮忙的,后来一看,你把能做的事都给做了,我也只能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“哦,还有一次,在宝华楼门口,你又遇到了那位朱公子带着他勾搭的小娘子,然后诬赖他非礼那小娘子,结果他被众人打成了猪头。”

    甄妙恍然大悟:“难怪那日看着眼熟呢!”

    能不眼熟吗,原来那张猪头脸,已经是第二次见了。

    她讪讪笑了笑:“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缘分?”罗天珵挑眉,语气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甄妙赶忙改口:“孽缘,孽缘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抬了下巴,冷哼一声:“无论什么缘,那也只能是和我,没有别人的事儿!”

    那语气,那神态,甄妙觉得,比她养的白猫可要傲娇多了。

    她伸了手,搭在他的肩膀上,替他顺毛:“世子说的是呢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舒坦地闭了眼,赞道:“皎皎,你这按捏的手法,倒是越发好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就笑道:“这套按摩的法子,还是阿鸾临走前教了木枝,我觉得按的好,就学来让你也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鸾已经去了燕江,现在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了,你就不必多惦念了。”

    尤其那是君浩的表妹,哼!

    “不过——”罗天珵睁眼,眼神火热地望着甄妙:“阿鸾教的另一样,你可学了?”

    甄妙先是一怔,随后反应过来,狠狠捏了他肩头一下:“少不正经!”

    罗天珵忽然起身,把她压倒床边,凑在耳边轻声道:“不行,我得试试。”

    甄妙伸手抵着他胸膛,气息微促:“别,我还有话没问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对方声音已经暗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,那真的是巧合么?”

    哪有那么巧,朱公子和罗二郎起了争执,就把他裤子扒掉了,露出的胎记又把年前的事扯了出来,洗刷了扣在三郎头上的污名。

    罗天珵撑在上方凝视着甄妙,轻声道:“巧合和必然,有时候只有一线之隔,又何必深究呢?只要记得,人在做,天在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与之对视,触及那清澈无瑕的目光,不自觉颔首,轻轻闭上了双目,感觉到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额头,随后月白色的细纱幔帐落了下来,把二人笼罩在一方小而纯净的天地里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放榜的日子,国公府的下人谁都不敢议论此事,甄妙却格外关注,吩咐了小丫鬟去外面打听。

    不多时,雀儿喜气洋洋来报:“大奶奶,蒋公子中了头名会元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甄妙一脸惊喜,“蒋表哥乡试也是解元,要是殿试再中头名,那可就是三元及第了,百年来都不多见的!”

    她缓了缓神,忙问:“那我大哥呢?”

    雀儿笑意一顿,声音小了下来:“没看到大爷名字,说不准是看榜的瞧漏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抿了唇,知道甄焕这是落第了,不过她很快恢复如常,吩咐白芍:“把贺礼准备好,送到伯府去。”

    会试可不像人们想的那么容易,许多人一直考到须发皆白才能熬出头来,甄焕如今二十刚过,没中才是寻常的,像蒋宸还有昭云长公主的幼子不到二十就杏榜提名,那都是天纵奇才了。

    蒋宸中了会元的消息传来,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言不语的罗二郎终于有了反应,捡起玉枕向地上狠狠摔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一直来看罗二郎的田氏忙把他拦住:“二郎,你这是何苦啊,咱好好养着身体,等三年后再考,你也还年轻着呢。”

    罗二郎看田氏一眼,冷笑起来:“不会了,不会了,娘,您不懂,发生了这种事,儿子以后还怎么有脸去考试!”

    田氏忙抱住他宽慰:“那有什么,等三年后,谁还记得这些陈年旧事呢。”

    罗二郎推开田氏,惨笑:“平时不记得,一到了考试,只要我出现,别人又会记起来了,就是我参加了,考官也不会给我高分的!”

    身上有了污名,他只有远比别人好,才能落得个和别人相当的水平。可每逢大考,来挤这条独木桥的本就是千里挑一的,他凭什么脱颖而出呢?

    “夫人——”一个丫鬟碎步走了进来,看了罗二郎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田氏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回来了,去馨园请安,没见着您,回房去看三奶奶了,让婢子跟您说声,稍后再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田氏还没发言,罗二郎忽然翻身下床,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二郎,你去哪里?”田氏急急去追,可惜罗二郎头也不回走得飞快,很快就把田氏落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罗三郎进了菡萏居时,甄妙恰好也在,他微怔,有些不自在,又有些欣喜,忙见礼道:“大嫂原来也在。”

    甄妙笑盈盈道:“听祖母说三弟妹害喜的厉害,我做了两道爽口的小食给她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让大嫂费心了。”罗三郎扫了田雪一眼,见她气色尚好,放下心来。得知要当父亲了,心情不是不激动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三弟难得回来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甄妙起身,阻止了三郎夫妇相送,“就这么两步路,我又是常来的,不必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往外走,门忽然被踢开,一个人冲了进来,把她撞得趔趄一下。

    罗三郎猛然冲过去,扶住甄妙:“大嫂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怒目瞪着闯进来的人,冷声道:“罗二郎,你这是发什么疯?”愤怒之下,连二哥也不叫了。

    罗二郎死死盯着罗三郎,不知道的,还以为有夺妻之仇,杀父之恨。

    “罗三郎,我有今日,全是你害的!”罗二郎冲了上去,劈头盖脸向罗三郎打去。

    若是那晚,罗三郎不去找他发疯,又怎么会闹出后面的风波来!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书友150415181507764打赏的香囊,弈小鱼、喵崽子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