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三郎只伸出一只手,就把罗二郎抵住了,充分证明了同样的身体条件,后天锻炼多么给力。

    “罗二郎,你发疯,别到我院子里来,这里不欢迎你!”怕他闹腾起来,伤着田雪腹中的孩子,罗三郎揪着罗二郎衣襟,把他往外推搡。

    站在台阶上的田雪掩口惊呼,脸色虽发白,还是悄悄吩咐丫鬟:“快去喊二夫人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沿着回廊,避开正在争执的兄弟二人走了。

    罗二郎盯着罗三郎,眼中散发出仇恨的光芒,有些癫狂地道:“罗三郎,你害我至此,自己倒是关门过起日子来了,你休想!”

    他伸了手,一拳头砸过去,罗三郎下意识闪躲,那拳头落在他肩头。

    罗三郎目光不离已经有些疯狂的罗二郎,心中头一次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这么混蛋,当时都在娘肚子里,他怎么就没挤死他!

    直到又一拳打来,在田雪的惊呼声中,罗三郎才回神,一把抓住罗二郎手腕,不客气的反拧了一下,冷笑道:“罗二郎,自私自利到你这样的程度,我也是长见识了!你说说,我罗三怎么害了你?难道就是因为那晚去找你对质吗?”

    他回了头:“雪表妹,你先进屋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田雪贝齿咬了下唇,迟疑片刻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她提着裙角转身欲走,罗二郎盯着她的背影,忽然冷笑出声:“三弟急着让雪表妹回避做什么?还是说。你心虚了?”

    罗三郎怒目圆睁,往地上啐了一口道:“我心虚?你都不心虚,我心虚什么?我罗三郎行得正坐得端,不像某些人,倒了霉,不觉得是报应,反而一股脑怪到别人头上去。”

    罗二郎挑了眉,笑起来:“那么,三弟对父亲的通房一见钟情,念念不忘。也是行得正坐得端么?”

    没想到罗二郎会当着田雪和甄妙的面说出这种话来。罗三郎立刻变了脸色,一把揪住罗二郎衣领,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田氏的喝止声传来,她急急奔过来。斥道。“三郎。你这是做什么?你二哥本来就心情不好,他教训你,你听着也就是了。怎么还动手?”

    罗三郎手一松,望着怒容满面的田氏,后退两步,冷笑道:“母亲说得对,这样的人,不值得我脏了手!”

    “三郎!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兄长,二郎正是难过的时候,你们亲兄弟,应该互相扶持,怎么还雪上加霜?”田氏声声夺人,叹了口气,“三郎,你要是这样没有兄弟之情,娘就对你太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罗二郎望着有些受伤的罗三郎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这个弟弟了,就凭罗三郎曾对嫣娘动过心,就不会把他和嫣娘的事捅出来,要知道八郎真正的身世一旦曝光,那么嫣娘只有死路一条,而怜香惜玉的罗三郎,又怎么会忍心因为几句话害了一条人命呢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气氛凝滞中,甄妙开了口:“二婶,您误会三弟了,侄媳一直在此,是亲眼见着二弟打上门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冷眼旁观这场热闹,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,竟有罗二郎这样颠倒黑白之人,今日要是不把他那层厚脸皮扒下来,她就不走了!

    田氏这才发现甄妙也在,顿觉面上无光,挑刺道:“原来大郎媳妇也在,你是当大嫂的,怎么任由他们兄弟俩打起来,也不拦着呢?”

    甄妙颇为诧异:“二婶,我只见着二弟打上门来,没见三弟还手啊,哪能说打起来呢?”

    她度了二郎和三郎一眼,笑道:“要真的打起来,以三弟在兵营练出来的本事,恐怕就不是二婶看到的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田氏被堵的胸口一窒,沉了脸道:“大郎媳妇,你不了解情况,就不必多言了,二郎来找三郎,也是这几日心情憋闷,实在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二郎目前已经成了京中人议论纷纷的笑柄,不能再传出与兄弟动手的名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三郎那个孽障不懂事,二郎又怎么会遭了无妄之灾呢!

    想到这,田氏忍不住扫了三郎一眼。

    甄妙站出来,三郎心中微暖,可田氏那一眼,却让他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甄妙嘴角挂着浅笑:“二婶,侄媳听说了呢,二弟对二叔的通房嫣娘有了不该有的心思,三弟知道了,觉得他行为不妥,才过去理论的。”

    “休得胡言!”没等罗二郎从惊诧中缓过神来,田氏就下意识地尖声反驳。

    看到田氏的反应,罗三郎心更凉了,自嘲地笑了笑。原来这就是他从小敬之爱之的母亲,她是毫不犹豫的把屎盆子往他头上扣,也不愿想象罗二郎做错一点事的。

    甄妙掩口,神情微讶:“二婶,您别激动,侄媳也是偶然听下人们私下议论的呀。”

    反正罗二郎和嫣娘私通是事实,她这也不算诬陷了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闭嘴!”罗二郎圆睁着眼,似是一头凶兽,欲择人而噬,伸了手想去拉甄妙。

    罗三郎动了火气:“罗二郎,你敢碰大嫂一下,今日我废了你那只手!”

    “三郎!”田氏一脸不可置信,怒容满面对着甄妙,“大郎媳妇,他们兄弟因你打起来,二婶可要去老夫人面前说道说道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无辜地眨眨眼:“二婶这话怎么说?分明是因为二弟对嫣娘生了不轨之心,他们才打起来的呀。就是到了祖母面前,侄媳也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田氏气得心口生疼,又受不了甄妙往罗二郎身上泼污水,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是三郎——”

    话说出口,才觉得不妥,狠狠咬了咬牙,恨不得甄妙立刻消失了才好。

    甄妙眼波流转,瞧了兄弟二人一眼,摇着头道:“都是亲生的儿子,二婶何必委屈了三弟,替二弟遮掩,连我这当嫂嫂的都看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氏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甄氏这话,真是字字诛心,三郎本来就和她生分了,再听了这话,会怎么想?恐怕,要埋怨她这个当娘的一辈子了吧?

    这小贱人,真是好毒的心思!

    田氏刚想大骂,就听甄妙不紧不慢地道:“要是像二婶说的,是三郎犯了错,二郎要教训三郎,那晚,就应该是二弟去了三弟的院子里,怎么会反过来呢?我想,纵是再大胆,这种见不得人的事,犯了错的那一位也该好好藏着掖着,唯恐被人知晓了,哪会主动跑去别人那里闹事呢?”

    她目光落在田氏神情呆滞、面色枯黄的脸上,嘴角含了笑道:“所以说,下人们的眼睛还是雪亮的,都是儿子,谁犯了错,好好教训就是了,但要是没犯错的受了委屈,犯了错的置身事外,那才令人寒心呢。二婶,您说是不是呀?”

    甄妙说完,斜睨了罗二郎一眼,对呆若木鸡的田氏福了福:“二婶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等甄妙走远了,田氏缓缓回头,直视着罗二郎,嘴唇有些发抖:“二郎,她说的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她不愿相信,可是,心底深处,却觉得甄妙的话有几分道理……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田氏猛然摇头,把那个念头甩脱。

    一定是甄氏挑拨离间,想要毁了她最得意的儿子!

    她望向三郎:“三郎,当初流露出对嫣娘有意的,明明是你,你怎么任由别人往你二哥身上泼污水呢?”

    “母亲!”罗三郎不可置信,回头看了田雪一眼。

    他不该抱了那一点奢望,竟会认为母亲听了大嫂的话,就会看清罗二郎的真面目,而不是像现在,当着妻子的面,极力要把嫣娘的事往他身上扯!

    罗三郎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田氏被罗三郎冰冷的目光吓住了,转了头,只觉心慌意乱:“二郎——”

    罗二郎忽然笑了起来,笑够了,转了身,脚步踉跄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田氏有些心慌,忙喊道:“快去请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怕了,隐隐觉着,自打二郎考场失利,神智就有些不正常起来,看这模样,莫不是发癔症了吧?

    罗三郎没有追出去,而是转了身走上台阶,揽住田雪的腰,神情疲惫地道:“雪表妹,咱们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田雪把所有的惊涛骇浪都压进了心底,顺从的转了身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太医,看着喝过药后陷入沉睡的罗二郎,田氏绷紧了脸:“老爷还没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去叫几个粗壮的婆子来。”

    等人来了,田氏抬脚就去了西跨院。

    “夫人——”来开门的婆子忙行礼。

    田氏眼尾都不扫一下,半抬了下巴吩咐:“你们进去,把嫣娘请出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婆子对视一眼,皆有些踟蹰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对嫣娘母子的宠爱,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田氏大怒:“怎么,我使唤不动你们了么?谁若是不去,立刻就打发出去!”

    几个婆子心中一凛,忙进了屋子,不多时把嫣娘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嫣娘淡淡看田氏一眼,犹自镇定:“嫣娘给夫人请安。”

    田氏死死盯着嫣娘,好一会儿,才道:“看来嫣娘出了月子也没好好收拾自个儿啊,来人,帮嫣娘洗洗脸!”

    院子里,就有一对青瓷大水缸,足有半人高,是用来养鱼的,听了田氏吩咐,几个婆子压着嫣娘过去,就把她的头往水里按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