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伺候嫣娘的丫鬟婆子惊呆了,随后冲过去阻止,有一个机灵些的小丫头赶紧往外跑。

    奈何田氏早有准备,扬声道:“给我拦住!”

    她带来的婆子都是五大三粗力气大的,只用了一只手,就把那丫鬟堵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小丫鬟见嫣娘已经被按进了水里,吓得直哭:“姨娘——”

    嫣娘生了八郎后,罗二老爷软磨硬泡,老夫人想着给八郎一些脸面,终是松了口,给她抬了姨娘。

    嫣娘被按进水中的那一刻,本能的挣扎着,听到小丫鬟的喊声,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其实,早就不怕死了。

    如今,家仇已报,答应他的事,已经算是完成了,那么,她这不堪的过往与身份,死何足惜?

    还有她的八郎,有朝一日身世曝光,又该如何自处?若是她现在死了,那么,这些肮脏与龌龊,是否会随着她的死一起被淹没在这方小小的水缸里呢?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的八郎,也会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般长大吧?

    嫣娘停止了挣扎,纤细的脖颈像是优雅的天鹅垂了头,在清浅却带着鱼腥味的水中沉沉浮浮,浓密丰润的长发水藻般四散开来,搅动的水面荡起一层层的波纹,仿佛她本来就是这清浅水中的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按着嫣娘肩膀的两个婆子诧异嫣娘的顺从,对视一眼,眼底深处都有挥之不去的惊惶。

    嫣姨娘死的这样平静憋屈,该不会化成厉鬼。找她们索命吧?

    这样想着,手下意识就松了些。

    一串串气泡冒上来,嫣娘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罗二老爷不知何时赶来,见了院中情景,目眦欲裂,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爷——”田氏心中一慌,不明白罗二老爷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一来就痛下杀手,就是打着先下手为强的主意,至于审问,那是半点必要没有。无论审出来什么。受害的都是她儿子,只有速速除了这个祸水,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“走开!”见田氏挡过来,罗二老爷抬脚踹去。一脚踢在了田氏心口上。

    田氏哼了一声。软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——”

    院子里炸开了锅。罗二老爷却没看田氏一眼,匆匆奔到水缸旁,扯开两个婆子。把嫣娘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嫣娘!”罗二老爷打横把嫣娘抱起,一边往屋里跑,一边喊:“快去请大夫来!”

    婴儿的啼哭声,下人们匆匆的脚步声,罗二老爷的呼唤声,使这个平日安安静静的小院子格外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二夫人昏迷不醒?”老夫人听了禀告,很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那丫鬟眼角微红:“太医已经看过了,说二夫人的情形很不好,大奶奶让婢子来向您禀告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自打她病了那一场,府中的事,等闲不会拿到面前来让她费神,如果连大郎媳妇都拿不定主意,要丫鬟来请她,那说明田氏是真的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扶我过去。”老夫人吩咐红福。

    一行人去了馨园,发现各院都来人了。

    甄妙迎上来:“祖母,您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老夫人伸出一只手,任甄妙扶着。

    甄妙也没想着替罗二老爷那种渣男隐瞒,一边扶着老夫人往里面走,一边压低了声音道:“孙媳盘问了一下,说是二叔踢的,不巧正踢在心口上,当时就吐了血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了大怒,把龙头拐杖狠狠往地上一杵,恨声道:“这个孽障!”

    “太医,我那儿媳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太医面色凝重,沉吟了一下道:“二夫人本就亏空了身子,现今心志、身体又受了不小的刺激,已呈油尽灯枯之象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屋子里抽气声此起彼伏,田雪更是当场哭了出来:“姑母——”

    老夫人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还算镇定:“劳烦太医去开药吧。”

    等太医出去,老夫人扫众人一眼,问:“二老爷和二郎呢?”

    一片难堪的沉默中,终于有个丫鬟出声:“回老夫人的话,二公子今日也吃过太医开的药,还在睡着。二老爷——”

    见老夫人面沉似水,已经露出不耐之意,那丫鬟咬咬牙道:“二老爷此时在西跨院嫣姨娘那里!”

    老夫人气得手一抖,厉声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满屋子下人低了头跪在地上,谁也不敢吭声,特别是那几个动手的婆子,一个个身体如筛糠似的,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甄妙见状,凑在老夫人耳边轻声道:“祖母,孙媳问了,说是二婶带了人去西跨院,要把嫣姨娘溺毙,正巧碰到二叔回来,然后踢晕了二婶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捂着胸口,狠狠喘着气。

    她现在,竟有些不知该先骂哪个好了,可瞧着床榻上面如金纸的田氏,还是道:“去把二老爷给我喊来!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接着道:“叫二郎也过来,不过是考场失利,这么点挫折就消沉下去,哪有一点国公府公子的风范!”

    没等老夫人再说,甄妙就道:“祖母,大郎那边,孙媳已经叫人去喊了。”

    大周推崇以孝治国,田氏是婶娘,占着长辈的位子,无论如何,甄妙是不会在这种事上让人说闲话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脸色果然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没多时罗二老爷过来了,还没等开口,老夫人手中拐杖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立时懵了,感觉到疼,才下意识的往旁边躲:“娘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夫人怒火高涨,利落的冲过来,拐杖雨点般砸过去:“我看你躲,有本事,你也踢老婆子一脚啊!”

    罗二老爷吃痛,却不敢再躲,双手抱头狼狈地喊道:“娘,有话好好说,一屋子小辈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那一屋子小辈,目光复杂地看着把拐杖挥出残影来的老夫人,心想老太太您打起人来这么利落,平时却隐藏的这么深,还让不让人有点危机意识了!

    于是,老太太把儿子打得撕心裂肺,一群人默默看着,竟没有一个人想起去拦一下的。

    终于,老夫人打累了,手中拐杖一松,落在了地上,她伸了手:“大郎媳妇,来扶祖母一下,如今上了年纪,没活动两下就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垂下眼帘,乖巧的走过去,心道,刚才健步如飞的那位老太太是谁啊?

    罗二郎是被人扶着进来的,沉默非常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夫人皱了皱眉,顾不得多说,当着甄妙等人的面训斥罗二老爷:“我原想着,家和万事兴,有了嫣姨娘,你收了心,不在外面折腾也好,却没想到,你竟宠妾灭妻到这等地步,真是糊涂啊!”

    罗二老爷猛然抬头,不服气地道:“娘,不是儿子宠妾灭妻,实在是那毒妇心太狠,光天化日之下,竟要把嫣娘生生溺死,若不是儿子及时赶回来,嫣娘此时已经是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该对自己媳妇儿下这种狠手!”老夫人正说着,见太医进来,生生住了口。

    太医拱拱手:“老夫人,方子已经开好了,只是二夫人这是从根子上的亏损,并不是急病,恐怕也只能是熬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罗二郎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也怔住了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气怒之下踢了田氏一脚,太医这话是何意?

    生老病死,太医见得多了,垂了眼道:“少则十天半月,多则三五月,府上还是提早准备的好,下官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太医离开好一会儿,罗二郎才怔怔地望着老夫人:“祖母,太医那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老夫人颇有几分失望。

    她中年丧子,老年夫君又痴傻了,什么样的痛苦都经历过,到了如今这把年纪,莫非还要她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婆子,去安慰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吗?

    这就是除了大郎外,她一直引以为豪的孙子,却原来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老夫人叹了口气:“二郎、三郎,你们几个,好好陪着母亲吧。”

    她睃了罗二老爷一眼,又指指伺候田氏的丫鬟婆子:“你们都随我去西间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直扶着老夫人,见她没说什么,默默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夫人坐在西间靠窗的罗汉塌上,威严地扫了跪了一地的下人一眼,问:“二夫人好端端的,为何去了西跨院寻嫣姨娘的麻烦?”

    她相信,田氏一定是受了什么非常的刺激,不然在嫣娘刚进门时她忍了,嫣娘漫长的孕期她也忍了,却到了这个时候,横冲直撞的冲过去喊打喊杀。若不是受了刺激,有点头脑的人也做不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田氏管家十多年没出大纰漏,显然不是没有一点头脑的人。

    老夫人平时虽不管事,下人们却从心底敬畏着,几个婆子磕头道:“老奴们什么也不知道,夫人喊了我们去,就跟着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下人中,田氏的贴身大丫鬟绿娟渐渐白了脸。

    今日在菡萏居的那番争执,她是在场的。可是,她怎么敢说!

    老夫人慧眼如炬,目光很快锁定了脸色煞白的绿娟,挥挥手,让其他人退了出去,才问道:“你是贴身伺候二夫人的,总该知道,二夫人是因何去寻嫣姨娘麻烦的吧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