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府上事多,除了回了一次伯府吃酒,最近都没有出门的,我上哪里听说什么琴公子呀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这才道:“那琴公子也是近来出名的,他是安郡王的好友,也是外地大家族出来的公子,被安郡王拉着赴了几场宴,展露了一次琴艺,就立刻成了京中女子追捧的人物了,真难为你居然半点不晓得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就不怨甄妙孤陋寡闻了,要知道这琴公子就是君浩,但凡君浩的消息,罗天珵都堵得死死的,又怎么会让甄妙注意到呢?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呀。”甄妙一听,就知道重喜县主说的是谁了。想着自己还曾把那人当了好色之徒,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认识?”重喜县主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着光彩。

    “有一次偶遇了安郡王,倒是见过。”甄妙压低了声音,”重喜,我怎么觉着,你对那位琴公子大感兴趣呢?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态度坦然:“琴棋书画,诗酒花茶,凡是能登峰造极的,我都很有兴趣。来,咱们手谈一局如何?”

    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雕成南瓜模样的木罐子来,甄妙好奇地伸了头去看,才发现那古朴的南瓜罐里居然装的是黑白围棋子。

    甄妙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好家伙,隐藏的够深的啊!

    她连连摆手:“还是不了,你也知道我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捏着棋子,长叹:“狐朋狗友易找。知音难寻啊!”

    甄妙拿眼横她:“有这么爱说实话的嘛?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白她一眼,百无聊赖的拨弄着棋子。

    甄妙起了报复之心,不怀好意笑道:“重喜,你觉得什么样,才能称得上棋圣呢?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来了兴致,挑了眉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见过一个人,可以下盲棋。”

    “盲棋?”重喜县主脸上闪过怀念之色,“教我棋艺的先生,也是能下盲棋的,可惜自他仙去。大周朝能下盲棋的。就再也未闻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得意笑笑:“我见的那人,可以同时与五个人下。”

    在她来的那个世界,职业棋手的水平,其实是远超大周国手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重喜县主失态地站了起来。在旁人诧异投来的目光下又坐下。拉了甄妙的手腕急声问道。“那人是谁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那人……远游了……”甄妙心虚的抿抿唇,“其实我也不认识他。只是偶然见了他和五人同时下盲棋,就印象深刻了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似乎听的入了神,喃喃道:“这样的人,这样的棋,又怎么会不印象深刻呢?”

    她扼腕叹息:“怎么遇到那人的就不是我呢,让你遇到,纯粹是暴殄天物啊!”

    甄妙甩过来一个白眼:“够了啊!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却像魔障般,好一会儿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重喜?”甄妙伸手戳戳她。

    重喜县主眨眨眼,这才回神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这样的奇人,遇到是难得的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……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甄妙想了想前世曾见过的那个棋手,道:“瞧着二十出头吧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抿了抿唇,随后凑过来,压低了声音道:“甄四,我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决定什么?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一脸郑重:“我这就去和母亲说,我要以棋招亲,谁能同时与五人下盲棋,我就嫁给他!“

    甄妙直接就从树墩上跌了下去,心道坏了,重喜县主要是当了老姑娘,那她这猪队友要负很大责任啊!

    “重喜——”

    “甄四,那边梨园深处我命人摆了一桌子点心小吃,你若是觉得无趣,就先过去尝尝啊,我去找母亲了。”重喜县主丢下甄妙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甄妙瞠目结舌,好一会儿,无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周围都是未出阁的小娘子,甄冰甄玉这次并没有来,她呆着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甄妙沿着重喜县主所指的方向缓缓往里走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梨树,梨花堆砌如雪,地上积了一层,冷香环绕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大同小异的风景,甄妙扶了扶额,似乎转向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,转了身顺着原路返回去,却发觉寻不到出路,只听见隐隐约约的欢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又过了片刻,琴音忽然响起,便连那笑语声都不闻了,除了琴声,就只有风吹过梨花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甄妙驻足听了一会儿,心道,这琴音定是君浩所奏了,既如此,那女眷这边该是与琴音相反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转了弯往另一边走,走出百余步,果然见不远处有一石桌,旁边还立着两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。

    甄妙眼睛一亮,忙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甄妙和重喜县主是手帕交,两个小丫鬟显然是认识她的,忙盈盈施礼:“婢子见过佳明县主。”

    甄妙摆摆手,示意她们不必多礼,自顾拿起青玉酒壶,斟了满满一杯,放到鼻端轻嗅,笑道:“这梨花酿真是上品,不过女子不能多饮,重喜没准备别的?”

    虽这么说,还是满饮了一杯。四月的天,在林子里绕了这么久,已经出了薄汗,梨花酿甘冽纯甜,香沁五内,甄妙舒适的叹了口气,又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鬟对视一眼,欲言又止,还是年纪稍长的那个开口:“佳明县主,您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问怎么来了这里,可一个丫鬟,这话问出来,就太唐突了,又生生止住。

    甄妙扫一眼桌面上摆着的食物,不由笑了,拿了一个小巧的炸肉火烧吃起来,

    两个丫鬟眼睛立刻瞪圆了。

    甄妙看她们一眼,拿帕子擦了擦嘴角,笑道:“重喜还说准备的都是点心,我还以为都是甜点,没想到还有炸肉火烧。”

    她扫了扫满桌子美食,冲两个丫鬟招招手:“估计重喜不过来了,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些,有喜欢的,你们也拿了分着吃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脸都绿了:“佳明县主,还有人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?”甄妙皱了眉,“重喜没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盘子,原本那盘炸肉火烧一共六个,摆成了一朵梅花的形状,现在少了一瓣,瞧着就不大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来,你们该提醒我一声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欲哭无泪,心道县主您下手太快,根本来不及提醒好不好!

    “罢了,也是我以为没有旁人。”甄妙不再为难两个丫鬟,盯着盘子想了想,拿了筷子把炸肉火烧挪了挪,变成了四瓣的梅花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样就瞧不大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点点头,随后身体一僵,缓缓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就见安郡王站在不远处,笑眯眯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佳明?”安郡王在甄妙眼前摇摇手。

    甄妙这才醒过神来,见除了安郡王没有旁人,暗暗松了口气,裣衽施礼:“原来是十三王兄。十三王兄是等人吧?呵呵呵呵,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她提了裙角要走,安郡王笑道:“我没等人。”

    甄妙怔了怔,心道重喜总不可能安排她和安郡王一起用餐吧。

    正想着,就见安郡王转了身,喊道:“你们快来啊,佳明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像是唤醒了热闹的魔法,片刻从梨树后走出数人来。

    几位成年皇子一个不少,还有永王家的小王爷,昭云长公主的次子韩沐宇,最后一个,是抱着琴的君浩。

    甄妙呆若木鸡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重喜,你给我回来,看我不打死你!

    六皇子似笑非笑瞧着甄妙,手抵着唇,轻笑一声:“佳明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。”甄妙扯了嘴角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只得硬着头皮一一行了礼,到了君浩,微微颔首:“君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甄夫人。”君浩嘴角挂着浅笑望过来,可吐出这三个字,一种酸楚从心底蔓延,他说不清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从何处来,却忍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甄妙悄悄咬了唇。

    这位君先生,给她的感觉有些奇怪呢。

    几人中,安郡王居长,甄妙对他道:“十三王兄,你们慢慢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佳明,正巧碰上,不急着走,总要听君浩弹奏一曲。”安郡王指了指一丈开外梨树下的木墩,示意她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佳明,坐吧。”六皇子冲她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安郡王牛心左性,要是不顺着他,说不定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,在父皇的宽容下,连他们这些皇子都有些怵头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除了君浩,和她拐着弯都有些亲戚关系,尤其是小王爷,那是正儿八经的义兄,要说起来,大大方方听上一曲,并不是什么出格的事儿,甄妙也就顺着六皇子的示意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甄妙是坐在梨树下,其他几人都团团围坐在那石桌旁,只有君浩并没有落座,反而走到另一端的梨树下,长身而立,摘了一片叶子,轻轻拂了拂。

    “君浩,你怎么摆弄起树叶来了?”安郡王笑问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弹琴,给诸位吹一首曲子助兴吧。”君浩说着,将拂拭干净的叶片横贴唇边,手指轻轻按住,一个清脆的音符跳了出来,他似乎是在试音,又是零星几声,渐渐成了曲调。

    他吹的,是《有所思》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