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这首《有所思》,用树叶奏来,如"qing ren"低诉,燕子呢喃,悦耳动听至极,安郡王用手轻轻拍击着,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眼尾扫到坐在梨花树下的甄妙,眼睛一亮,起身过去喊她。

    甄妙颇为困惑的看了安郡王一眼。

    安郡王示意她跟着来,到了桌边,伸手指了那琴,低声道:“佳明,来弹。”

    甄妙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是知道自己水平的,论琴艺,原主在京城闺秀中,也只是中等水平罢了,轮到她,因为少了天赋,更是连那点灵气都无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大家开心罢了,不用想太多。”安郡王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甄妙心道这话也不错,依了安郡王的话弹了琴,她也好早点脱身。

    伸了双手轻挑琴弦,《有所思》的调子就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那树叶吹奏的声音有瞬间的停顿,紧跟着,如冲出樊笼的翠鸟,欢快地在林间翩然起舞。

    树叶奏响的声音像是无处不在的蛛丝,把琴音丝丝缠绕着,拧成一股美妙绝伦的合音,听的人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共同谱出这至美乐章的甄妙却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弹奏的水平,而是那用树叶吹奏的人,润雨无声的用他的灵气去带动她,让她的双手柔软,让她的内心敏感,让她的感悟深刻,温柔的,体贴的,耐心的,坚持不懈的带着她一起飞翔在音乐的天堂里。

    那种呵护,借着乐声。一点一点缱绻传递到了她心里,仿佛是最温柔的"qing ren",说着让你心知肚明的话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勾搭良家妇女吗?

    甄妙手一顿,弹岔了一个音,顿时,那种天衣无缝的感觉消然殆尽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也从那种熏染的状态中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佳明——”安郡王神情莫测。

    甄妙手在琴尾一按,站了起来,拍拍手:“君先生琴艺无双,我就不继续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佳明县主弹得很不错。”三皇子开了口。

    甄妙扫一眼众人毫无异样的神情,心中恍然。那位君先生对乐理的掌握。竟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
    传说中有一种美酒,一千个人喝它,就能品出千般滋味,而他的音乐。竟也能做到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。

    以乐催眠。他这是何意?

    有所思。思的是什么,为何要对她说?

    这人神神秘秘的,也是够了!

    不知为何。对着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,甄妙心中却有些厌烦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,我也该回了,就不扰你们的雅兴了。”甄妙欠了欠身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佳明——”六皇子走过来,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二人渐渐走出众人视线,甄妙停下来:“六皇兄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六皇子挑了眉,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没等甄妙回答,他就转了身往回走,心中悄悄数着。

    一,二,三——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甄妙走了几步,看着一样的景色一阵头疼,确信自己真的迷路了,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六皇子转过身来,大步走过来,一脸得意:“我就知道,你是迷路了。”

    见甄妙目露询问,他嘲笑道:“不然,你怎么会闯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闯到,是重喜县主叫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六皇子把折扇合拢,忍不住敲了甄妙的头一下,“你笨啊,有安郡王在,重喜会安排你和我们一群人喝酒?”

    甄妙有些困惑:“当时我们在梨园北边,重喜指的就是西南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西南——”六皇子摸摸下巴,沉吟片刻道,“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甄妙跟着六皇子在梨花林里走走绕绕,足足走了一刻钟,眼前豁然开朗,十丈开外可见一个红漆顶的小亭子,刚刚可容纳一个梅花桌,两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婢站在那里,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六皇子笑道:“佳明,我想,这才是重喜让你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甄妙脸微红,干咳了一声道:“多谢六皇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六皇子声音忽然放低了,“佳明,我觉得,那位君先生,对你格外不同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怔。

    六皇子收了笑,一本正经地道:“为了不让罗仪宾发飙,以后还是离君先生远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红晕沿着脖颈一直爬上面颊,甄妙又羞又恼。

    察觉那君先生不对劲,她当然知道该如何做,又何必巴巴的说出来臊她!

    他们很熟吗?

    甄妙绷紧了脸,下巴微抬:“世子自是不会相信这种不着边际的事儿的,就不劳辰王爷操心了!”

    她一甩衣袖,转了身就向亭子走去,留下六皇子盯着那窈窕背影,紧抿了唇。

    她居然生气?

    自己好心好意提醒,她,她凭什么生气啊!

    若不是,若不是她凝神弹琴的样子,和他记忆中的美好一幕重合,他又怎么会沉入了全部的心神,从而捕捉到那一丝不妥来。

    六皇子越想越不忿,可有重喜县主的两个侍女在,他又拉不下脸来追过去算账,只得气闷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佳明县主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甄妙谨慎多了:“是重喜县主让你们备了点心等我的?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对视一眼,齐声道:“正是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轻呼了一口气,似乎要把刚才的不快吐出来,吩咐道:“给我倒一杯茶喝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丫鬟道:“有蜜水,还有果子酒,县主要喝什么?”

    甄妙这时候冷静下来,心想。刚刚对辰王说话带了火气,可能就是因为之前喝了梨花酿管不住嘴的缘故,哪还敢再沾酒,摆摆手道:“给我倒一杯蜜水来。”

    甜白瓷的杯子,倒入浅黄色的蜜水,随着晃动,在杯壁上挂了一层琼浆。

    甄妙喝了大半杯,发现桌面上一个蓝花盘子里竟摆着鸳鸯奶卷,顿时大悦,净了手。拿起一个吃起来。

    入口清凉细腻。淡淡酒香伴着甜甜奶香,里面的山楂馅酸甜可口,芝麻白糖香甜适度,比起盛名的油酥鲍螺。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直到日头偏西。甄妙也没等到重喜县主过来。反而等来了长公主身边的侍女。

    “佳明县主,长公主说时候不早了,让婢子送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重喜县主呢?”

    那侍女似乎早料到她有此一问。没有迟疑的回道:“长公主还说了,请佳明县主放心,一定不打死重喜县主。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等她回了国公府,罗天珵一下衙回来,就忍不住问:“世子,我是不是惹祸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脸严肃:“你该不是又和别人一起掉水里了吧?”

    甄妙拍了他一巴掌:“正经点!”

    罗天珵就笑了:“放心,除了这个,别的都不算惹祸。”

    甄妙就把她给重喜县主挖了个大坑的事说了,咬着唇道:“我总觉得,以后再登公主府的门,会被长公主关门放狗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珵放声大笑,等笑够了,揽过甄妙,下巴抵着她发中间的漩:“我想,长公主谢你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坐正了身子,望着罗天珵: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揉了揉肚子:“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白他一眼,转身去了耳房,不多时,亲自端上来一个大盘子,一半放了鸳鸯奶卷,一半放了炸肉火烧。

    “先垫垫吧,今日在长公主府吃这两样,觉得好吃,回来就做了些,也让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盯着那炸肉火烧,目光一闪,问道:“皎皎,今日还有什么特别的事么?”

    长公主府的梨花宴,分了男宾女宾,这炸肉火烧,历来不会出现在女宾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皎皎一定是和男人一起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和男人,吃东西,这两样居然都和他没关系,这简直让人忍无可忍!

    某人的脸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甄妙可不知道这妖孽看了一眼炸肉馒头,就猜了个**不离十,不过她心中坦荡,自是没打算隐瞒。

    “不小心迷路了,就遇到了辰王他们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微微松口气,忽然又拧起眉头:“是不是还有安郡王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几位王爷都在。”

    安郡王在,那么君浩一定也在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很不高兴。他当然不会傻的问出来,那样只会加深皎皎对那混蛋的印象,于是摔了筷子。

    “世子?”甄妙咬了唇,心道,自己还没说什么啊,他怎么就生气了,难道真像辰王说的,他会因为这么点事儿,就不信她吗?

    罗天珵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不行,他可不能胡乱发火,让皎皎觉得那混蛋比他温柔,比他体贴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起安郡王年前那事了。”他拉了甄妙的手,撒娇,“我不喜欢吃炸肉馒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吃鸳鸯奶卷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名字,起的好。”

    见他连吃了三个,甄妙拉他一下:“世子,你还没说,长公主为什么要谢我呢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这才道:“燕王和桂王都盯着重喜县主呢。你看吧,重喜县主今日招亲的话一定会传出去,满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她的择夫标准。到时候,棋艺不好的,谁好意思往她跟前站啊。你这样,可是帮了长公主大忙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“君浩有没有弹琴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口,罗天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么不听话的嘴,一定不是他的!

    “他没弹琴。”

    算他识相,没有像孔雀一样到处开屏!

    “他拿叶子吹了首曲子,我凑热闹弹了琴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