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这话说完,甄妙就觉得周身一冷,连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下意识抱了抱胳膊,娇声问。

    那声音娇柔轻软,带着全然的信任,罗天珵骤然从那种愤怒难耐的情绪中清醒过来,手按在桌角,面色平和,声音平静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甄妙就听咔嚓一声,低头一看,桌角被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世子——”

    您真没事?有病咱得治啊!

    “这桌子,用太久,木头都朽了。”罗天珵悄悄把掰掉的桌角踢到了桌子下面。

    甄妙看看那背了黑锅的八成新红木桌,没吭声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着,长公主梨园里那种石桌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世子,你是不是在吃醋啊?”她琢磨了一下,感觉抓住了重点,抱了他胳膊,笑嘻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什么醋?”罗天珵挑眉,强撑着道,“我就是觉得,天热了。”

    天热了,还是把君浩弄死吧。

    “没吃醋就好,辰王还说,你若是知道了会发飙的,我就说世子没有那么小心眼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……

    他就是小心眼,还要小心翼翼不要被媳妇发现,怎么办?

    苦闷的罗世子一口一个把鸳鸯奶卷都吃完了,然后心塞的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才来了一句:“我记得你唱歌就走音,弹琴还不如我弹得好。”

    甄妙吃惊:“你是觉得,你和君先生合奏会更好?”

    “合奏?”罗天珵声音陡然拔高。“你们是合奏的?”

    他眼睛里冒了火,抓着甄妙手腕,薄唇紧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说了什么很严重的事!

    甄妙默默想。

    “皎皎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呢,当时君先生用树叶吹奏,安郡王觉得单调,就让我用君先生的琴合了一曲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闭了闭眼,表面上看不出来,心中已经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前世,世人皆知,琴仙君浩。爱惜自己那具凤尾琴。犹如眼珠子一般,什么时候,随便人碰了。

    莫非,他和皎皎的缘分。真的是天注定。所以一见倾心?

    还是说。君浩也像他这样,带着前世的记忆回来了?

    罗天珵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,如果他有记忆。第一次见到自己,就不会是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以罗天珵现在的能力,想人不知鬼不觉的要了君浩性命,并不是难事,可是,经历了这么多,他明白,这世上有许多事能随着生死烟消云散,可感情却不能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哪怕是忍着千般煎熬,也要等一等,看一看。重来一次,皎皎可还会多看那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皎皎。”他声音平静下来,仿佛那一刻的激烈情绪不曾存在过,倒像是一个脆弱的少年,把头埋在甄妙肩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还是有点吃醋的,以后,你要合奏,就只和我一个人合奏好了,反正你琴艺也不高,不会有明珠蒙尘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。”甄妙咬牙,“我觉得最后一句话你不说,我会答应的更痛快点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轻声笑起来:“那我就收回,反正咱俩心知肚明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甄妙嗔了一眼,“你以为我想献丑啊,还不是却不过安郡王的面子,他行事没个定性,当时要是不应下来,谁知道又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提到安郡王,罗天珵眼神一暗。

    他和君浩是好友,不可能不知道君浩的习惯,却主动提出要皎皎合奏,是随性而为,还是……有别的原因?

    安郡王,这个本该死了三年的人,似乎给许多事情添了变数。

    他似乎,也该好好查一查了。

    “皎皎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,我可能又要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哪儿,去多久?”甄妙听了这话,心情忽然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她想,那乍然出现的情绪,应该叫做不舍。

    她已经习惯了二人相拥而眠,习惯了每晚用饭时,有一个比她吃的还多,还香甜的人。

    出差什么的,实在是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一定,也或许不用去,到时候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,一只蝴蝶风筝呈到昭丰帝桌案上。

    这风筝,是出京办事的欧阳泽小将军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欧阳泽是欧阳将军府的嫡长孙,原本在兵营历练,开春时北边闹匪患,顾不得刚发现有孕的江氏,就被派去剿匪了。

    出去两个月,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回京复命,小将军的名头已经传开了,只是旁人不知道的是,他还带回这么一件惊人的物件。

    那风筝断了线,已经有些残破,上面写了一行字:“十里庄决堤,非天灾,实**,河工含冤殒命,盼天网恢恢。”

    最下面,是两个蝇头小字:“灵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昭丰帝指着那风筝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把欧阳泽带进宫里面圣的罗天珵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欧阳泽单膝跪地:“臣从荆州附近路过,无意间捡到了这个风筝,然后派了人去打探,发现荆州通往京城的官道上设了关卡,凡往京城方向去的人,都要经过仔细盘问。臣觉得事情有异,不敢打草惊蛇,进了京就找了罗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荆州,十里庄……”昭丰帝背着手踱了两步,觉得有些疲惫,重新坐下来,“难道说,十里庄三日暴雨,决堤而伤亡极少一事,还另有内情?”

    他又看那风筝一眼,表情莫测。

    欧阳泽单膝跪着,觉得膝盖都隐隐作疼了,才听昭丰帝开了口:“罗卿。你和欧阳带些人,悄悄去一趟荆州,朕要知道,这风筝上所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!”

    罗天珵低调离京七八日后,六皇子大婚。

    田氏缠绵病榻,戚氏还没好的彻底,就甄妙和宋氏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甄妙和宋氏社交圈子不同,二人到了那里,被领到了不同的坐席。

    虽是王爷大婚。和寻常百姓家并没多少不同。天色暗下来,在喧嚣的炮竹声中,赵飞翠头蒙着绣并蒂莲的大红盖头,红绸与六皇子一人牵了一端。行了交拜大礼。随后送去了洞房。

    秀王妃邀请甄妙:“我们去瞧瞧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大周是有这样的风俗。新娘子入了洞房后,新郎要出去陪人喝酒,男方家亲戚女眷则去新房里陪新娘。既是图个喜庆热闹。也有提前审视新娘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,赵飞翠是皇后侄女,勉强混入了公主、郡主这些贵女的圈子,她们这些人,都是相熟的。

    甄妙摇摇头:“王妃去吧,我在这里略坐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秀王妃努了努嘴,伸手拉她:“去吧,咱们这席面上的人都要过去,就留你一个干坐着,也不像样子。”

    见已经有人看过来了,甄妙不再推脱,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新房里已经挤了不少人,在众女的催促下,六皇子挑了盖头,响起啧啧的称赞声。

    甄妙不由仔细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赵飞翠自打守孝,二人鲜少碰面,今日才发现,竟也变成明艳动人的少女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陪客了,等会儿,你可以先吃点东西。”六皇子说完,在众女的打趣声中,神态从容的离去,一点没有新郎官的羞赧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,气氛更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赵飞翠这才抬头,大大方方扫新房一眼,目光落到甄妙面上时,不由一顿。

    对甄妙,她的心情是颇为复杂的。

    甄四曾救过她的性命,可偏偏也是因为那事,她和初霞郡主自此生分,还把不堪的一面展露在二人面前,这是赵飞翠半点不想提起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甄静成了六皇子的宠妾,那天平就更加失衡,到底是恼怒占了上风,悄悄白了甄妙一眼。

    甄妙也不出头,隐在人群里,等众人说笑了一阵,就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去前边打探一下,王爷怎么样了,有没有喝多。”赵飞翠吩咐贴身丫鬟。心道,若是喝多正好,省得她今晚应付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丫鬟回来,面带恼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本来要过来了,掩翠阁那边来了人,说小郡主病了,王爷说先去看看再来。”

    赵飞翠大怒,伸手把凤冠摘下扔到床榻上,脱了繁冗的穿戴,换上一身大红窄袖衣裙,沉声道:“走,叫上几个嬷嬷,随我一起去掩翠阁!”

    “姑娘!”丫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赵飞翠自幼被娇宠惯了,说一不二,只扫了丫鬟一眼,那丫鬟立刻不敢做声,亦步亦趋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,带我去掩翠阁。”赵飞翠出去后,伸手一指王府里的丫鬟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到了掩翠阁,只见灯火通明,人影晃动,赵飞翠抬脚就把门踹开了。

    六皇子正在看珍珍的情况,闻声回了头,颇有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赵飞翠看也不看他一眼,径直走到正在发愣的甄静面前,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她手劲大,又用足了力气,竟把甄静扇的打了一个转,瘫坐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抱着珍珍的奶娘吓得手一抖,差点把孩子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六皇子忙接过孩子,面带不快盯着赵飞翠。

    赵飞翠冷笑:“贱妇,你要是打量着我会贤良淑德,忍气吐声,那就看错人了。我不是小妇养的,学不来忍气吞声那一套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苏铭睿、风华细、热恋^^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姐妹们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