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赵飞翠,不要太过分,你也是名门淑媛,动不动甩人耳光,像什么样子!”六皇子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甄静捂着脸,静静坐在床榻上,听了这话,不知为何,并不觉得六皇子心向她,反而想起当初甄妙甩她耳光的事来。

    那时候,王爷是怎么说的呢?

    左脸颊已经高高肿了起来,一阵阵眩晕袭来,她似乎有些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赵飞翠瞥了甄静一眼,居高临下,像是俯视一只蚂蚁,随后侧脸看着六皇子,冷笑:“王爷,您也是天潢贵胄,新婚之夜跑到小妾的屋子里黏黏糊糊,又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从来没稀罕过六皇子,甚至说,对他的风流好色,是深恶痛绝的。得知要嫁给他,她吵过,闹过,无济于事,最终只得认命。

    他明明看中了她娘家的财力,看中了她皇后侄女的身份,却还想让一个小妾爬到她头上拉屎,那就是打错了主意!

    她不能选择要嫁的人,至少嫁人后,能选择怎么活的痛快些,反正他一个闲散王爷,总不会把自己休了,至于举案齐眉,还是一边凉快呆着吧。

    甄静则是瞪大了眼,颇有几分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怎么敢和王爷这么说话,难道不怕没了王爷的宠爱吗?

    她心底冷笑,反而放下了戒心。这样的蠢货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“王妃,是小郡主不舒坦。妾乱了分寸,才去喊了王爷过来,并不是王爷有意冷落您的,您千万别生王爷的气,要怪就怪妾不懂事吧——”

    六皇子忽然回了头:“你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甄静一下子顿住,气没喘顺,反而打起嗝来。

    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,因她肿着半边脸打嗝不止,反而滑稽起来。

    六皇子面上却没有半点笑意,冷冷道:“你确实不懂事。珍珍只是吐奶。就把本王喊来,难道我还会喂奶吗?”

    甄静和赵飞翠同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是再拎不清,就把珍珍抱到正院来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甄静和赵飞翠异口同声说道,说完二人互视一眼。齐齐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六皇子又好气又好笑。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。开口道:“静娘,你仔细照看好珍珍。王妃,随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飞翠哼了一声。转身往外走,走了两步又停住,下巴微抬:“掩翠阁?是要掩了我赵飞翠的风光吗?让一个小妾?”

    她死死盯着六皇子,六皇子叹一口气:“来人,把门匾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亲眼看着门匾被取下,赵飞翠这才长舒了口气,心满意足的走了,步子飞快,等都没等六皇子。

    六皇子后脚跟出去时,甄静还听到赵飞翠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:“王爷,丑话说在前头,那些庶子庶女的,我可不养……”

    甄静死死揪着帕子,差点把下唇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婢子伺候您净脸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甄静柳眉倒竖,屋子里伺候的婢女全都垂了头,默默往外走,抱着珍珍的奶娘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把小郡主给我抱来,你们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奶娘回了身,把孩子轻轻放在甄静旁边,这才出去了。

    珍珍已经睡着了,半岁出头的孩子,眉眼已经长开,不像大多婴儿那样头发稀疏,反而浓密乌黑,雪肌红唇,格外漂亮精致。

    甄静默默打量着孩子,眼底是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审视。

    她伸了手,在珍珍脸蛋上摩挲着,长长的指甲涂着鲜红丹寇,随着手指的缓缓移动,竟有种触目惊心之感。

    “珍珍,你父王对你,比对母妃更上心呢。”甄静喃喃说着,盯着女儿精致的小脸,神情格外复杂。

    甄妙出了辰王府,与宋氏一前一后,上了镇国公府的两辆马车。

    给甄妙赶车的,还是阿虎,等百灵、青黛扶着甄妙进了车厢,停在前头宋氏乘坐的那辆车已经动了,阿虎喊了一声:“大奶奶,您坐稳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一扬,在半空甩出一个漂亮的鞭花,车子缓缓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已经擦黑了,一进了车里,百灵就拿了火折子,把固定在车壁上的壁灯灯罩移开,点了灯,车厢内顿时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要不要用几块点心?”

    喜宴上,大都吃不好的。

    甄妙摇摇头:“不了,我有些乏了,去躺一躺。

    马车里很宽敞,分了前后两部分,以雕花的隔断和幔帐隔开。前边占了大半,铺着上好的锦绣花开短毛毯子,设有固定的桌几壁柜,后边进深比较短,是一个矮榻,供主子歇息的。

    甄妙往里面挪去,进了隔断,手触到天青色的幔帐,忽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了眉,回了头问:“今日车厢是开了门窗通过风么?”

    她不喜熏香,可毕竟是专属的马车,毯子、被褥,还有幔帐,总少不了淡淡的馨香,让人一进来,就知道是女眷的车子。这种味道是长久形成的,并不是特定的香料,也因此,甄妙对车厢里的气味很熟悉了,可今日,不知为何,她觉得车内气息虽没变,却比往常多了几分凛冽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。”百灵想了想,笑道,“说不定是阿虎开窗通了风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甄妙点点头,手就要把幔帐掀起,又停了下来,转过身道:“罢了,我还是去拿本书打发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那丝若有若无的凛冽,令她心底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,可也明白,自己这想法太过荒谬了。

    甄妙摇摇头,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幔帐中忽然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,快若闪电的抓住了甄妙的手腕,把她拽了进去。

    甄妙整个人都吓呆了,连惊叫都忘了,反倒是百灵尖叫了半声,又快速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青黛像是轻盈的燕子,迅捷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幔帐轻轻晃动,她们看不到躲在幔帐后面那人的面容,却看到挡在那人身前的甄妙脖颈上多了一柄横着的匕首。

    青黛立刻一动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“百灵姐姐,有事吗?”车外阿虎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那人没有开口,匕首却晃了晃。

    百灵捂着嘴的手抖个不停,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,好一会儿,艰难开口道:“没,我不小心撞到了车壁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路很平整啊。”阿虎嘀咕了一声,车速却放慢了。

    “来,跟着我往后移。”那人凑在甄妙耳边,轻声道。

    灼热的鼻息喷到她耳旁,甄妙浑身顿时起了细密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她没有动。

    矮榻的一侧,就有一个暗门,是勋贵之家马车常见的配置,就是以防有什么突发状况,主子可以从这暗门悄悄溜走的。可现在,这道暗门却成了致命之处!

    她怎么敢动,那人定是要带着她从暗门离去,而一旦离开了青黛她们的视线,她还能有命回来吗?

    “不动?”那人声音里带着几分嘲笑,匕首一动,白皙的脖颈上立刻多了一条红线,紧接着,血滴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只匕首是青白色的,染了血,格外分明。

    百灵倒吸一口气,死死捂着嘴才没有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青黛面容沉静,死死盯着那匕首,却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对着来,不动的话,现在就要了你的命,我是杀手,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。”那声音轻轻的,像是在耳畔说着情话,“听着,我这匕首可要往后挪了,你不动,这颗漂亮的头颅,恐怕要换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话音落了,甄妙顿觉颈间一紧,更加痛了。

    这混蛋,居然半点工夫都等不得!

    她咬唇忍痛,忙往后挪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才听话。”

    忽听吱呀一声响,傍晚的暖风伴着花香灌了进来,随后就是百灵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甄妙只觉得后颈一痛,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黛匆匆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因为阿虎放慢了车速,前边的车子已经行的远了,听到动静,他立刻停车掀开帘子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百灵已经瘫软成泥,连扶着车壁的力气都被恐惧抽干了,牙齿一直咯咯作响,狠了心一咬舌尖,疼痛让她恢复了几分力气,咬了牙道:“快,大奶奶被歹人掳走了,快去救她!”

    阿虎直接就从马车上跳下去了,甩开脚丫子追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天色已黑,路上行人稀少,见了这一幕,虽有人驻足观望,可敢管闲事的却没有。

    百灵狼狈的爬出去,第一件事,就是把车上挂着的镇国公府的标志遮了起来,随后捡起阿虎扔下的马鞭,狠狠一甩,揪住缰绳,马车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无比庆幸曾是农家女的身份,少时常跟了父亲驾着车去赶集,不像那些家生子,虽说是奴婢,有体面一些的,和寻常人家娇生惯养的小娘子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马车在青石路上疾驰,等到了国公府时,百灵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百灵姐姐——”

    守门的门童跑过来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快,扶我去怡安堂!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大奶奶被歹人掳走了?”老夫人听了大惊,脸色顿时变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