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想见我?”杨尚书弹了弹衣衫,“那位夫人可问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男子摇头:“没问,就说叫能做主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尚书呵呵一笑,对三皇子道:“佳明县主,倒是比寻常女子有胆色多了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心中微动,道:“看着是个弱不禁风的。”

    杨尚书趁机教导:“这世上,表里不一的人占绝大多数,以貌取人尤不可取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说的有道理。”三皇子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不是小时候了,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亲王,外公有时候却还把他当成不懂事的稚子,难不成,将来他登上那个位置,也要外戚指手画脚吗?

    杨尚书不知道自小疼爱大的外孙别样的心思,对那男子道:“传话对那位夫人说,只是请她来玩几日,至于做主的人,就不必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笑意莫名:“就说,若想知道,将来她夫君会告诉她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转身欲走,三皇子开口道:“外公,人藏在何处,是否安全?”

    杨尚书附耳,在三皇子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那里。”三皇子眼睛闪了闪。

    甄妙走到门边,伸了手想要推门,就见门开了,那丫鬟走进来,笑盈盈问道:“夫人要吃东西么?”

    甄妙转了身,坐回去,问:“你们主子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主子说,只是请夫人来玩几日。到时候会把夫人送回去的,夫人若是好奇主子的身份,将来问您夫君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夫君?

    听了这话,甄妙就明白,这次的麻烦,恐怕是罗天珵引来的了。

    正是他出京办差的时候,不早不晚的把她掳来,这其中定是有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主子不打算见我了?”

    丫鬟点了点头:“我们主子说了,夫人不必太担心。照顾好自己是最重要的。您要是出了什么事,随便扔到那个乱葬岗里,才是冤枉。”

    甄妙咬了咬唇。这是警告她,不要一哭二闹三上吊。不然死了也是白死。

    见甄妙冷着脸。丫鬟转了身出去。不多时,端了一个托盘进来。

    甄妙拿眼瞄了瞄。

    上面放着一碗什锦粥,两个银丝小卷。一碟子木耳炒黄瓜,一碟子清炒山药,另有一只咸鸭蛋。

    “夫人,先用饭吧。”

    甄妙别开了脸:“拿走,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丫鬟劝道:“夫人何必和自己身子过不去呢,再怎么样,也要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甄妙掀了眼皮,平静地道:“我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丫鬟手一抖,差点把托盘摔地上去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听错了,被掳来的夫人太太,不该以泪洗面,绝食抗议吗?吃肉莫非是什么新招式?

    丫鬟心中一凛,小心翼翼打量着甄妙神色:“夫人,您脖颈受了伤,饮食还是清淡些好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拍桌子,挑眉质问:“你家主子不敢见人也就罢了,莫非连肉都舍不得给人吃吗?”

    她脖颈伤了,又不是伤了里边,不吃肉养足了力气,怎么找机会逃命?

    “夫人,您稍等。”丫鬟神智有些错乱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去的时间有些久,甄妙也不着急,凑到窗前往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只看到青瓦灰墙,是个不大的小院子,院子里有一株海棠树,枝繁叶茂,海棠花却凋谢殆尽了,衬得小院子越发萧条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小院子,正因为太普通,让人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她干脆走到门口,伸手推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,她迟疑了一下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甄妙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这小院子连个东西厢房都没有,只有一处矮屋像是厨房,另一侧的矮屋大概就是净房了,而她住的地方,只有一个堂屋,东西二间卧室。

    甄妙有了个大概的认识。之前那丫鬟问她是否用饭,随后不多时就端上来,应该是提前准备好了放在了厨房里,后来她要肉吃,这边的厨房其实并没有动火,所以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去?

    甄妙忍不住诱惑,走到了院门口,透过紧闭院门的缝隙往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外面是错落的花木,随便一处园子常见的景致。

    她寻思了一下,捡了颗石子,越过了围墙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刷刷刷,不知从何处跳下足足四五个人来,皆手握刀鞘,目不转睛盯着院门。

    很好,掳她来的那混蛋,真是够看得起她!

    甄妙甩袖回了屋子,靠着床柱闭目养神,隔着纱布摸了摸脖颈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越证明世子和他们之前有很尖锐的矛盾,把自己掳到此处,是要世子付出什么代价?他会不会有危险呢?

    这么一想,甄妙心中微微刺痛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日子,难道又没了?

    “夫人,用饭吧。”

    扑鼻香气传来,甄妙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丫鬟把饭菜一一摆到桌几上,见甄妙开始动筷子,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——”

    男子冲丫鬟摆摆手,随后侧开身子,露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丫鬟并不认识那人,疑惑的望着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面无表情地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丫鬟福了福身子,默默退了下去,临出院门时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,见那人伸手推了门,而男子则背了身子,双手环抱站岗,忽然就对里面的女子生了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位夫人是谁,更不知道被弄来这里是为了什么,也许是那份镇定沉稳让她有了几分敬佩,她很难想象刚刚进去的人要对她做什么时。她会怎么办。

    丫鬟脚步顿了顿,还是推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甄妙吃下一个捏成桂圆大小的香菜肉丸子,划过喉咙,痛的眼泪都流下来了,拿了浅绿色的手绢擦眼,听到门响,皱眉道:“我还没用完,不必急着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样狼狈的样子,她才不想让一个侍女看见。

    一声轻笑传来。

    甄妙汗毛立刻竖了起来,抬眼望去。筷子上夹着的肉丸子一下子掉了。圆圆的肉丸从桌上滚到地上,骨碌碌滚到三皇子脚边,把他绣着蟒纹的厚底皂靴蹭上了油污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甄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皇子带上了门,大步走过来。脸上挂着笑:“佳明县主。见到本王。很惊讶吧?”

    甄妙看着他,抿唇道:“我不知道燕王怎么会用这种方式把我请过来,算起来。我还该称您一声三皇兄。若是有事要见我,下个帖子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微微一笑:“佳明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用这种方式请你来,自然是有非这样不可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外公不愿与一个妇人多打交道,他却不怕暴露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事情顺利,罗天珵落水而亡,为了保险起见,佳明县主自然也不能留了,一个必死之人,他还在乎她知道什么吗?

    若是罗天珵有命回来,外公要用佳明县主与他讨价还价,他们也自然知道动手的人是谁。为了自身清白,想来佳明县主也不会主动把他来见她的事情吐露半分。

    三皇子想得明白,看着甄妙的眼神就有恃无恐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**的目光,令甄妙头皮发麻,她下意识后退半步,面上不敢露出分毫,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佳明,你恐怕不知道,景哥儿整日在我耳边念你,想要你多陪陪他。”

    甄妙眯了眼道:“总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,三皇兄把我请来吧?那景哥儿呢?当初他在我身边呆了一段日子,乖巧懂事,我也一直惦念他。”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,你们有见面的机会的。”三皇子笑得意味深长,忽然靠近一步,伸了手。

    甄妙警惕地瞪大眼睛,却见他抬手,抚了一下额头,笑道:“佳明,你就安心住段日子,有什么需要就和他们提,我就不打扰你用饭了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施施然走了,甄妙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,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她身上衣衫里里外外都被换过了,通身半点首饰皆无,只有青丝用一条缎带束着,刚刚三皇子要是有什么不轨之心,真的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——”甄妙理了理有些散乱的鬓发,等那丫鬟进来,伸手一指桌几上的饭菜:“都冷了,重新给我换一份来。”

    丫鬟惊讶地扫了甄妙一眼,心道这位夫人心可够宽的了,不过想着她的遭遇,还是有几分同情,点头道:“夫人稍等。”

    她刚走到门边,被甄妙叫住。

    “肉丸子太腻,我要吃鸡,端一整只鸡来。”

    丫鬟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她真是白操心了!

    “夫人稍等,婢子这就去给您端!”丫鬟悄悄翻了一个白眼,扭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久整只的鸡端上来,甄妙把丫鬟赶了出去。等丫鬟进来收拾时,发现几样小菜都没怎么动,那只鸡果然被吃了大半。

    一连几日,甄妙换着花样的点餐,鸡鸭鱼肉快要吃遍了,整个人却极快的消瘦下去,那丫鬟心中诧异,此后她再要吃什么,倒是不再撇嘴了。

    甄妙变得格外沉默,整日里都不出屋子,这样的老实,反而让丫鬟忍不住劝她去院子里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巴掌大小的院子,瞧着也堵心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老夫人派去荆州的人,得到了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世子爷不慎落水,至今生死不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天降腐女1号打赏的香囊,lovecoco2、书友150309134049105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