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良久,才响起罗天珵略带无奈的声音:“祖母,为什么是孙儿的魂儿来看你了,而不是孙儿回来了?”

    老夫人激动起来,看着乍然出现在床头的罗天珵,劈手打了一巴掌:“你这倒霉孩子,回来就回来吧,半夜三更的跑出来,不是诚心吓我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激动,声音就高了起来,红福刚刚担心老夫人,衣服根本没有脱,下了床就小跑着进来了,见到床前多了一个人影,直接捂住了嘴,把尖叫声堵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伺候老夫人许久的大丫鬟,早已经把沉稳刻到了骨子里,不然这么大年纪的老太太,要是因为自己惊叫什么的有个什么好歹,那全家人都要跟着遭殃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淡淡瞥红福一眼,声音平静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红福和杨嬷嬷一样,都是她的亲信,这一点,倒是不必担心的。

    借着朦胧的灯光,红福已经看清那是何人,头也不敢抬,福了福,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罗天珵这才道:“孙儿也是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挑眉:“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罗天珵却没有回答老夫人的话,神情严肃地问:“祖母,皎皎呢?我潜回京城,却听说她病了,刚刚悄悄进了府回了清风堂,没有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看他一眼,知道要不是传出甄妙生病的消息,恐怕孙子还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,不由有些嗔怪。又懂得他的难处,一时之间,不知是该生气,还是庆幸了。

    亲手养大的孙子,祖母还是要站在媳妇后边啊。

    “甄氏她……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紧紧握了拳,薄唇紧抿,不泄露丝毫情绪,好一会儿,平复了情绪问:“怎么失踪的?”

    “辰王大婚,从他府上回来的路上。”老夫人叹气。

    “那辰王——”

    “当日我已经派人去辰王府送了信。这几日辰王府的人也在查找。只是不敢闹大了动静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松开了拳头:“祖母,那您好好歇着,孙儿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利落的开了窗。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夫人追过去。茫茫夜色中。已经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老夫人气得跺脚:“臭小子,还没告诉我怎么回事儿,就跑了!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。她还是露出连日来头一次笑意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大郎是平安回来了,至于大郎媳妇,有大郎在,相信也会转危为安的。

    等等,还没问欧阳泽那孩子怎么样了呢!

    老夫人扶着窗棂看了许久,直到腿脚都站不住了,才缓缓走了回去,这一次躺下,一沾枕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红福悄悄进来,见老夫人睡得沉,替她轻轻掖好了被角,才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躺在书房的榻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佳明失踪了,动用了辰王府的暗卫,这么久连个影子都没寻到,等罗天珵回来,他可怎么说呢?

    他起了身,走到书橱前,站了片刻,鬼使神差的弯腰拉开暗格,从里面拿出一幅画轴,徐徐打开,借着朦胧的光目光温柔地看着上面的人。

    她要是知道佳明出了事,也会担心吧?

    六皇子伸了手,轻轻抚摸着画卷上的美人,那人那笑,渐渐和另一个鲜活的形象重合起来。

    佳明她,该不会遇到那样的事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,怒火就从心底冒了出来,真是该死!

    室内安静,并没有点灯,只有月光透过窗棂倾斜进来,把地面沁染了一层白霜,与壁挂前那颗夜明珠相映成辉,把室内照的并不黑暗,只是那稳定的光忽然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六皇子手一顿,快速把画卷收起来放好,冷眼盯着那夜明珠。它每转动一圈,整个室内光线就跟着从明转暗,再由暗转明,这样足足转了三转,一切又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六皇子走过去,伸手在壁挂的某处按了一下,就听轻微的咔嚓一声,随后他伸手一推,壁挂就被缓缓推开,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。

    这个机关设计的很巧妙,从密道里想进到书房来,必须要书房的人打开机关才可以,而书房的人想进去,则不受这个限制,这自然是为了保障书房主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罗天珵就从一片黑暗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穿了一身黑衣,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,看起来就像是黑暗骤然延伸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六皇子嘴角渐渐露出笑意,伸手一拍他的肩膀:“我就知道,你没事!”

    罗天珵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,带着夜间潮气走出来,先见了礼,然后问:“王爷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瑾明觉得,掳走佳明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礼部尚书,杨裕德!”罗天珵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扬眉,有些兴奋:“瑾明你这次去荆州,带了确凿的证据来?”

    罗天珵望着六皇子,心中嗤笑,果不其然,对于这些皇子们,什么都要给他们的千秋大业让路。

    不过身为一个男人,他深知权力的诱惑,而且两人早已站在了一条船上,心里那丝不爽自然不好流露出来,只是矜持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六皇子眼睛一亮,随后恢复如常,道:“这几日我派了人盯着尚书府和燕王府,都没发现什么异常,不知道他们把佳明藏到何处去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心下失望,咬了牙道:“我去见杨裕德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拦住他:“瑾明,杨裕德定会叫你把证据销毁,向父皇复命说荆州并无异常,才会放了佳明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是扳倒燕王的绝佳机会。一旦错过,就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罗天珵平静与六皇子对视,语气平和,态度却无比认真,“王爷可能不理解,对天珵来说,内子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。什么事都可以重新再来,只有人一旦出了事,就是永远的错过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闭闭眼,良久睁开。叹道:“你说得对。我相信你,想要扳倒燕王,以后我们还会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如果那个人是佳明的话,为此缓一缓。也是值得的。至少。不会让她伤心。

    罗天珵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刚才,何尝不是在试探辰王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有心帝位的皇子,他不求他宅心仁厚。要知道在惨烈诡谲的政治斗争中,宅心仁厚的人很难脱颖而出,但是至少,要懂得尊重追随他的人的底线,兔死狗烹,那是所有拥有从龙之功的人都怕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罗天珵又顺着来时的密道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站在街头,听着远处打更的声音,他驻足片刻,几个起落消失在街角。

    杨尚书同样没有睡好。罗天珵和欧阳泽落水的消息虽然传来,可他心里还是不踏实,总觉得那样一个人真的按着他们计划的丧命,有些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他翻转了几次身,有些口喝,坐了起来,刚要下床,忽然僵住。

    靠窗的桌边,坐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罗世子?”最初的惊恐过后,杨尚书找回了声音,说话还有些颤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罗天珵站起来,淡淡道:“碰运气罢了。”

    杨尚书身为礼部尚书,格外注重形象,家中小妾是没有的,今日既不是初一,也不是十五,想来年过半百的尚书夫人也留不住人,那十有**是在书房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过来,一是怕耽误一刻,皎皎就会多一刻的危险,另一个,也是要杨尚书心生忌惮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杨尚书恢复了冷静,眼底有浓浓的忌惮:“罗世子真是福大命大。”

    “托杨尚书的福。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内子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杨尚书盯着罗天珵,呵呵笑起来:“罗世子夫妻情深,果然名不虚传。罗世子放心,佳明县主正在一处安全的地方,只要罗世子懂得怎么做,到时候,自然完璧归赵。”

    “杨尚书口说无凭,我总要见到内子的信物。”

    “罗世子稍等。”杨尚书摇了摇铃,一个面容平凡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拿来。”

    男子转身出去,不多时进来,手中多了一个匣子。

    “罗世子请看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伸手接过,把匣子打开,露出里面一对桃花钗。

    他眼神一紧。这对桃花钗,还是成亲那年,他亲手雕了送给皎皎的,皎皎到了春夏时节,很爱插在发间。

    看到罗天珵神情的变化,杨尚书满意笑笑:“罗世子,如何?”

    罗天珵看他一眼,紧绷着嘴角道:“明日,我会出现在京城,向皇上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罗世子痛快。”杨尚书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罗天珵从尚书府离开,连夜去见了欧阳泽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要向皇上复命,说没有查出任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暂时还是隐在暗处,等我传了消息再出现,把所有证据呈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欧阳泽连连摇头:“这怎么行,那些证据,都是你找出来的,我只是帮把手罢了。这样一来,岂不是抢了你的功劳,还要皇上斥责你办事不力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把功劳让给你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抢占功劳,我可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笑了笑:“就当帮我一个忙好了。杨家一倒,燕王恐怕就失了圣心,只剩下秀王、桂王和辰王,我实在不需锦上添花,搅进那些事里。”

    欧阳泽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但对方不说,他也不好深问,只得点了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戴花花的鱼打赏的香囊,小小眼manman、热恋^^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据说明天可能进不去作者后台,要是因此断更,就后天补回来,当然,还是祈祷别发生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