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佳明,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三皇子忍着疼,“为什么要往黄泉路上奔?只要你跟了本王,景哥儿会敬你如母,我对你……也是有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甄妙冷笑,“别拿这种话污了我的耳朵,你对我有心?我看你是对所有良家妇女有心吧?”

    骨刀往里面刺了刺,三皇子疼的哎呦一声,不敢再提这回事,劝道:“蝼蚁尚且偷生,佳明,你还年华正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正是人和蝼蚁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佳明,你要知道,就算你一时劫持了我,也插翅难飞的——”三皇子一边用语言分散甄妙注意力,一边悄悄伸了手,骤然去扭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居然没扭动!

    甄妙手中的骨刀倒是刺得更深了,鲜血汩汩流了出来,三皇子腿顿时软了软。

    甄妙冷笑:“三皇兄,我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但用这只骨刀弄死你,还是足够了!”

    三皇子嘴角猛抽,这还叫手无缚鸡之力?那他是什么?

    感觉到三皇子整个重心往她身上靠了靠,甄妙嗤笑:“我还以为三皇兄多大胆量,原来这样就脚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了血就头晕!”三皇子脱口辩解。

    “当日你的王妃遇刺,血洒了一地,也没见你头晕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大为委屈:“我只晕自己的血!”

    甄妙好一阵沉默,良久后才叹道:“三皇兄。做人能自私成你这样,也是够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三皇子所有旖旎心思都没了,恨不得立刻弄死眼前这女人,只可惜经过刚才的失败反抗,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他只要出门,就有两个暗卫隐在暗处保护,只可惜刚刚为了不被打搅好事,把他们留在了外面。三皇子正懊恼着,却被甄妙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心中暗喜。立刻顺从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甄妙一脚踹开了门。

    五月的暖风把连日来的憋闷一吹而光。甄妙眯了眯眼,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阳光。

    两个暗卫立刻从墙头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甄妙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个暗卫面面相觑,随后望着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甄妙把三皇子往后拽了一把,后背贴到了墙壁。骨刀毫不客气的又深了些。又是一阵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后背贴了墙。不再担心背后被人放冷箭,甄妙轻吁了口气,在三皇子耳边轻声道:“让你的两个属下把院门打开。让外面那些看门的都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进来!”三皇子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暗卫打开院门,一下子涌进来四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站在一丈开外。”

    小命握在别人手心,三皇子忙吩咐那些人照做。

    甄妙目光从站成了一排的几人面上一一掠过,随后停在最后一人的身上:“好了,你去墙角抽一块砖头来吧。”

    通常来说,自觉站在队伍末尾的,都是相对较弱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那人迟疑了片刻,三皇子立刻疼的惨叫出声,怒吼:“快去!你们都是死人啊,这祖宗说什么就照着做!”

    那人立刻掉头就跑,到了墙根,下意识的求表现,还特意从砖堆里挑了一块卖相最好的来。

    甄妙满意地翘了翘嘴角,吩咐道:“拿你手里这块砖头,把他们都敲晕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那人立刻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我可不是讨价还价,你手下做事再迟疑的话,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。”甄妙还嫌不够,冷笑着威胁,“你清楚,我一个女子遇到这种事,早就生不如死了,用我这条命换三皇兄你的,那可划算的很。要是咱们都死了,史上大概会提一笔,燕王独好妇人,强掳佳明县主于私宅中,佳明县主性情贞烈,持利刃与燕王同归于尽,保住了清白之身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一听,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。没办法,谁让他之前那事闹得沸沸扬扬呢,二人要真这么死在这,说不定还真会像佳明县主所说这样。

    最让人憋屈的就是,他费了半天劲,别人还可能觉得佳明县主的清白保住了,他娘的凭什么啊!

    “快点啊!”三皇子看着犹犹豫豫的侍卫,气不打一处来,心道,这都是外公的人,他的暗卫才不会这么蠢!

    于是那人立刻应了一声是,走到排在头一个的三皇子厉害又聪明的暗卫面前,一砖头把人敲晕了。

    三皇子暗暗得意。没办法,他的暗卫就是这么听话,要他生就生,要他死,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!

    哦,他到底在开心什么?

    三皇子一脸阴沉的瞧着那人利落的敲晕了一排人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我敲完了。”那人忐忑的望着三皇子。

    “佳明,已经照着你说的做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甄妙悄悄挪动了两步,抿了唇道:“我知道,这里面一定有装晕的,三皇兄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三皇子咬牙:“佳明,你这是难为我?或者实在不放心,把他们的头都割下来?”

    佳明县主要是狠得下心来,一开始就不会用什么砖头了,他倒要看看,她该怎么办!

    “三皇兄果然是人中枭雄,对手下的性命,看得比蝼蚁还轻,不过这样的事儿,我是做不出来的,人命太重,我背不动。”甄妙斜睨着那人,下巴微抬,“麻烦你把他们衣裳扒下来,就在这里烧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当下就有一人手指动了动。

    也许是刚刚被三皇子吼多了,那人只看了三皇子一眼,见他没出声,立刻屁颠屁颠照做了。

    火光升起,浓烟滚滚而上。

    顺着一路的暗记追到这边来的罗天珵仰头望了望浓烟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看着燕王从这里上了船,去了湖心岛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废弃的庄园,本是前朝首辅的别庄,后来那首辅犯了事儿,被诛了三族,刚开始还转了几次手,后来买了宅子的人家都遭了横祸,就此荒废下来,成了人迹罕至的鬼宅。

    许是多年无人打理了,庄园西边占地颇广的小湖是浓得化不开的绿色,遥遥望去,只有一条小船停在湖心岛旁。

    那岛上建了一片宅子,浓烟正是从正中央升起来的。

    罗天珵再顾不得其他,纵身跳入了湖里,往湖心岛游去。

    见堆成小山的衣衫烧得干干净净了,甄妙满意点头,用脚一指:“那个人装晕呢,你再补一下吧,这一次再拍不晕,就把你自己的衣裳扒下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手一抖,下手就有些重了,装晕的那位顿时满脸血,哼了一声,这次是真的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匕首吧?”

    那人忙点头:“有!”

    甄妙抿唇轻笑:“我知道,王府也是要用内侍的,不如让他们转行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立刻有三人眼皮抖了抖。

    他家主子这是从哪里寻来的大杀器,太他妈坑人了!憋屈的装晕还不够,还要被扒光了衣服,到头来原来这还不是最惨的,他们好好的护卫还要去跟太监抢饭碗!这可不行啊,老娘(媳妇)非打死他不可!

    一个心里承受能力稍差的立刻跳了起来,在三皇子诧异的目光中,劈手夺过那人手中板砖,照着自己脑门拍了下去:“属下不想转行,还是自己来吧!”

    砰地一声,人就软软倒了下去,另外两个受了刺激,跟着跳起来,一时之间竟为了争板砖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三皇子很羞愤地道:“这不是我府上的!”

    最终只剩了先前那人站着,小心翼翼去看甄妙。

    甄妙冲他一笑,还没等开口,那人立刻把板砖抡起,照着自己脑袋拍去。

    甄妙遗憾地叹了口气:“本来是想要他把匕首递给我的,罢了,这骨刀用着还算顺手。三皇兄,咱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除了整日悄悄磨骨刀,也多少琢磨出点信息。

    她这住处,充斥着浓郁的泥土湿气,像这种情况,附近必然有水。

    且上次三皇子过来,她夹的肉丸子掉了,滚到他脚边,她瞧见他鞋边还沾有浮萍,且周身都带着水腥味,更像是穿水而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,绝不是正宅,想来看着她的人虽厉害,人数应该不会太多,所以她早就等着三皇子来了,他来了,就是变数,她才有那么一丝机会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他带来了世子出事的消息,她悲痛之余,却更豁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不管生死,她都要回家去,而不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发臭!

    说到底,她不相信世子就这么抛下她了,一定要回去看一眼!

    甄妙推着三皇子慢慢向门口移去,却忽然停住了,眼睛瞪大,死死盯着院门。

    一个人出现在门口,浑身已经湿透了,顺着衣角裤腿往下淌水,头上还挂着水草。

    “皎皎,我来救你了——”罗天珵话说了一半,看清院中的情景猛然停住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进来的方式不对,出现幻觉了!

    “瑾明!”甄妙惊喜的喊了一声,踢开了三皇子就飞扑过去,投入了罗天珵怀里,嘤嘤哭道,“你再不来,我就吓死了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