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被一脚踹开的三皇子捂着脖子也差点哭了,这么彪悍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?他才是要吓死了好吗!

    “皎皎。”罗天珵抱住甄妙,看着她披头散发,瘦骨伶仃的样子,心一下子揪了起来,伸了手轻抚着她的发丝,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心痛又愤怒,强烈的情绪波动反而让整个人如古井深潭,不露一丝深浅,然后,一双寒星般的眸子淡淡看向了三皇子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三皇子觉得呼吸都停滞了,直到罗天珵移开眼,才大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皎皎,闭上眼睛。”罗天珵在甄妙耳边轻声道。

    甄妙浑身一颤,顺从的闭了眼。

    罗天珵对跟着来的两个暗卫道:“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两个暗卫默默走到三皇子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三皇子警惕地盯着罗天珵。

    罗天珵却没有回答,一步步走到那些倒地的侍卫面前,手起刀落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    甄妙闭着眼,睫毛不停的颤,空气中越来越浓厚的血腥味让她有些反胃,可是最终,她依然听了他的话,一直没有睁开眼,随后,落入了一个潮湿却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也许是连日来精神的高度紧绷和心惊胆战,甄妙到底只是个普通女子,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,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女子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,天光早已暗下来。

    玉兰花开的纱帐。双面绣的山水屏风,靠窗的桌案上一个玛瑙盘子,摆着数个香瓜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,只是多了一股挥之不去的药味。

    “皎皎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同样熟悉的声音传来,甄妙才真正找回神智,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世子——”

    罗天珵表情有些紧绷。

    甄妙忍不住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迟疑了好一会儿,才问:“皎皎,你会不会觉得我心狠手辣?”

    甄妙垂了眼帘。盯着自己的手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罗天珵半跪了下去。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忐忑:“其实,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,你看,你现在总算看清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伸出手。搭在罗天珵的手背上。语气坚定:“我知道你不是心慈手软的那种人。但我也知道,你把那些人灭口,是为了保护我。我怕杀人。怕背负着人命过日子,可我不是一个糊涂虫。”

    甄妙凝视着罗天珵的眼睛,轻笑:“你是为了我杀的人,如果要下地狱,那就让我们一起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侍卫的脸已经模糊不清了,但伺候她有一段时日的丫鬟的惨叫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,甄妙抿着唇,想哭,又想笑,最后叹道:“幸亏你来得及时,不然我就把燕王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手一顿。

    甄妙一下子反应过来:“世子,燕王呢?”

    端详着他的神色,甄妙忽然有些慌:“你该不会是把他弄死了吧?”

    当时她以为世子出事,已经抱着玉石俱焚的决心,自然是无所顾忌,可现在不同了,世子回来了,她也回家了,他们还有好长的日子要过,怎么能让一粒老鼠屎糟蹋了呢!

    “你放心,他没事。我只是把他打晕了,让人丢在了隔壁街猪肉张媳妇的炕上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甄妙都有些结巴了,“那,那不是害了人家?”

    罗天珵轻笑一声:“什么害了,那小媳妇趁着猪肉张出门卖猪头肉,好几次私会情郎,已经开始密谋买老鼠药把猪肉张毒死了,我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”

    许久,甄妙才憋出一句话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罗天珵不以为意地道:“下边的人办事,无意间撞见过,当了笑话在酒桌上讲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倒了一杯水递给甄妙:“喝些温水吧。”

    甄妙接过杯子小口地喝,觉得这水都比旁处的清甜,心中更恨三皇子的无耻,咬牙道:“真是便宜他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,让他头疼的事还在后面呢。”罗天珵眼底闪过冷光。只要一想到三皇子打皎皎的主意,若不是皎皎有急智,说不准就被他得逞,就恨不得生啖了他的血肉!

    甄妙目光落在罗天珵粗疏的麻布衣裳上。

    “二婶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有些吃惊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就是前几日,已经出殡了。对外说你生了病,见不得风,放心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除了信得过的,知道皎皎被掳的人已经成了他刀下亡魂,至于燕王和杨尚书,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,皎皎又已经顺利回到了家里,就算想拿此事作乱,也是有心无力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青黛和阿虎呢?”甄妙抓了罗天珵衣袖,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虎摔断了两根肋骨,不过他底子好,养上一段时日就好了。青黛后背中了一刀,还好心脏长偏了,算是捡回一条命,不过恐怕要修养个一年半载才能恢复元气。”罗天珵耐心说着情况,低头亲了亲甄妙脸颊。

    甄妙推他:“二婶刚走,我们守孝呢,让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让他给田氏守孝,想想都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她哄他、骗他、欺他,曾经夺走了他的一切,等她死了,他还要为她披麻戴孝,甚至一年内,都不要妄想和皎皎孕育共同的孩子,这可真是荒唐!

    “世子,无论怎么说,我们还是不得不顾世人的目光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拉起甄妙的手,蹭了蹭,低声道:“是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等到了入睡时分,甄妙看着床上多出来的人。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世子,说好的注意呢?”

    至少半年内,他们是该分房睡的。

    罗天珵躺在甄妙身边,伸手勾住她手腕:“皎皎,我想陪你睡。”

    见甄妙要反驳,忙道:“你放心好了,如今的清风堂,要是还会飞出一只苍蝇,你就找我算账。”

    他父母去的早,而且不知为何。幼时的记忆几乎没有了。父母接连过世的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,都迷迷糊糊的,让他现在老老实实给田氏守孝,是不可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“等天快亮了。我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。一个人担惊受怕那么久。就算回到了熟悉的地方,还是有一种空落落的不安定感,而身边人的气息。则让人真正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甄妙从内心深处,对罗天珵厚着脸皮凑过来也是欢喜的,嗔他一眼道:“你可不许让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保证来无影去无踪。”罗天珵伸手,勾勾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甄妙这才睡了这些日子以来第一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一睁眼,天已大亮,身边早没了罗天珵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,在枕上摸起一根青丝,比她的要硬些,把那根青丝在手指上绕缠着把玩,心中忽然有了茫然若失之感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。”百灵的脸在她上方晃,“您醒了,我扶您起来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甄妙点了点头,由百灵伺候着穿戴好,净面漱口,抬了脚想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——”百灵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百灵,有什么话就说,吞吞吐吐作甚?”

    百灵有些尴尬地道:“大奶奶,老夫人说您病着,就好好休养,不急这一时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我病了。”甄妙喃喃道,转身回了床榻坐下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她还要继续“病”一段日子,才能出门透气。

    “把锦言和白雪带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有一鸟一猫相伴,一天的时间并不算太难打发,等到了日薄西山,百灵匆匆走来:“大奶奶,外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晚饭不回来用了,打发半夏回来跟您说一声。婢子听半夏说,礼部尚书一家都下了诏狱,要满门抄斩呢!”

    “可说了犯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百灵皱皱眉:“婢子也没留心,似乎是因为荆州十里庄发大水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雀儿忽然开了口:“婢子仔细问了半夏,是杨尚书之子贪墨了修筑河堤的银子,结果填筑河堤的竟然是稻草,幸亏有位道士算出十里庄村民有大难,才让村民转移了,后来果然如那位道士所料,只下了一日的雨就决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次决堤伤亡极小,贪墨之罪,处置似乎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半夏呸了一声:“大奶奶您不知道,那杨家父子真是烂了心肠的,就因为怕走漏消息,竟把当初修筑河堤的河工都抓了起来,秘密处死了大半,还在路上设关卡,不许十里庄一带的人往京城来,现在他们一家都下了诏狱,京中人都拍手称快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半夏和你说的?雀儿,你打探的很仔细啊。”百灵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雀儿绞着手指道:“婢子祖籍是荆州人,大奶奶不嫌婢子多嘴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和我多嘴不要紧,只要出去不多嘴就好。青鸽,端一碟梅子糕给雀儿吃。”

    把人都打发出去了,甄妙靠在屏风上理了理思绪,这才知道自己这场无妄之灾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敬德十四年的五月,似乎是个格外多事的月份,礼部尚书杨裕德和其子杨勉被判了斩立决,其他族人,十岁以上男丁尽数充军,女眷则发卖为奴。

    三皇子的母妃德妃得到消息的当晚,就一根白绫了结了性命。

    然后世人都传,燕王疯了。

    五月底时,太子病逝的消息传扬开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丢丢剪剪童鞋打赏的和氏璧。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明天三更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