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朝廷上有了风雨欲来的架势,甄妙依然在“养病”。

    就在她琢磨着是否可以好了的时候,又有大事传来。

    靖北厉王反了。

    靖北厉王一反,那些热热闹闹的花会、诗会自发的就消失了,整个京城似乎都安静下来,当然对还在孝期的镇国公府来说,似乎影响并不算大。

    只是罗天珵回来的时间一日比一日晚了,第二日又早早不见了人影,而欧阳泽则随着紧急从东凌调回来的龙虎将军蒋大勇前往北边平叛。

    昭丰帝身子越发不济了,最近迷恋上了炼丹修道,而被奉为座上宾的,就是在荆州十里庄算出了大雨决堤一事的扶风真人。

    这一日昭丰帝召罗天珵进宫,谈完了正事,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比那些老头子有闯劲多了,老远威候家的大孙子上了折子,主动请缨要去平叛呢,你觉得萧世子如何?”

    罗天珵肃手而立,回道:“萧世子虽年轻,但手上功夫是实打实的,若是当一名先锋官,锐气定会一往无前。”

    前一世,他们可是屡次在战场上交手的,萧无伤可算大周一员猛将了,比起欧阳泽还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昭丰帝似乎很赞许罗天珵对同辈人不吝夸奖的态度,点了点头,忽然问道:“那罗卿呢,可想去战场上一展抱负?”

    罗天珵怔了怔,似乎没料到昭丰帝会问这个问题,片刻后拱手道:“壮志酬国。浴血杀敌,是每个男儿的梦想,微臣自然也不例外。不过能伴在皇上身侧,充当您的耳目,也是微臣的荣幸。一切都由皇上安排。”

    昭丰帝露出连日来第一个笑意:“罗卿确实深得朕心,目前锦鳞卫还离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跪下谢恩。

    很快就是六月底,龙虎将军率领的蒋家军因为不适应北边气候,实力打了折扣,竟连丢两城。

    昭丰帝勃然大怒,认为龙虎将军年过五十。力有不逮。御笔一挥,又派了另一位年不过四十的将军前去增援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传来大周军节节败退的消息,两军在北冰城一带陷入了胶着。

    大周能调动的兵马都已经调动。再从其他处抽调。那就会引起更大的动荡了。战况胶着起来。昭丰帝心情沉重之余,又有种无可奈何之感,加之精神越发不济。更加频繁的召见扶风真人,一时之间,风头竟是无人能及了。

    当暑热渐渐褪去,时间已经滑进了八月,又到了吃新鲜桂花糕时,甄妙这场缠绵许久的“病”才在老夫人的示意下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足足三个月没出门,早上的阳光还不刺眼,甄妙却觉得有些不适应,拿帕子遮挡了侧脸,去怡安堂给老夫人请安。

    她进来时,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给祖母请安。”甄妙欠了欠身,又向宋氏和戚氏行礼。

    等她拜完了,肚子已经挺得老高的田雪向她问好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坐。”老夫人招手,端详着甄妙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色,叹道,“总算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祖母担心了,孙媳不孝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背:“生老病死,原本就不是人力可控的,这也怪不得你,能养好了就好。你二婶过世时,你不能见风,也没送她一程,等一下就去小祠堂,给她上一炷香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甄妙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坐在一旁,听老夫人与宋氏、戚氏闲聊,田雪看起来比田氏在时气色还要舒展,偶尔插言说上几句,老夫人都会笑起来,眼里是显见的慈爱。

    戚氏有些担心的瞥了甄妙一眼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家是由宋氏管着,她因为身体不大好,只管了一小部分,按理说如今甄氏身体大好了,是该把管家权交给她的,可老夫人却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她隐隐觉得,甄氏这一病,老夫人对她的态度看着虽还亲切,却隐隐有些不一样了,究竟是哪里不一样,她说不清楚,可作为一个曾守寡了好几年的人来说,对这种情绪的隐秘变化,却格外敏感。

    戚氏悄悄摇头。她一定是多心了,老夫人向来喜欢甄氏,甄氏病了,对她只有更疼爱的份儿。

    甄妙却似乎没有察觉老夫人的冷淡,静静坐在那听大家讲话,等散了,起了身笑盈盈道:“祖母,孙媳先过去了,等傍晚再来给您请安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瞧着那笑容,心里也不大好受,面上却不露声色:“晚上就不必过来了,现在是非常时期,不用那么多讲究,我早就免了她们晚上的请安。”

    甄妙怔了怔,随后点头:“孙媳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等人都散了,老夫人靠着引枕,一声不响的转动着佛珠,越转心里越烦躁,到最后把那串佛珠从手腕退下,放到了炕几上。

    对甄氏,她是喜欢的,可只要一想到她曾被掳走数日,心里还是免不了膈应。

    甄妙由百灵陪着去了小祠堂。

    “百灵,你守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这种地方,下人是没资格进去的。

    里面光线昏暗,一踏进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檀香味。

    甄妙上了香,老老实实的跪拜一番,起身欲走,手忽然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她属于那种越是受到惊吓越发不出声音来,俗称反应慢半拍的呆子,而且经过被掳的事,再碰上已经完全形成了条件反射,抬脚就狠狠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地上滚了滚,随后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郎?”甄妙吃了一惊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罗二郎眼神凶狠的盯着甄妙,随后转头瞥了香案一眼,冷笑道,“我娘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来祭拜!”

    甄妙冷冷扫了罗二郎一眼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——”罗二郎伸手去抓甄妙衣袖。

    甄妙从袖子里抽出一支闪着寒光的匕首来:“罗二郎,你再放肆,就不是被踹一脚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罗二郎呵呵笑起来:“怎么,你要刺我吗?你来啊,有本事让满府的人都看看,反正我是光脚不怕穿鞋的。”

    甄妙冷眼打量着罗二郎,摇头叹息:“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?我要是你,都不好意思到二婶这儿来!”

    她抬脚往外走,身后传来罗二郎阴恻恻的声音:“大嫂,你根本没病吧?”

    甄妙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罗二郎冷笑:“你肯定没病!”

    甄妙转过身,缓缓走过来,抽出帕子垫着手,拍了拍罗二郎的头:“我知道你疯病又犯了,别任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了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,把帕子递给百灵:“这帕子脏了,把它烧了吧。”

    回了清风堂,甄妙先洗了澡,把一身晦气洗没了,然后喊来青鸽:“把腌制好的桂花酱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要做桂花糕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甄妙调好了桂花蜜,花了一个半时辰,做成了两盘卖相漂亮的桂花糕。

    “把这一盘送到老夫人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百灵装好了桂花糕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大奶奶院子里的百灵姑娘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正坐在小杌子上,陪老夫人聊天。

    老夫人侧过脸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百灵给老夫人请安。”百灵生的灵秀,性子也伶俐,瞧着就喜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声音和缓:“有什么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做了桂花糕,让婢子给您送来。”

    没等老夫人发话,百灵就麻利的把还热气腾腾的桂花糕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回去跟大奶奶说,她身子刚好,就别做这些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百灵未语先笑:“老夫人,我们大奶奶身子一好,能做吃食孝敬您,比往常开心了许多呢,这一开心啊,身子就会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终于笑了:“这丫头,真会说话,红喜,送百灵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红喜心领神会,等出去了拿了一个银锞子塞给百灵。

    对于老夫人的赏,百灵大大方方就收下了,道了谢回了清风堂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着那盘子还温热的桂花糕叹了口气,心里琢磨,那孩子不是个心思多的,该不会还没看出自己的冷淡吧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竟有些不忍想她发现后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杨嬷嬷垂下头,抿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老夫人啊,下定决心要疏远大奶奶,这才一碟子桂花糕就动摇了,难怪都说,老小孩变得比小孩子还快呢。

    “你说,她这又是何必呢。”只有对着知道内情的杨嬷嬷,老夫人才能吐出只言半语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心思纯厚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轻哼了一声:“我还缺这一碟子桂花糕吃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老夫人当然不缺。我记得大奶奶做的桂花糕要比寻常的香软些,干脆向老夫人讨个赏吧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睃她一眼,抖了抖嘴角道:“想吃就拿吧。”

    见杨嬷嬷真的毫不客气,拿了一块桂花糕吃起来,吃完了又伸出手,老夫人咳嗽一声:“罢了,孩子巴巴做好的,我好歹也尝一口吧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心中暗笑,拿帕子包好一块递给了老夫人。

    甄妙却只吃了一块桂花糕,就丢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罗天珵这一日回来的早些,见盘子里的桂花糕剩了大半,敏锐地感觉到甄妙心情不好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:“是不是去请安,祖母她——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月底最后一天,求粉红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