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知真说完,捏着衣角,小心翼翼看老夫人脸色。

    嫡母死了,父亲眼里从来没有过她这个女儿,长兄她隐隐猜着是犯了什么错,被赶出了府。她不像五郎,是嫡出,又是男孩,只要安安分分的,自然有好前程。

    她快十岁了,为嫡母守孝三年,虽然实际上只有二十七个月,可等出了孝期,也是十二三岁的少女了,到时候,谁又会管她呢?

    说起来,也只有祖母,平日虽对她不曾另眼相看,至少也没有明显的嫌弃,这两年她好好奉承着,说不定会博个前程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年她冷眼旁观,也算看出来了,这女子只有嫁对了人,才有舒心的日子过,像大嫂,还有三嫂。

    见老夫人瞧过来,罗知真下意识地屏住呼吸,摩挲了一下身上的月白素面小袄。

    老夫人见青瓷碗里的汤圆起起伏伏,大小不一,但一个个圆滚滚胖嘟嘟的,显见也是用了心的,不由一笑,道:“真姐儿都会做汤圆了,真成了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罗知真脸顿时亮了起来,捧起青瓷碗:“祖母,孙女伺候您吃吧。”

    人上了年纪,本来就喜欢吃软糯的东西,今日又是元宵节,老夫人宴席上虽那么说,不过是给甄妙台阶下罢了,此刻见了孙女亲自包的汤圆,哪有不赏脸的,当下就对红福吩咐道:“先给三姑娘搬个小杌子来。”

    红福利落的搬来座椅,又一转身拿来了软巾:“老夫人。您先净手吧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似乎有些急了,一下子碰到了罗知真的胳膊。

    罗知真毕竟年幼,这么一碰,顿时没有拿稳,碗就打翻了。

    还冒着热气的汤圆一下子泼到地上,溅了罗知真裙边鞋面上都是,还有一些汤水洒在她手腕上,当时就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婢子该死,请老夫人责罚!”红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诧异地挑眉。

    红福跟了她多年了,最是稳重。这么冒失。几乎从没有过。

    “真姐儿烫着没?”

    罗知真忙摇了摇头:“祖母,我没事儿,走了一路,汤水已经不烫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见罗知真手腕没有发红。微微松口气。看着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红福。到底是给这位大丫鬟留了脸面,沉声道:“还不快带三姑娘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老夫人和三姑娘不怪罪。”红福忙爬了起来。去扶罗知真。

    罗知真摆了摆手,转身走到桌边,打开食盒,端出一只一模一样的青瓷碗来。

    “孙女力气小,怕路上洒了,还备了一碗。”

    红福神色一僵,低着头不敢抬起来,手却悄悄攥紧了。

    昨日,大奶奶私下找到她,嘱咐她要多多注意老夫人的饮食,还特意提起,汤圆黏性重,老夫人牙口不如以往,要是想吃,一定要想法子劝阻了。

    她虽觉得大奶奶有些小题大做,可当丫鬟的,一步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,所以看着三姑娘端来汤圆孝敬老夫人,就狠了心,冒着被责骂的风险,把那一碗汤圆给解决了,可谁曾想到,三姑娘居然还备了一碗,她要是再有什么动作,恐怕就不是责骂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——”罗知真捧着碗,眼中有着不自觉的哀求。

    她很怕,迈出的第一步,就这样夭折了。

    她想起大嫂过门那一年,她当了出轿小娘,本该是风光露脸的事儿,却因为大嫂的不配合,害她丢了大脸。难道说,一个庶女,想要成事儿就这么难吗?

    她眼睛里有泪水悄悄打转,老夫人见了,暗暗叹口气,道:“红福,你今日是怎么了,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把地上清扫干净。”

    说着冲罗知真招手:“来,让祖母尝尝真姐儿的手艺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罗知真露出明媚的笑容,小心翼翼捧着碗,特意远远绕开了红福,用勺子舀起一个汤圆,送到老夫人嘴边。

    她舀起的这个汤圆大小适中,老夫人有意给孙女几分脸面,一口吃下。

    谁知意外就这么降临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笑意忽收,捂着脖子开始喘不上气来,很快地,脸色就发青了。

    罗知真手中的碗一下子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红福本来还半蹲在地上收拾,听到动静抬了头,见到老夫人的样子,吓得花容失色,大喊道:“杨嬷嬷,红喜,你们快来啊,老夫人噎住了——”

    耳房里候着的数人顿时冲了进来,杨嬷嬷一马当先,看清老夫人模样,脸色大变,一边往老夫人跟前跑,一边问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红福声音都抖了:“老夫人吃汤圆,噎着了!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叫大夫!”杨嬷嬷劈头对不远处的丫鬟吼道,手上也没闲着,扶着老夫人拼命拍打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口汤圆噎在喉咙里,上不来也下不去,脸色开始由青转紫,只听到呼哧呼哧愈加急促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罗知真直接就吓傻了,这时候反应过来,后退几步,捂着嘴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屋子里一片混乱,自然是没人管她。

    甄妙正好进了院子,忽然一人扎进她怀里,定睛一看是罗知真,不由问道:“真姐儿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知真却看也不看甄妙,推开她就跑了。

    甄妙脸色一变,已经意识到不对,箭步冲了进去,看清室内情景,不由大骇。

    “杨嬷嬷,让我来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,甄妙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,什么都顾不得想,一把推开杨嬷嬷,站在老夫人身后环住她的腰,一手握拳抵住老夫人胃部,另一只手抓住拳头,用力快速的往内里向上击打。

    红喜大吃一惊,忙上去拦:“大奶奶,您这是干什么,这样老夫人受不住的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一脚把红喜踹出去老远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她手上没闲着,重复着刚才的动作,红喜还想上去拦,却被红福拉住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红福现在对甄妙有了种说不出的信任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听哇的一声,老夫人一张口,一个还完完整整的汤圆就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甄妙几乎是虚脱般的松了口气,浑身已经被汗湿透了,后退几步,无力的坐在绣墩上。

    杨嬷嬷扶着老夫人,连连念着“谢天谢地”。

    这时府上大夫赶过来了,处理着后面的事儿。

    甄妙歇过来,问红福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她在屋子里,总觉得有些不踏实,想想曾经看过的故事书,许多被料定要出事的人,千方百计避开,总是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,心就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说世子的托付,她嫁进来三年了,就算现在老夫人对她有了些芥蒂,可日复一日建立起来的感情却不是骗人的,要是老夫人出了事,她要自责一辈子,与其事后后悔,不如现在严防死守。

    甄妙想了,她今日就厚脸皮一回,大不了说世子离开后一个人过元宵节难受,在老夫人这里赖上一晚。却没想到这么快,老夫人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三姑娘端了汤圆来孝敬老夫人,谁知道老夫人只吃了一口,就噎住了。”红福哭的满脸是泪,要是老夫人真的出了事,她们贴身大丫鬟肯定是要陪葬的。

    甄妙目光凌厉地扫了红福一眼。

    红福知道甄妙恼什么,咬着唇道:“今日也真是巧了,三姑娘第一碗汤圆被婢子不小心碰洒了,谁知道三姑娘带了两碗来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这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想到刚刚罗知真哭着冲出去的样子,脸色微变,扬声道:“来人,快去找找三姑娘!”

    除了杨嬷嬷,以及红福红喜两个大丫鬟留下伺候老夫人,其他丫鬟婆子都被甄妙打发出去了,想了想不放心,吩咐青鸽和雀儿:“你们也去找找,尤其是湖边、假山、花棚等背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这边因为汤圆已经吐出来了,倒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上了年纪,又经过刚才一番折腾,已经陷入了沉睡中。

    等大夫走了,甄妙就对杨嬷嬷道:“以后就要杨嬷嬷多费心了,祖母上了年纪,一些糯米做的东西最好就不要吃了。红福她们不好劝,您的话,祖母还是听的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连连点头:“也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是有些疑心的,今日的家宴上,就没见着汤圆的影儿,大奶奶莫非未卜先知不成?

    也幸亏有了她,老夫人才没有出事,等老夫人醒了,对大奶奶那点心结恐怕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红福同样是心中称奇,望着甄妙的目光崇敬又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丫鬟匆匆跑进来:“大奶奶,不好了,三姑娘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心中一沉:“三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丫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气喘着道:“三姑娘砸开了碧波湖的冰窟窿跳了下去,幸亏被雀儿姑娘救了上来,现在人还昏迷不醒呢!”

    甄妙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咆哮而过。见过添乱的,没见过这么添乱的!

    她起了身:“杨嬷嬷,祖母这边您先守着,我去看一看三姑娘。”

    甄妙走了不久,老夫人醒过来,听杨嬷嬷讲了后面发生的事儿,眼圈红了:“大郎媳妇呢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和朋友约好吃自助,结果她有事明天不能去了,然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。。去哪找一个和我一样,吃自助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的小伙伴啊!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