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这封信随着整理好的一个大包裹一起送到了北边,知道是罗将军媳妇送来的,众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没办法,当初世子带来的牛肉干太好吃了,据说就是他媳妇做的!

    罗天珵护住了牛肉干没护住信,被萧无伤抢过去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看,牛肉干也顾不得管了,冲上去把信夺过来。

    萧无伤得意地道:“看到没,这一招就叫围魏救赵!”

    “萧将军干得好,这块大的牛肉干就归您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瓜分着牛肉干,罗天珵捧着滴血的心,躲到一边把信小心翼翼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?”

    只看了开头这么一句,就像飞来一只小蜜蜂,在他心头轻轻蛰了一下,又疼又麻,让他一时之间忘了往下看,脑海中只有甄妙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头发一直那么长……这是说,想立刻见到他吗?

    呵呵呵呵,他就知道,他家皎皎舍不得他!

    场面一时有些诡异,所有人连含在嘴里的牛肉干都忘了嚼。

    他们的罗大将军,人称玉面阎罗的杀神,居然会傻笑!

    有人捅了捅萧无伤:“萧将军,罗将军怎么了,您跟他最熟,去看一看啊。”

    萧无伤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信上难道有什么精神攻击?

    罗世子,我来救你!

    他走过去,伸手在罗天珵面前晃了晃。见他依然傻笑没有反应,劈手把信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罗天珵如梦初醒:“混蛋,快把信还给我!”

    他冲上去只夺下来最后一页,萧无伤一眼看到那首小诗,一下子怔了,叹道:“罗将军,佳明县主好文采啊!”

    罗天珵同样一怔。

    文采,这是什么鬼?他媳妇有吗?

    哦,不对,刚刚那首诗的开头。确实挺美的。美得他心里都冒起了泡泡。

    后面是什么?

    该死的萧无伤!

    “萧无伤,把信给我!”

    “罗将军,欺负我们都是孤家寡人啊?啧啧,我真没想到。佳明县主深情如斯。文采如斯。竟写得如此好诗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,围上来纷纷问道:“写了什么,写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萧无伤!”罗天珵一字一顿。语气里满是威胁。

    萧无伤摊摊手:“你们看,罗将军不许我读呢,我可不敢硬来,不然等会他痛揍我一顿,你们这帮混小子肯定是搬了马扎过来围观叫好!”

    “切,萧将军,您怕罗将军,干脆直说嘛!”这是心里痒痒想知道信上写的什么,熟练用上激将法的。

    还有的长叹一声,泪眼汪汪望着罗天珵:“将军,我长这么大,别说媳妇了,连女人的小手还没拉过,战场上刀剑无眼,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呢,要是真的交代在这里,唉,连个家书是什么模样的,都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二愣子,瞎说什么呢,别乌鸦嘴!”有人推他一把,随后抱住罗天珵大腿,“罗将军,我也是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罗将军,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,那家书上写了什么诗,就让萧将军读一读呗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抬抬腿,想把抱住他大腿的混小子踢飞,那人却像牛皮糖般,死赖着不动。

    他扫一眼,见一群人一边嚼着牛肉干,一边可怜巴巴望着他,不由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真是够了!

    他就说不该那次围攻战,把这群混蛋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!

    他的牛肉干,他的信,什么时候成公共的了?

    无奈叹口气,对萧无伤道:“只能读诗啊,别的不许读!”

    萧无伤与那群人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色,抖了抖信,语气低缓地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得怔住了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这首小诗语句直白,并没有什么惊才绝艳的辞藻,可它恰好无比贴切的符合了每一个人当前的心境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在想,当他们在战场上浴血杀敌时,若是有一个女子,远在千里之外,如此惦念着他,殷殷盼着他归来,那么,是不是面对敌人的刀光剑影时,会更有勇气一些?

    “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?此身君子意逍遥,怎料山河萧萧。”有人喃喃念着,悄悄红了眼。

    他握了拳,语气坚定地道:“我的妻子怀孕才三个月,我就被调来了这里,我一定要努力活着回去,不能让孩子没出世就没了爹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我自小定的娃娃亲,好不容易等未婚妻长大了,不能便宜别人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俺,还有俺,俺媳妇说了,俺要是不争气,不能活着回去,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娃过不下去的,只能改嫁了,到时候就有别的男人睡俺的媳妇打俺的娃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说起来,神情却越发坚定。

    萧无伤把信还给罗世子,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看啊,罗将军,佳明县主这首诗,给他们带来了更坚定的信念呢,有这帮舍不得媳妇的混小子在,还愁打不了胜仗吗?”

    罗天珵心中又酸涩又得意,紧紧捏了信,点头:“是啊!”

    说完忽然顿住。

    等等,刚刚是哪些混蛋说连女人的小手都没摸过的?

    见罗天珵杀气外露,一群人忙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“给我回来,我打不死你们这群臭小子!”

    见人都跑远了,罗天珵低了头,斜靠着一棵大树读起信来。

    当读到“偶闻小诗一首”时,罗天珵翘着嘴角想,他家皎皎就是谦虚,自己触景生情,作了一首思念我的小诗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。偏偏说是听来的,他上一世自诩风流才子,什么诗没读过,可从来没听过这一首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,或者也是在情理之中,这首小诗以极快的速度在军中流传开来,且可以明显感到,军中士气鼓舞,一改因气候不适应影响的势气。

    三日后,罗天珵率军主动出击。一举夺下了被靖北军占领的黒木城。把敌军逼退了上百里。

    这一仗,有人流血,有人长眠,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母妻儿。但更多的人看到了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罗天珵近乎诡谲的领兵作战能力显露了锋芒。彻底奠定了他在军中仅次于龙虎将军的地位。他的声势,甚至已经掩盖了那位领兵多年的老将军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传奇的战役。总是伴随着传奇的故事,不知是哪个说起了佳明县主那首小诗。

    说罗将军正是因为收到妻子的来信,与将领士兵们共勉,才有了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。

    而当金戈铁马被镀上一层桃色时,恰巧符合了人们的心理,这传播速度,就是始料未及的了,甚至送往京城的捷报中,还特意提到了此事。

    昭丰帝大喜,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赞道:“罗卿实在是百年难出的将星!”

    众臣自然是一片贺喜声。

    收复疆土,这样的功绩,确实容不得任何人说一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而甄妙那封家信带来的风潮也飞速的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等昭丰帝回了后宫,赵皇后道:“皇上,臣妾听说,这其中还有佳明县主的功劳?”

    “这个朕就不知道了,不过佳明县主和罗卿,确实是天作之合。”

    赵皇后掩口一笑。

    “皇后怎么关注这个?”

    赵皇后斜睨了昭丰帝一眼,才道:“镇国公老夫人刚刚才进过宫,提起一件事呢。”

    昭丰帝听完,挑了挑眉:“镇国公老夫人居然说佳明是罗卿的福星,若是伴在他身边,能化险为夷?”

    “是呢,老夫人还说,早在半个月前,佳明就心有所感,罗将军定会打一场大胜仗的,如今您看,可不就是应验了?”

    赵皇后这么卖力,一是顺手推舟做个人情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是防着方柔公主的母妃,曾经的蒋贵妃蒋玉环。

    蒋玉环是龙虎将军之女,龙虎将军这一去北边,她的位份虽没有升起来,可皇上已经翻了几次牌子,一改之前打入冷宫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老东西在北边节节失利,要真是打了胜仗,蒋玉环重新回到妃位,就是近在眼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被蒋玉环压制了十来年的赵皇后,当然不想再看到这种局面,所以罗天珵越风光,龙虎将军越失意,她越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“朕去问问扶风真人。”昭丰帝抬脚走了。

    赵皇后并不以为意,这么多年,她早歇了能怀孕生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侄女嫁给了六皇子,要说以前还没有什么想法,自从三皇子疯了,却无法不动心了。

    成年皇子,只剩了三位,那么,她为什么不能助六皇子争一争?到时候她的侄女是皇后,将来的太子流着一半赵家的血,也算能弥补她一生无子的遗憾了。

    皑皑白雪,红梅独放,身着雪裘的君浩跪坐在琴案前,轻挑慢捻,调子断断续续,渐渐的流畅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莹白,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,抚在琴弦上,却像起舞的精灵。

    安郡王立在亭子外听着,等琴音止住,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“君浩,这曲子从未听你弹过啊,听来甚是婉转动人,还带了一股激荡之情。”

    君浩抬眼看他,最终淡淡道:“是为京中流传甚广的一首小诗,谱的新曲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啤酒沫、cindyj1808两位童鞋打赏的和氏璧,两更,我又欠了两更!!感谢书友150309134049105、隨風_遠去、熱戀^^、安芽寶貝、子夜暗香、舞衣水榭打赏的平安符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