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甄妙真的是有些目瞪口呆,她居然成了特使之一,可以随着运送辎重的队伍,前往靖北慰问将士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就是欣喜,欢天喜地的准备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反而是老夫人有些无语,神情复杂地对杨嬷嬷说:“大郎媳妇是不是心太宽了,她都不打听一下自己怎么成了特使的,而且去战场上,竟没有一点胆怯之心?”

    虽说让甄妙去战场,是老夫人的主意,可昭丰帝真的下了旨,老太太反而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她年轻时上过战场,那是因为有功夫在身,大郎媳妇娇滴滴的,要是有个什么闪失,那就追悔莫及了。

    杨嬷嬷宽慰道:“大奶奶牵挂世子呢。且她去了,也是留在后方城里,不会上前线遇到什么危险的,老夫人您放宽心吧。说不定啊,等世子和大奶奶回来时,您就能抱上重孙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这才神色舒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想要甄妙北上,一方面是因为甄妙那神奇的梦,让她觉得多少对罗天珵有用处,说不定哪次遇到危险前,就又能梦中示警了呢。还有一个原因,则是一旦两军开战,往往都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,有的时候,一场战争经年累月的打,出去时是少年郎,回来已经人到中年的也不在少数。大郎夫妇连个孩子都没有,哪经得起这样的消磨。

    但愿此去,能得偿所愿吧。

    甄妙此去,当然不能空着手。而是要把京中女眷募捐的首饰换成的物资,以及缝制的棉袄棉裤等物以皇后特使的身份带过去犒劳将士。

    这自然不是短短时日就能准备好的,利用这段时间,她也准备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绫罗绸缎,华贵的首饰,自然是不用考虑,皮毛等物则装了几箱子,之后就是准备各种易带的吃食。

    比如苹果,切成了片制成了苹果干,还做了几坛子橘子酱。北边这个时节吃不到青菜。就把暖棚里的青菜沥水晒干,做成了菜干,等吃的时候拿开水泡一泡,虽不能算新鲜。但也有独特的嚼劲。在北边的冬日。应该算是难得的美味了。至于牛肉干、猪肉脯等物,更是做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甄妙就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。不停的囤积着食物,等她终于歇口气时,出发的日子也近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敬德十五年初春,天还冷得吓人,树枝上结着冰凌,地面一层积雪,路上行人寥寥,甄妙则坐在围得严实的马车里,跟着长长的队伍,缓缓离开了京城。

    这次出行,不是游玩上香,不好多带侍女,甄妙思来想去,只带了养好了身体的青黛和稳重的白芍,行了几个时辰,就招呼二人一起打叶子牌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听着马车里传来的欢声笑语,这次运输队伍的将领萧墨羽悄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萧墨羽出身远威侯府,是萧无伤的小叔叔。

    侯府到底是不放心初出茅庐的嫡长孙,把萧墨羽派了出来。说是小叔叔,其实也才二十多岁,因为一些原因至今未娶,乃庶子出身。

    “去跟佳明县主说一声,请她下车用饭。”他侧头对身边副将道。

    这种娇滴滴的贵女,想来用不了多久,就要叫苦连天了,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,派了女眷充当特使随军出行。

    “县主,请下车用饭。”那副将还不到二十岁,犹带着少年的青涩,知道这马车里坐着的是写下近来那首脍炙人口的小诗的人,还是身份尊贵的县主,不由有些紧张,又有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帘子掀起,露出一张严肃的侧颜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副将暗暗吐了一口气,心道这位县主还真是严肃的人,难以想象会写出那样柔情的诗句来。

    不过相貌……是顶好的。

    几乎出于男性的本能,这念头就在他脑海里打了一个转。

    接着车门帘被掀起,利落的跳下一个青衣丫头来。

    再然后一个月白衣裳的女子动作优雅的下了车,她抬了头,往这边淡淡一瞥,矜持地冲副将点了点头,随后转了身伸出手。

    副将不由自主的抱拳施礼:“小将参见佳明县主。”

    白芍原本沉稳的动作打了个折扣,手不由一顿,想明白那人是认错了,尴尬地扯了扯嘴角,却不好回头解释,继续伸出手来,朗声道:“县主,请下车。”

    副将差点从马上栽下去,因为太诧异不小心喘岔了气,激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一只白若凝脂的手伸出,修长,纤细,完美的就像一件艺术品,让人迫不及待的想一睹主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上身穿着牙白色小袄,下身系着青色百褶裙的甄妙扶着白芍的手,动作轻盈地下了马车,随后嘴角含笑向副将投去一瞥。

    副将脸腾地红了,颇有几分手足无措,慌张向甄妙行了礼,又飞快睃了面无表情的白芍一眼,策马就逃回了萧墨羽身边。

    萧墨羽牵着缰绳望天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”副将涨红着脸,尴尬地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这你也能认错,心眼是长在屁股上的吗?别说你是我的副将,丢人!”

    副将这下子不脸红了,不服气地嘀咕:“谁让县主身边的一个丫鬟,比我平日见的姑娘家还要气派了。”

    萧墨羽毫不留情地嗤笑:“你见的姑娘家?就是住你家隔壁猪肉张的女儿?你的青梅竹马?”

    副将额角青筋冒了起来:“将军,没有这么打脸的啊,张二丫才不是我青梅竹马嘞,那次在猪肉张家里发现燕王,那丫头拿着杀猪刀差点把燕王剁了呢!”

    说到这,忍不住回头,寻找白芍的身影。

    心道,哪像人家,虽然只是个丫鬟,却举止温雅,沉稳大方呢!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白芍,副将一下子从马上摔了下去,狼狈的爬起来揪着缰绳想重新上去,那匹马嫌弃地打了个响鼻,居然抛下主人自顾走了。

    副将表情僵硬地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白芍心中好笑,面上不动声色,把一个食盒递过来:“这是我们县主准备的一些吃食,请您和萧将军尝尝。”

    副将伸手接过来,一个“谢”字还没说出,白芍已经福了福身子,扭身走了。

    他抓着食盒走到萧墨羽那里:“将军,佳明县主送来的吃食。”

    萧墨羽扫了一眼做工精致,木料名贵的食盒,冷笑:“你自己吃吧,我没有那么讲究。”

    那盒子里定是各类果脯点心,佳明县主恐怕还以为是出来踏青吧,真希望再过几日,别在半路上要他去买零嘴儿。

    “那,那属下就吃了啊。”副将吸吸鼻子,已经闻到里面传来的肉香味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盖子。

    上面一层码着切的薄薄的卤牛肉,牛筋那里几乎透明,还有切的均匀的云华火腿,一边是酱色,一边是深红色,拼在一起,煞是诱人。

    萧墨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果脯呢?还有点心呢?

    她一个贵女,出门带的为什么是卤牛肉和火腿!

    他捏着硬邦邦的干粮,狠狠啃了一口,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副将兴奋地脸都亮了,先抓了几片卤牛肉塞进嘴里嚼着,又小心翼翼打开下面一层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里面居然是一只猪蹄,被一分两半。

    “将军,猪蹄还是热乎的呢!”他拿起半只就啃了起来,全然不顾满嘴油渍。

    热的猪蹄,热的猪蹄,热的猪蹄……

    萧墨羽只觉眼前全是半只半只的猪蹄在旋转,暗暗咽了咽口水,眼见副将那半只猪蹄已经快吃完了,狠狠咳嗽一声,问:“池副将,猪蹄真的是热的吗?”

    池副将捏着猪蹄,一脸茫然地点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热的,将军,我不骗您。”

    萧墨羽挑着眉:“我尝尝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池副将忙把剩下的半只猪蹄用铺在食盒底的油纸包好递过来:“您一吃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萧墨羽接过来,狠狠咬了一口,满足的叹息:“确实是热的。”

    池副将眨眨眼,这才回过神来,气得结巴起来:“将军,您,您……”

    萧墨羽淡淡一笑,一擦嘴角的油渍:“也不必谢我。哦,那卤牛肉,是不是热的?”

    池副将忙护住了食盒:“这个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

    池副将猛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尝尝,是不是冷的。”

    池副将……

    甄妙送猪蹄的举动,大大取悦了萧墨羽,以至于车马在小镇整顿停留时,居然主动遣池副将去问:“县主有什么要买的东西么?”

    白芍把采买单子递过来:“麻烦池副将了。”

    池副将一扫单子上的东西,心花怒放,乐颠颠的就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向北,虽然已经是仲春,天却越发的冷了。

    北边人烟稀少,渐渐地,露宿野外的次数就多了。甄妙马车上有小炉子,吃些热的糕点还方便,包括萧墨羽在内,大部分时间都是啃着硬邦邦的干粮,在野外架了锅,能喝上一碗野菜汤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车队停下来生火做饭,甄妙下了马车,身后跟着白芍,提着一个蒙着细布的篮子。

    “县主这是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怕再断网,把大中午写的发了出来,联通的网真心不靠谱,这个时间,忽然饿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