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萧无伤眼都瞪圆了:“佳……佳明县主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他说着脸色大变:“你,你怎么跟我小叔一起来的?罗将军知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萧墨羽气得脸一黑,心道这混小子到底在说个啥?碍于甄妙在场,又不好意思发作。

    甄妙也觉得萧无伤这话问的古怪,道:“他应该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她随着运送辎重的车队前来,不可能还会提前传书吧?

    就像北冰城接到运送队伍到了的消息,也只是运送队伍这边提前了两日派出轻骑来报信而已。

    “佳明县主,你对罗将军,实在是太好了。你这次来,是偷偷过来的吧?你放心,我小叔是好人,不会把你的事儿说出去的!”

    萧墨羽终于忍不住打了萧无伤一巴掌:“胡说什么呢,佳明县主是皇后娘娘的特使,随军来慰问将士的!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萧无伤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随后给了甄妙一个敬佩的眼神,心道,瞧瞧,娶媳妇还是要娶佳明县主这样的,想来看自己相公,还混上了皇后特使,就这么名正言顺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相迎的士兵,早从这番对话里知道了甄妙的身份,一个个神情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来的原来是罗将军的媳妇,太好了,牛肉干来了!

    甄妙悄悄踮了脚往后看了看,没见到罗天珵的身影,心下有些失望,随着人群往城里走。忍不住问:“萧世子,瑾明呢?”

    “罗将军这些日子都在黒木城。”萧无伤道。

    黒木城是刚收复的失地,要安排的事情多的吓人,他也是接到消息后,快马加鞭赶回来的。

    似乎是知道甄妙关心什么,萧无伤接着道:“黒木城刚刚收复,还时不时有奸人作乱,咱们队伍就在北冰城安顿下来好了,我这就让人送信,告诉罗将军一声。”

    黒木城离北冰城有一段距离。一来一去。快马加鞭,也要一日的工夫。

    长途劳顿,甄妙实在是乏了,痛痛快快洗了热水澡。沾了枕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片住了不少军属。几个妇人凑在一起。悄悄议论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京里来的贵女呢,还是什么皇后特使,啧啧。原来女子也能这么风光!”

    “风不风光我不知道,你们看她娇娇弱弱的样子,哪像是受得了咱这边冷天的,别像铁牛买来的媳妇,外地人,来了咱这边不到一年,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有个妇人忙推她一把:“快别说了,人家身份贵重,要是被听到了,可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扯了扯嘴角,不吭声了,站起来把水往地上一泼,就是一层冰。

    她男人原是镇守边关的蔡总兵身边一个副将,厉王一反,昭丰帝斥责蔡总兵监察不力,撤了他的总兵之位,连带的,她男人从此也坐上了冷板凳。因此,对这些京城来的将军及家眷,她心里是很反感的。

    青黛恰好推了门出来,一脚踏在冰上,脚底一滑。

    妇人低了头,掩饰眼角的得意。

    任你是什么贵女,来了这里,也只有适应环境的道理,出了丑,就怪不得人了。

    青黛察觉脚底有异,身子跟着往前倒去,一个纵身,轻盈地跃了起来,在空中乳燕般翻了个身,轻飘飘立在了台阶上,随后面色平静的往这边投来一瞥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个妇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良久,其中一个妇人咬了唇道:“那丫头是有功夫吧?”

    另一人忙点头:“可不是,我冷眼瞧着,竟是比姚大姑娘还要强呢。”

    提到姚大姑娘,几个妇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一人压低了声音道:“姚大姑娘此刻还在黒木城吧?啧啧,她一个姑娘家,就真敢上战场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嗤笑道:“你懂什么,要我看,姚大姑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,听我家那口子说,姚大姑娘可是和那位玉面将军,并肩作战数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位贵女,不就是玉面将军的媳妇么,这下子,该有热闹瞧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有几分瞧热闹的意思,彼此间,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    要说她们对甄妙有什么深仇大恨,那是没有的,只是女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微妙,她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靖北人,就算家世好的,肌肤也没那么细腻,举止也没那么优雅,这忽然来了个天仙般的人儿,连身边丫鬟形容举止都把她们比了下去,心里有些不舒服,想看看笑话,那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甄妙一觉醒来,天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她用了一碗加了红枣熬得香浓的小米粥,披上雪裘走出去找萧无伤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少士兵对她微笑打着招呼,他们中很大一部分身上都带了伤,是退到北冰城养伤的。

    甄妙笑得嘴角都有些麻了,心道,这北边的士兵,实在是太热情,而且,她昨日才来,他们居然就都知道她的身份了?

   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。

    终于快走到门口时,一位腿有些瘸的士兵鼓起勇气走上前来,在青黛平静带着警惕的目光中,小心翼翼问:“您是罗将军的夫人吗?”

    甄妙一怔,点头: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士兵眼睛一亮,略有些兴奋地道:“就是那位写‘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’的夫人?”

    甄妙嘴角微微一抽,再次点头:“我想,罗将军也只有一位夫人。”

    敢有别人,她直接打断他第三条腿!

    随后心中一沉,那首诗,这里该不会也是人尽皆知了吧?

    是了,若不是如此,又怎么会传回京城去。

    甄妙顿觉眼前发黑,伪装成才女的日子,该怎么过?

    士兵吞了吞口水,搓着手掌道:“夫人,您这次来,带牛肉干了吗?”

    跟在甄妙身后的青黛罕见地抖了抖面皮。

    甄妙心情陡然一松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以后聚会要她吟诗作对,其它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带了些,回头我让侍女给你送一些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那些装作路过,在甄妙身边打晃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散开!”萧无伤不知何时出现,赶走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佳明县主,我正要去找你,那群臭小子没有惊着你吧?其实他们没有恶意的,就是你几次托人捎来的牛肉干实在好吃,他们尝了后,一直念念不忘呢。为了这,罗将军已经揍人好几顿了。”

    揍人?

    甄妙直接忽略了最后一句,问:“萧世子,不知瑾明什么时候能过来?”

    萧无伤扬了扬手中的缰绳:“正要和你说,黒木城那边战事又起,罗将军带了人追敌去了,我也要立刻赶回去,恐怕这几日是过不来了。不过佳明县主你放心,罗将军作战神勇,不会有事的,你放宽心在这边住些日子,他忙完了手头的事,定会立刻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甄妙心下失落,却知道战争当前,这是无可奈何之事,只得轻轻嗯了一声,道:“那萧世子也多保重,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萧无伤抱拳:“借县主吉言。”

    他纵身上马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甄妙等待的日子,比想象的要漫长,一晃半个月过去,外边虽还冷得跺脚,但冰雪已经开始悄悄消融,依然没见到罗天珵,有一批伤兵这时回了北冰城。

    “青黛,你出去打听一下,看黒木城那边战事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青黛点了点头,走了出去,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回来:“婢子问过了,世子爷没有受伤,就是经常领兵出城作战,忙碌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受伤便好。”这一刻,甄妙生出了想去黒木城的冲动,不过她也知道,此刻黒木城战事激烈,她要是去了,说不定还要他分心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这次回来的伤兵里,还有女兵。”

    甄妙有些惊讶,想了想,起身道:“包上一些补气血的药材,随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是皇后特使的身份,有女兵在,前去慰问,是应尽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怎么黒木城还有女兵?”甄妙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青黛道:“婢子打听了一下,有一位姚副总兵,他的独女自幼不爱红装爱武装,武艺高强。厉王造反时,姚大姑娘就拉起了一队娘子军。”

    “这姚大姑娘听起来,还是位奇女子呢。”甄妙听了,有些钦佩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也试着和住在附近的女眷拉近距离,也许是皇后特使的身份让那些女眷心存敬畏,加之时日尚短,在她面前都拘束的很,至今还没有能说上话的,乍然听了这样的人物,竟是恨不得一见了。

    走到了安置女子伤兵的地方,庆幸的是伤兵不多,统共只有三人,甄妙一番安抚,把带来的药材放下,笑问其中一名女子:“你是姚大姑娘的亲卫,那能不能给我说说,姚大姑娘是什么样的人,都有什么事迹啊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原本还算融洽的气氛陡然一变,三位女兵像是防御敌人的刺猬,竖起了根根尖刺,那名亲卫更是忍不住道:“我们姚将军,当然是很厉害的,也只有她这样的女子,才配得上当世的大英雄!”

    甄妙一时之间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这三位女兵,隐隐的敌意是从哪里来的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庶女知否打赏的香囊,lovecoco2、luoke000、towne、牛气冲天的小豆子、獨樂不如眾樂、蓝色的月亮河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