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县主觉得,我说的对么?”那亲卫望着甄妙,眼底有隐隐的挑衅。

    甄妙默了默。

    她算是看明白了,这姑娘,就是那位姚大姑娘的脑残粉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人愿意当脑残,她凭什么惯着?

    自打跟了蛇精病间歇性发作的夫君大人,她别的技能没涨,毒舌倒是练得很有水平了,只是想了想,还是忍了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冲这亲卫以女子之身上了战场,保家卫国,她也不该太计较。

    于是顺着亲卫的话道:“确实有道理,一般女英雄找的,大多数都是英雄人物。”

    找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,夫妻俩吵架时,一不小心把男方打残了怎么办?

    亲卫似乎没想到甄妙这么好说话,怔了怔,露出了明快的笑意:“真没想到,县主是如此通情达理之人。”

    甄妙嘴角悄悄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姑娘,脾气来得快去得快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好休养,过几日,我再来看你们。”甄妙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三位女兵这次还算有礼,齐声恭送。

    甄妙带着青黛出去,忽然想起刚刚被那亲卫暴脾气闹得,忘了仔细问问世子的事儿。以她的身份,是不好和普通士兵细细问这些的,问女兵,再合适不过了。于是走到半途又折返,靠近门口时,听到里面传来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京城来的贵女。都很娇蛮,没想到这位县主还挺和善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皇后特使,对着我们,自然不好端架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媛媛姐,你胆子还挺大的,敢对县主那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亲卫的声音传来:“我听她打听将军的事儿,就忍不住了。我跟你们说,这些贵女心思可多呢,那位县主定是听说了咱们将军和罗将军的事儿,才特意问起的。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呢。哼,我岂能让她如愿!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甄妙嘴角笑意一收。

    她们将军和罗将军的事儿?

    姚大姑娘和她家世子能有什么事儿?

    擦,听墙角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,还让不让她心平气和听下去了!

    甄妙把手中帕子揪来揪去。竖着耳朵继续听。

    亲卫得意的一笑:“不过呢。那位县主倒是明白人。知道咱们将军才是最配得上罗将军的……”

    甄妙抚着胸口,有些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家世子成了盖世英雄,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该死。一般来说,成为盖世英雄后,不该骑着白马,踏着云霞,衣锦还乡找媳妇显摆的吗?什么时候流行把战友娶回家了?

    “媛媛姐,你还是别说了,咱们将军不是警告过吗,不许咱们插手她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亲卫底气似乎弱了下去:“我,我不是心疼咱们将军嘛。”

    甄妙黑着脸,扭身走了,等回了屋子,直接把帕子扯烂了。

    白芍悄悄问了青黛事情经过,劝道:“大奶奶,您放宽心,世子爷不是那种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白芍,青黛,你们都给我出去打听一下姚大姑娘的事儿,我倒是要问个清楚,她和世子到底能有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白芍和青黛互视一眼,一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甄妙脱了鞋,歪在炕上,从荷包里摸出一块牛肉干,狠狠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么好吃的牛肉干,臭不要脸的敢招蜂引蝶,她就全送给别人,只留一块,在他面前吃!

    不多时,白芍先进来了。

    甄妙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婢子问了两个妇人,其中一个推说不知道,另一个在婢子塞了一只金镯子后,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,你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姚大姑娘智勇双全,深得军民爱戴,世子爷来了后,曾合作击退过敌兵,渐渐地,都传她和世子爷是天作之合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芍忙道:“不过自打您那首小诗传开后,又有不少人还是觉得您和世子爷最般配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脸已经黑的不行了,咬着唇道:“这个根本不是重点!”

    她平复了一下情绪,道:“重点是,在最开始时,世子他有没有表明,家里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媳妇儿!”

    白芍面有难色:“其实那妇人也没有亲见,都是那些将士起哄呢,这以讹传讹的,婢子觉得,您根本不必往心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青黛进来,甄妙一问,打听的情况和白芍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站了起来:“我决定了,我要去黒木城!”

    白芍唬了一跳:“大奶奶,黒木城还不安定,您不能以身犯险啊!”

    青黛更是扑通一声跪下来:“大奶奶,请您三思。”

    甄妙目光流转,扫了二人一眼,冷笑:“你们不必劝了,此事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摆摆手:“黒木城已经收复,说是不太平,其实是以那里为要地和靖北军交战罢了,在城中,又能有多少危险?世子不是当世英雄么,他要是连自己媳妇都保护不了,那还不如去当狗熊自在呢!”

    白芍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大奶奶都在她们面前说世子爷是狗熊了,显见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青黛却倔强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甄妙看着她,勾了勾唇角:“青黛,你要明白一件事,你是来保护我的,如果把我关在金丝笼里,风雨不透的保护,那么我想也用不着你,家里锦言就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青黛身子一颤,良久磕了一个头直起了身子:“大奶奶教训的是,是婢子想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池副将昨日回来了,白芍。你过去一趟,请池副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池副将进来,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桌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该开饭了吧,唉,也不知道县主准备了什么好吃的,自打到了后,再也吃不到了。他已经开始期盼送县主回京城了,怎么办?

    “池副将。有一件事。想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县主但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甄妙蹙了眉,眉眼间笼着一抹清愁:“就是怕让池副将为难,因为实在是有些麻烦——”

    “县主请说就是,只要池某能做到的。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池副将拍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甄妙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池副将可真是个好人。不枉她投喂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“请池副将带我们主仆去黒木城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池副将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甄妙瞥了白芍一眼。

    “池副将。我们县主,想请您领路,带我们去黒木城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好——”池副将忙咬了舌尖一下,才转了弯,“不成!”

    他委屈的望着甄妙,心道,佳明县主太狡猾了,居然用美人计,幸亏他意志坚强如铁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?”甄妙板了脸。

    池副将见甄妙神情坚定,都快哭了:“县主,这实在不成啊,黒木城那边不安定,一路上也怕有危险,我要是带您过去,萧将军非剥了我的皮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让池副将为难了。”甄妙眼帘一垂,长长的睫毛颤动,似是把那一抹清愁都拢入了眼底。

    池副将小心肝一抖。

    他对县主,当然不敢有任何绮念,可现在,好想答应怎么办?

    甄妙已经抬了眼,似乎刚刚的脆弱并不存在,微微抬起下巴:“白芍,青黛,收拾东西,咱们即刻就走!”

    “县主,您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黒木城,既然池副将不愿带路,我们一路问着,想来也是能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县主,这真的不成啊,您要有半点闪失,卑职万死莫辞!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不麻烦池副将了,那样有什么事,就和池副将没有半点干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怕死——”池副将头都大了,对话是怎么绕成这样的?

    “池副将。”甄妙声音淡淡的,“黒木城,我非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池副将望着她平静的神色,最终一咬牙:“好,我送您去!”

    要真的有什么意外,他先以命赔罪就是了。

    已经下了决定,他反而镇定下来:“那属下先去安排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骑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见池副将面露迟疑,甄妙终于露出笑模样:“放心,我的骑术,没有那么差劲!”

    避免引人注意,甄妙主仆都换了男装,一行四人,低调的离开了北冰城。

    一路马不停蹄,等到了黒木城时,已经是半夜时分了,城门紧闭,只有微弱的灯光。

    池副将很是钦佩地看了甄妙主仆三人一眼,前去叩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里面传来警惕的问话。

    先是一番密语接头,接着验过了令牌,城门才开了一条缝,将将容纳一个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县主,这里就是罗将军住的地方了,他前两日出了城,此时不知道有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领兵打仗,临时落脚的地方当然没有丫鬟婆子伺候,那些亲卫都是随着罗天珵去留的,每当出去,就只留了一个老兵看门。

    “去叫门吧。”

    青黛上前,叩了叩门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没动静,甄妙看向池副将:“你们平时,有紧急情况,都是怎么找罗将军的?”

    池副将摸摸鼻子:”哦,我们都是直接跳墙头进去了,那老兵伤了耳朵,有些耳背。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翻墙进去,果然院子里黑漆漆的。

    甄妙往前走了两步,忽觉脚底碰到了什么,紧接着一张大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一下子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罗天珵站在院子中央,心道,前不久接到密报,厉王派了人来刺杀他,果然摆出防御松懈的样子,人就上钩了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,看了过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童可爱打赏的和氏璧,总有种还不完的感觉。感谢书友150309134049105、tigerahuahu打赏的香囊,书友150309134049105、高冷女大人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这一章本来是存稿君,想放到昨天加更的,但是领导暗示我今天要加班,怕断更,所以就放到今天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