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亮光之下,院中犹如白昼,众人正看到大网中的一人,抬脚踹了另一人一脚。

    被踹的人一个趔趄,脸贴在大网上,被网线弄出一个个的格子,脸有些走形,甚是滑稽。

    咦,还没捉走,就开始搞内讧了么,这倒霉蛋是谁?总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罗天珵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那人惨叫道:“罗将军,卑职是萧将军的副将啊!”

    “萧将军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前些日子运送物资过来的萧墨羽将军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想起来了,这人他之前还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——”他目光向旁边移去,另外的两人把其中一人牢牢护住,看不清面容,可是他只看了一眼,心头就悸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亲信忍不住提醒;“将军——”

    就算来的其中一人是萧将军的副将,可他们鬼鬼祟祟的,说不准就有什么猫腻,将军怎么能以身涉险呢!

    罗天珵却已经听不到别人的劝阻了,他心虽还呆在胸腔里,却不安分的狂跳着。

    他在想,若是这条短短的路再走不到尽头,他的心就要先飞过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近前,拨开男装打扮的白芍和青黛,他目光牢牢落在那张熟悉的容颜上,然后伸出有力的大手,把她抱了起来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房门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同时吸了口冷气,面面相觑。随后气氛忽然变得热烈起来,虽没人言语,可彼此交换着眼神,那颗八卦的心已经追随着他们的罗大将军往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将军,真正的心头好是个男人!

    好想冲出去散播一下怎么办?

    “咳咳,张副将,现在应该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看着屋子里灯亮起来,透出柔和的橘色光芒,两个紧紧挨着的人影似乎在窗前一晃而过,张副将咳嗽一声道:“没事了。没事了。大家都洗洗睡吧。”

    一人把手搭在旁边人肩上:“哎呀,守了大半夜,又饿又冻,去喝两口?”

    “走。走。走。”数个人涌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二毛他们几个不是轮岗睡着了么,快把他们叫起来啊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张副将咬咬牙,心道。这帮小崽子们,肯定是要说罗将军的闲话去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吼,众人一愣,都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不对啊,张副将平时挺好说话啊,今日是怎么啦?

    就见张副将冷了脸道:“你们一个个,实在是太过分了,居然没有一个想起来带上我!”

    看着一群人勾肩搭背离去,池副将揉了揉还隐隐作痛的屁股。

    白芍姑娘脚上力气真不小啊,他虽被绊了一下,可还能控制自己,哪敢往县主身上靠啊,就这么挨了一脚,实在冤枉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人,丢下他喝冷风,就这么走了,这才是真的过分,哼,他是绝不会告诉他们,刚刚罗将军抱的是佳明县主的,就让他们明天挨揍去吧!

    池副将想通了,翘着嘴角走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空无一人,只有夜风吹过,把窗棂吹的簌簌作响,屋檐下的灯笼是暗的,却被室内的光线染上一抹柔光。

    “皎皎,你怎么来了?”罗天珵像抱着婴儿般,紧紧把甄妙环在怀里,一双本来熬得通红的眼睛竟有些微微湿润了,下巴不停蹭着甄妙的面颊。

    他下巴上有一层胡茬,硬硬的,这么一蹭,立刻把甄妙的面颊弄红了。

    甄妙却不说话,紧抿着唇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皎皎,皎皎,是不是累坏了,你是怎么过来的?”罗天珵落下一个又一个轻吻,从额头到腮边,再到那饱满如花瓣的唇。

    甄妙浑身是冰冷的,在这样的热烈下,依然没有一丝热乎气,仿佛怀抱着的是个雪人。

    “该死,你是直接骑马过来的,对不对?”罗天珵心都抽了起来,伸手去掀她的裙,“我看看,骑了这么久,定然磨破皮了。等明日,我非要教训池副将不可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的手,忽然落在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上,牢牢按着不让他动。

    罗天珵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抬了头,凝视着甄妙。

    她瞧着更瘦了,原本弧度优美的鹅蛋脸,下巴已经变得尖尖,显得脖颈更加修长,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青涩,多了几分清雅。

    这样的清雅,却让他心里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做的不够好,让她吃了这么多的苦,甚至在她来了后,却连回去的时间都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皎皎,你若是怪我,就别憋在心里,打我出气好了。”他抓了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打,那手指冰凉纤细,白皙如雪雕。

    甄妙挣脱开,望着罗天珵,忽然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下子慌了。

    “皎皎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甄妙这才开口:“罗天珵,你就是个混蛋!我走了数千里路来找你,到最后,只剩下一百里路,你却不肯来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是委屈的,即使再想通情达理,她也只是一个捱不住思念的小女子,千里迢迢想看被她放在心里的那人一眼。可这一眼,明明那么近,她等的时间却比路上的时间还要久,还要难捱。

    她哭了,泪水纷纷而落,忍不住在想,无关姚大姑娘,比起他的家国天下,她是不是终究要避让在角落里?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当然会是一位大英雄,可她甄妙要的,从来不是什么大英雄,而是可以相濡以沫的夫君。

    一丈之内,才是夫。

    “皎皎!”罗天珵听了,大为自责,忽然放开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摆,仰着头看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作,几乎让罗天珵的心都融化了,他忽然想起那只双瞳异色的白猫,也是这样温顺中带着点倔强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,我还没有哭够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罗天珵嘴角忍不住弯了弯,低了头吻在她发间的旋上,轻喃道:“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甄妙看着他走向衣柜,收回手擦了擦眼睛,又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,没想哭的,怎么见了他,就忍不住了呢?

    一定是他太讨人厌了,不懂得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罗天珵返了回来,手里多了件东西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这一章,感谢cindyj1808打赏的和氏璧。感谢hch12333打赏的香囊,子夜暗香、囧花怡纷凡、明明小小、萧风飘、书友150309134049105打赏的平安符。万分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

    世子拿来的是能哄的妙妙忍不住笑的东西,大家猜猜看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