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那物件是圆形的,有脸盆大小,厚度一尺左右,最古怪的是,上面居然插着一支支箭头,只留着箭头在外,向上立着,一眼望去,密密麻麻足有上百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这物件实在太古怪了,罗天珵还一脸郑重的托着,俯身放到她面前,甄妙把委屈先丢到一旁,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箭盘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甄妙一怔。

    “箭盘呀。”罗天珵理所当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箭……盘……”甄妙拉长了声音,还是没琢磨过来这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罗天珵望着她,温柔地笑:“那次我把锦言的尾巴剪了一点,你生了气,不是说,以后我再犯错,就罚我跪箭盘吗?”

    甄妙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夫君大人,您不是蛇精病,而是逗比吧?

    她目光下移,落到那物件上,不由叹道,这可真是名符其实的箭盘!

    罗天珵瞧见她神色松动,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他制出这玩意儿,定会讨皎皎欢心的。

    他一撩衣摆,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甄妙吓得魂飞魄散,扑过去把他拉起来,边骂边哭:“你傻呀,我瞧瞧,流血了没?”

    罗天珵不好意思笑笑:“没,我穿了棉裤。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她才犯傻,心疼这个臭不要脸的!

    扭了身坐到炕上去,不想再搭理他,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。又忍不住看去,就见罗天珵已经快速褪了裤子,露出两条结实有力的大长腿,又跪到了箭盘上。

    这下,甄妙脸色真的白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抬了眼:“媳妇,你原谅我了么?”

    甄妙抿了唇,想嘴硬,可实在怕他膝盖跪烂了,嗫嚅道:“什么原不原谅的,你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摇头:“我不起来。你生气。我就跪箭盘,什么时候你不气了,我再起来。”

    甄妙无奈:“好了,我不气了。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反悔?”罗天珵仰着头。一双星眸格外明亮温暖。像是在讨主人欢心的大狗。

    甄妙仿佛看到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身后摇啊摇,不由眨眨眼,心道。这不可能,世子根本不是忠犬这一款,他不欺负自己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见甄妙不回答,罗天珵略略皱眉,似乎在忍耐疼痛,甄妙心立刻一软,忙道:“不后悔,你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裤子已经褪下,露出两条大长腿,那处也耀武扬威的展露在甄妙面前。

    甄妙脸一红,忙移开了眼往下面扫了一眼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被利箭刺破膝盖,见到鲜血横流的画面,让她松了一口气,可是这膝盖上就只有浅浅的小坑,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,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?

    “世子,难道你的皮,已经厚到这种地步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得意的笑:“我试验过了,这箭头越密集,跪上去越不疼!”

    甄妙盯了密密麻麻的箭头一眼,脸色扭曲一下,随后缓缓抬头,一个回旋踢把罗天珵踹倒,正好一屁股坐在了箭盘上。

    罗天珵嗷的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悄悄躲在不远处听墙根的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实在忍不住道:“难道咱们将军,才是下面那个?”

    另一人掩面:“肯定是啊,听听,叫的多惨!接着喝酒去吧,二毛他们还等着咱们过去说情况呢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甄妙居高临下瞧着跌坐在箭盘上起不来的罗天珵,半点同情心没给,一扭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皎皎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叫白芍给我打些热水洗漱去。”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等她洗漱回来,却发现罗天珵已经趴在炕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甄妙一怔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见到自己来了,他再怎么样,也会好一番痴缠,没想到,就这么睡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甄妙并没有不悦,反而有些疼惜。

    看来,他实在是太累了,也许平日里比她想象的还要忙碌。

    甄妙走过去,侧坐在炕上,在跳跃的烛火下咬了咬唇,小心掀起被子一角。

    果然和预料的一样,他下身还是没穿裤子,臀部有的地方破了皮,没破皮的地方也是红红的小坑,显然是刚才那一坐给扎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活该!”甄妙虽这么说,心中却隐隐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她应该换个方向踹的,怎么那么巧,就刚好坐到箭盘上了呢?

    罗天珵看起来明显比以前黑瘦了些,甄妙又往上掀了掀被子,不由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后背上,狰狞的疤痕就有数道,其中一道还结着痂,显然是前不久才受的伤。

    甄妙轻轻叹了口气,躺下来,紧挨着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是来了北边头一次,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寅正,罗天珵悄悄起了身,瞧甄妙睡的正香,低头在她额头落了一个吻,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布置好任务匆匆赶回来时,卯末未至,甄妙还在睡着,他脱了鞋袜,又挨着她躺下来。

    甄妙睁眼时,就见罗天珵近在咫尺,冲她笑着:“皎皎,抱歉,昨晚不小心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几日没睡觉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没吭声,甄妙却明白了,叹道:“你这么拼命,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神情认真起来:“我现在拼命,将来大周的百姓才会少流血,我才能更好的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锦鳞卫再风光,实际上只是为天子服务的一只狗罢了,再受宠,再得意,主子不喜欢你了,那只有兔死狗烹的下场。而一员立下汗马功劳的战将,就是皇上想动一动。恐怕都要好好思量一番。

    领兵平叛,是他早就布好的一步棋,他有足够的耐心,在最短的时间里走到今日这一步。如果照常规走,想等到放他出京那一日,至少要是三年后,昭丰帝驾崩,辰王继位。

    可是到那时,他和辰王君臣已定,现有的关系就会推翻。而他。不想当那个只借着国公府的爵位虚名,还有天家赏赐的锦鳞卫差使立足的人,他要凭借自己的力量,凭借不可撼动的军功。凭借一支嫡系的队伍真正立足。从而保护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暂时的分离。他虽然不舍,却也咬牙承受。

    他想,皎皎的到来。是他万无一失的盘算下,最美丽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皎皎,你不气了吧?”

    甄妙丢过来一个白眼,没吭声。

    罗天珵悄悄翘了翘嘴角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昨晚的苦肉计管用,那一屁股坐下去,真是够疼的,不过要不是屁股受罪,就是心受罪了,他真是太机智了。

    很快,罗天珵就发现,机智居然会反噬!

    陪着甄妙用过早饭后,给她重新安排了稳妥的住处,匆匆往回走,一路上总觉得旁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,实在忍不住揪过来一个兵蛋子,问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那小兵忙捂着嘴:“将军,俺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罗天珵眯了眼,语气危险:“要我打的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兵一个哆嗦,小心翼翼地道:“将军,俺说了,您不打俺?”

    “不打。”

    小兵一下子兴奋起来:“俺听说,您的男宠来了!将军,是不是京城那边的男人,都流行养男宠啊?男宠什么样,和咱一样长胡子吗?”

    罗天珵脸一黑: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二毛哥他们啊,他们还说什么上面下面的,俺听不懂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嗷的一声惨叫,小兵捂着眼,委屈道:“将军,您说过不打俺的!”

    罗天珵黑着脸,勾勾嘴角:“我说的是,不打才怪!”

    他脚底生风进了练兵场,冲张副将勾勾手:“去,把昨晚那帮小子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副将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将军笑得这么甜,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“快点,有新招式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副将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太好了,将军要教他们新招式了,谁不知道将军的厉害啊!

    他不疑有诈,屁颠屁颠的走了,不多时把一群眼睛冒光的小子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罗天珵淡淡扫众人一圈,矜持笑笑,贵公子的风采令众人心肝一颤,心道,我的乖乖,他们将军在下面,现在想来,似乎不怎么违和啊。

    呸呸,瞎想什么呢!

    “今日教你们一招,无敌连环腿。”

    “无敌连环腿?”

    罗天珵勾勾手,众人围上来。

    “转过身。”

    众人乖乖照做,只觉背后杀气腾腾,不由暗赞一声好厉害的招式。

    紧接着屁股一痛,围成一圈的人纷纷被踹出数丈远才以狗啃屎的姿势扑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再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狼狈的爬起来,下意识地夹了夹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个霸道的疑问,所有人立刻乖乖站好,紧接着再一次被踢飞。

    直到都再也爬不起来了,罗天珵才冷哼一声:“以后一个个的,再给我胡说八道,我就不是踹屁股,而是踹嘴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忙捂住嘴,哭丧着脸道:“将军,我们再也不敢说实话了!”

    罗天珵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一定是他平时太纵容他们,才养出这么一群嘴贱皮厚的小子!

    他有些没辙,抬手揉揉太阳穴,无奈地道:“昨日来的是我夫人,正好今日不用出城,等操练完了,一起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穿战袍的高挑女子由远而近,笑问:“罗将军,今日什么事,这么高兴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457994187打赏的财神罐,和氏璧好像还有一张加更没还完,又有两个罐子要还了,真是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还有,男主在读者心中混成柿饼这么惨,也是醉了,还能不能有点同情心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