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我夫人来了。”罗天珵嘴角含笑,说到“夫人”两个字时,语气不自觉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罗将军在她心里一直是铁骨男儿,这个样子,是她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姚将军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邀请,显然和女子都是极熟悉的。

    女子看向罗天珵:“罗将军,那我就厚颜去蹭一顿饭了,正好我亲卫早上去河边砸开了冰窟窿,抓了一篓子虾,活蹦乱跳个个有一指多长呢!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听一篓子活虾,立刻迈不动腿了。

    皎皎来北冰城这么久,天天吃肥腻的猪肉,等闲连个青菜都见不着,一定吃腻了,活虾她一定喜欢!

    “好啊,姚将军一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姚大姑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:“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她转了身飞快跑走,不多时风风火火跑回来,微微气喘,把篓子里的虾给众人看。

    众人啧啧赞叹。

    罗天珵冲一人招手:“先把这篓子虾送过去,让夫人等我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甄妙收到罗天珵派人送来的虾时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里不比京城,有条件建暖棚,还有温泉庄子,寻常的水果青菜哪怕是大冬天也能吃得到。

    自打来了后,每日不是猪肉炖粉条,就是酸菜炖猪肉,要说这菜也不难吃,可这么冷的天,刚端上桌子,肉就凝固成脂。瞧着实在没了胃口,更别提天天吃了。

    甄妙虽吃不了螃蟹,吃虾还是没问题的,这么多虾,听说过一会儿罗天珵会带一些属下过来吃饭,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其中一半做上一大锅香辣虾,加上她前些日子托人送过来的秘制酸姜,多放辣椒,味道定然极好,最适合下酒。

    再把剩下的一分为二。其中一份用天妇罗虾的做法。虽是河虾,味道应该也不会差,剩下那些就剥成虾仁,做一大碗虾仁豆腐羹。

    她们重新安置下来的地方。有两个粗使丫头和一个烧火婆子。白芍领着她们就把食材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甄妙昨日一路颠簸。今日起来后浑身疼,就指点白芍该如何做,只是几个关键步骤。还是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就想应该把青鸽也带来的,顶多马车上挤了点罢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香?”罗天珵挑了帘子进来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闻着香味去了与厨房相连的饭厅,待看清一桌子菜,不由一怔,“做这么多菜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甄妙抿了唇笑:“你不是派人过来说,要带人回来吃饭的,不做菜,喝风不成?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听,懊恼地拍了一下头,心疼地道:“我就是先把虾送回来,要你高兴高兴。那么多人过来,哪用你张罗饭菜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,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分别这么久第一次吃到皎皎做的饭菜,居然还要和那么多人分享,一想就心情不好!

    甄妙眯了眯眼睛:“世子,你带人回来,不用我张罗饭菜,要谁张罗啊?”

    “平日里都忙的脚不沾地,讲究不了太多,想喝酒了,随便买些熟食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本来是想把甄妙正式介绍给属下认识,毕竟这特殊时期,想像京城中的贵女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不现实的。且女子难得有自在的时候,他更不愿束缚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见她上身穿了件淡黄色绣墨绿梅花的掐腰小袄,下身系了一条鸦青色的裙子,明明素淡寻常,却偏偏衬得人腰若折柳,风致天成,就忽然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的媳妇,还是只留给自己看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皎皎,他们已经过来了,就在前边,你先吃着,我过去敬杯酒,就回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甄妙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才从京城过来,还真没想过能和一大群男人把酒言欢什么的。

    见有丫鬟们在,罗天珵忍住旁的心思,握了握甄妙的手:“那我先过去啦。”

    见他转了身走,甄妙忙道:“白芍,你们把这些菜端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立刻停下了,一脸的不高兴:“端前面去做什么?反正我很快就回来了,这些菜,咱们两个吃就好了。哦,那虾是别人送的,端一小盘过去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想那些油腻腻的熟食,再一看满桌子的佳肴,忍不住抚了抚额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,咱俩也吃不完。再说你是请人家喝酒的,要是被知道了,多不合适。白芍,拿几个盘子,把每样菜拨出来一些。”

    白芍几人拿了盘子过来,从那些脸盘大的菜盆子里拨菜。

    罗天珵看得心疼,不停地道:“够了,够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没搭理他,见每个盘子装满了,一指那些盆子:“好了,把这些端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罗天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皎皎,你说错了吧?”

    甄妙板了脸:“世子,你再胡闹,我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饭桶,居然以为那七八个菜盆子里的菜才是他们两人的,他到底是怎么误会的?

    罗天珵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比起那些菜被端走心在滴血,还是媳妇生气更可怕些。

    “那我过去了。”他抿了嘴角走出去,颇有几分垂头丧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群亲兵围在前边饭厅里,已经端了碗开始喝了。

    有人吃了口肥猪肉,叹道:“肉是香,只是有些腻人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捶他一拳:“知足吧,将军没来的时候,别说大块的猪肉了,连肉渣都吃不到呢,只能吃白菜粉条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战场上浴血杀敌,性子粗犷。没有在吃食上挑剔的,就连唯一的女子姚大姑娘,都捡了块瘦些的猪肉,不动声色的吃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香?”有鼻子灵的不停吸气。

    “哎,我也闻到了,这香味闻着辣辣的,把人馋虫都勾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停了筷子,伸长脖子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这时罗天珵黑着脸走了进来,没好气地道:“内子听说你们过来,做了些菜给大家下酒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白芍领着丫鬟婆子鱼贯而入。指挥她们把菜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将军夫人好!”一群人腾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甄妙是直接被罗天珵抱进去的。白芍和青黛又穿了男装,今日换回女子妆扮,却是又让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姚大姑娘很快打量了白芍一眼。

    形容秀丽,举止端庄。一看就是教养极好的。只是——

    她目光落在白芍黑油油的辫子上。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这该是未婚女子的打扮吧?

    果然,就见白芍面不改色,冲众人微微一福身子:“我家夫人亲自下厨做的饭菜。让婢子端来给各位下酒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在众人目瞪口呆中,领着人脚步轻盈地退下了,临出门口时忍不住回眸,目光快而隐秘的在姚大姑娘身上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人一走,屋子里就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虾子放了辣椒,看着好香!”

    “咦,这虾子怎么还裹了面衣?”那人忍不住拿起一个放到嘴里,眼睛顿时一亮,“又酥又香,太好吃了,虾子居然还可以这么做!”

    眼见一群人疯抢起来,罗天珵狠狠咳嗽一声,见场面安静下来,端起酒杯道:“我先敬大家一杯,各位连日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饮而尽,纷纷笑道:“不辛苦,尤其能吃到这么美味的菜,再多的辛苦都没啦。将军,您要是心疼我们,以后常请我们喝酒呗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不理会这群得寸进尺的家伙,顺手接过姚大姑娘递过来的筷子,夹了一只香辣虾吃。

    他不由叹气,皎皎做的饭菜越来越好吃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先在这里吃个半饱再回去,不能白白便宜了这群小子。

    “去和夫人说一声,我过会儿再回,让她先用饭。”

    新鲜的虾难得,只留了那么一小盘,还是留给皎皎多吃点好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真这么说?”甄妙一怔。

    来传话的粗使丫头只觉这位京城来的夫人和天仙似的,平日虽还算机灵,可此刻脑子也转不动了,完全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将军是这么说的,将军和好多人一起喝酒吃菜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沉默了片刻,挥了挥手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人出去,她暗暗把罗天珵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不是说敬杯酒就回来吗,怎么又留下了?也不早说,害她眼巴巴瞧着这些饭菜等他!

    白芍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算了,咱们先吃。”甄妙说完,见白芍没有动作,纳闷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平日里不消多说,白芍就会把净手的帕子递过来了,今日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白芍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芍暗暗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她身为大奶奶的贴身丫鬟,就该把大奶奶看不到听不到的告诉她,而不是自作主张,出于各种哪怕是善意的理由而隐瞒下来。

    她压低了声音道:“刚刚婢子过去,发现吃酒的人中还有一位女子,就是那位姚大姑娘。婢子出门后,特意又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瞧见那位姚大姑娘给世子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白芍似乎有些不敢看甄妙的眼睛,垂下眼帘道:“递了筷子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听,就怔了怔,下意识问:“你是说,世子不过来,是因为姚大姑娘的原因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小拜q、love琉璃芯打赏的桃花扇,感谢l1995x、书友1505061242、只怀念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童鞋们投的粉红。我猜,世子一定要被打成柿泥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