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原本还有人建议做整套皮袄皮裤卖给队副以上的将士,反正棉袄等物资很快就运到了,但是罗天珵还是坚持只做毛皮背心,这样的话,多出来的背心,普通士兵也可以拿军饷买一件穿上。

    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棉袄晚到一日,多一位将士穿上毛皮背心,就可能少冻死一人。

    “姚将军,你怎么来了?”甄妙把摊在腿上的皮毛放到一旁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嗅觉敏感,整日泡在一堆皮毛中,那味道已经熏得她胸闷气短,隐隐作呕了。

    姚夜归看着她难看的脸色,心中微动。一般来说,那些领头的,不都是做个样子就够了吗?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姚夜归看甄妙的眼神更和煦了些,伸手拉了她出来:“都说了,叫我夜归就好。我真是没想到,你还这么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你们在前方打仗流血,我们顶多出点汗罢了。”甄妙不以为意地道,新鲜凛冽的空气,让她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夜归,你过来是有事儿?”她还记得最开始时想拉着姚夜归一起帮忙,好给城中妇人做个榜样,没想到吓得姚夜归落荒而逃,直说要她拿绣花针,不如要她的命好了。

    姚夜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左顾右盼,见无人注意,从袖中掏出个物件来。

    那物件圆圆鼓鼓,用一方浅蓝色的细棉布帕子包裹的严严实实,看不出是何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甄妙问。

    姚夜归露出个明朗的笑容:“你打开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甄妙接过来。触手冰凉,心中更是好奇,打开一看,眼中闪过迷惑:“这乌黑梆硬的是——”

    她脸上骤然闪过惊喜,语气带了几分迟疑:“莫非是梨子?”

    姚夜归就笑:“对呀,这是冻梨,你不曾见过吧?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见过。”甄妙打量着那乌黑的梨子,不自觉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靖北本来就是寒冷之地,水果蔬菜稀少,夏秋两季还好。其他时候就是稀罕物。自从发生战乱后,就更是有钱难买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有个把月没吃过水果了。

    “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偶然得了几个,给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见甄妙捧着冻梨就要啃,忙拦着:“别啊。要缓缓。等化开了再吃。你拿着吧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嗳,多谢你啦。夜归。”

    “谢啥子?这段日子一直休战,你反倒比我辛苦些。”

    看着姚夜归离去的背影,甄妙忍不住笑了笑,把那颗珍贵的冻梨又多包了一层帕子,塞进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县主,罗将军来了,正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甄妙回屋后,才坐了不大一会儿,又有人进来报信。

    她放下针线出去,见罗天珵倚在门口,不由笑道:“你怎么也过来了?”

    这是特意围出来供妇人们赶制皮毛背心的地方,鲜少有男子过来。

    别误会,这么多血气方刚的年轻将士,见了母苍蝇恐怕都觉得亲近,更别提妇人了,刚开始时确实有些胆子大的在外面打转儿,后来,被来找甄妙的姚夜归抬脚踹晕了几个,就再也没有后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甄妙打趣道:“不怕夜归踹你啊?”

    “夜归?什么时候,你都叫她名字了?”罗天珵脸色一黑。

    “好啦,到底什么事呀?你这总站在门口,委实不大像话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给你送东西来了。”罗天珵别别扭扭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。

    纯白色的帕子右下角绣了一丛翠竹,裹着一物看起来鼓鼓的。

    甄妙莫名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她伸手打了开来,瞧见那乌黑的冻梨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罗天珵笑道:“皎皎,你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冻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罗天珵一愣,不由问道,“你怎么会认识此物?”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时,可是瞧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刚刚夜归给我送来一个呀。”甄妙掏出那只冻梨,笑眯眯给罗天珵看。

    罗天珵整个人都不好了,好一会儿,咬牙问: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她说要等化开了再吃,不然怕我肠胃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张脸黑透了,杵在那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世子,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话都被那挖墙脚的说了,他还说什么?

    这日子,实在是没法过了!

    转眼十余日过去,陆陆续续赶制出来的皮毛背心已经分了下去,还有小半皮子没有用到,棉衣等物资总算是在翘首以盼中运到了。

    整个城中一片欢腾,再送出去的毛皮背心,那些将士就不大想买了。

    毕竟有免费发下来的棉袄穿,又何必掏自己的银子去买件背心。当然,多这么一件背心暖和的很,可他们皮糙肉厚的,去年穿棉袄也撑过来了,哪有那么娇贵,还不如省下钱留给家中的婆娘孩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些兵蛋子在这种可花可不花的地方,是不会掏钱的。正好你也辛苦,就不做了吧,这些皮子先收着好了。”罗天珵道。

    “难得召集了这些妇人,我看还是先做好留着吧,这样明年冬天再有这种情况,也不至于乱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有些心疼:“我是看你每日回去饭都少吃了一碗。”

    甄妙笑道:“还不是这些皮子气味太大,把我熏的,不过最近鼻子对这股气味已经麻木了,干脆一鼓作气做完,省得来年再受一次罪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无奈点头:“那便依你吧。只是别太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刚开始,他当然反对甄妙亲力亲为,只是甄妙说,既然来了靖北,战火纷飞,她不愿做笼中的金丝鸟,能为将士们出一份力,哪怕微薄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听了后,思量良久。终究是没有再阻拦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剩下的一批皮毛背心还是做了起来,而大周军和靖北军的又一场交战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那一日,大周军和靖北军在黒木城百里之外的冰龙山交战,纷纷扬扬下起了入冬来的第一场大雪。大周军冻得手脚麻木。实力大减。有许多死于敌方刀下,罗天珵率领的大周军狼狈而归。

    罗天珵面罩寒霜,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。持着淌血的刀足足站了大半夜,才被甄妙强行拉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,靖北军乘胜出击,姚夜归率兵迎战,重伤而回,直到龙虎将军蒋大勇派了副将李钰和肖虎出战,才算勉强稳住了局势。

    伤员骤然增多,整个城气氛空前低沉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不再顾及身份,领了白芍青黛,与众多医工一起,亲自替受伤的将士包扎换药。

    罗天珵的书房有一个沙盘,他招了军师将士,已经呆了大半日。

    “三次交锋,我已经重新推演过,不认为第三次有比前两次出众的理由,可是偏偏事实相反,第一次我率兵,伤亡最重,姚将军次之,李将军等人则是正常水平。”罗天珵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出战那日下了大雪,许是咱们这边的将士受不得气温骤冷的缘故,才影响了战力。属下已经问过了,许多幸存的士兵都说,当时冷得浑身都麻了,连刀都险些握不住,更别提作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其中定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这时传来敲门声:“罗将军,佳明县主求见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怔。

    众将士都望向他,心道,这种时候,佳明县主一个妇道人家,过来有何事?

    好在甄妙连日来的举动博得了不少将士的尊重,并没有因为此举心生反感。

    “让县主进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甄妙就带了白芍、青黛二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佳明,有事么?”罗天珵迎上去。

    众人互视一眼,啧啧称奇,心道罗将军这脸变的太快了吧,刚刚还阴云密布,现在就转晴了。

    甄妙却面色苍白,连手都是抖的,深深吸了口气,才颤声喊了一声“世子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别急,有事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甄妙没有回话,转了头瞥了白芍一眼。

    白芍提着一个寻常的包裹走上前,不怵众人的打量,把包裹放到了还放着舆图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白芍姑娘——”有将士皱眉,不满地喊道。

    白芍却没有理会,伸手把包裹打了开来,露出一件棉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众人更加困惑。

    甄妙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冷静,开口道:“世子,我本来带着白芍二人给受伤的将士包扎伤口,见有些士兵棉袄破损的厉害,就让青黛带人回去取了剩下的那些毛皮背心给他们御寒,并把那些袄子收集起来,召集妇人一起修补。谁知道——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面色冷凝,语气带了掩饰不住的愤怒:“谁知道在一些袄子里,发现了这个!”

    众人凑过来打量着那件棉袄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啊。”有人嘀咕道。

    有些心细的已经变了脸色,伸出手从袄子的破损处拈出一物,颤声道:“这是——芦花?”

    这件袄子,看着厚实,竟是由棉絮和芦花混着制成的。芦花在最里面,棉絮在最外面,若不是像这样直接把袄子都扯开了,哪怕因为寻常的破损棉絮露了出来,都很难发现!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小憨猪33打赏的香囊,感谢襄彤、liuju1969、狙子、熱戀^^、女仔m、hhua00100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