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大奶奶,恭喜您了。”白芍笑着上前给甄妙道喜。

    青黛不爱说笑,也跟着上前福了福身子。

    “同喜,同喜。”甄妙还有些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白芍一贯冷静的面具瞬间龟裂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您上炕上坐吧。这几日您都没有好好吃东西,怕哥儿受不住呢,要不要喝些什么?”

    甄妙下意识地皱眉,随后点头:“你说得是,给我端一碗牛乳来吧。”

    牛乳端来,那股奶香味却让甄妙有些反胃,她狠了狠心,一鼓作气喝完,把碗放到一旁,似是费了极大的力气,这样冷的天,额头却沁出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白芍见状,忙抽出帕子替她拭汗。

    这时罗天珵走进来,眉眼间尽是温和如暖阳的欢愉: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室内只剩下了彼此,他目光灼灼望着甄妙,一时之间,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皎皎。”他搓了搓手,望着甄妙傻笑。

    “先,先别靠近,你身上一股子酸菜白肉味儿,我闻着想吐呢。”甄妙忙摆摆手。

    许是强逼着自己喝了牛乳,她现在半点闻不得饭菜味道。

    罗天珵僵在当场,随后道:“你等等,我去沐浴。”

    他急慌慌冲出去,过了不到一刻钟,就焕然一新的走了进来,头发还湿漉漉往下滴着水。

    甄妙拿了软巾要替他绞头发,罗天珵忙道:“你好好坐着。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披散着如墨长发,愈发衬得他眉眼俊秀,唇红齿白。

    他伸了手,轻轻抚摸着甄妙腹部:“真是难以想象,这里居然有了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酸儿辣女,刚刚你闻不得酸菜味,是不是说,会给我生一个女儿?”

    “哎,第一个是女儿也好,女儿懂事贴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甄妙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:“世子。你想的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她再不开口。恐怕他都要和她讨论谁家家风好,不纳妾,可以纳入女婿备选范围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住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这个孩子来的有些不是时候。眼下正乱着。”

    “皎皎。”罗天珵伸手按在甄妙肩头。正色道。“我们的孩子,什么时候来,都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甄妙得知有了身孕的欣喜过后。涌起的那些不安瞬间就被这句话给抚平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就安排人送你去北冰城,然后从北冰城转道去北荔。”

    “北荔?”

    “是,你外祖家的表姐不是随夫在北荔任上吗,我已经派人和那边联系好了。现在你有了身孕,去那边就更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说的外祖家表姐,正是温雅涵,当初韩志远外放北荔县令,就随着一起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北荔地处边关,离此处不算远,要说来,也是难得的缘分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想留下和你在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揉揉眉心,心道,这个孩子来的真的太是时候,不然以皎皎的倔强,想要她离去,恐怕要费好一番唇舌。

    “皎皎,你总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,对不对?他还什么都不知道,没来这世上看一眼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沉默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太阳刚刚出来,几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压过积雪,缓缓的向远方驶去。

    甄妙掀开帘子一角,探出头往回望着,就见罗天珵站在那里,因为逆着光,看不清他的眉眼,那玄色的衣袍随风翻飞,显得人更瘦了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风大,若是着凉就麻烦了。”白芍劝道。

    甄妙默不作声地放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直盯着其中一辆马车,帘子放下的瞬间,他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,又生生止住追上去的冲动,转了身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驶出了城门,甄妙再次掀起帘子,眯了眼,抬头看城门上“黒木城”三个大字,古朴,苍劲,就像这座城给人的感觉一般,无论你是来到还是离去,对它来说,都没有半分影响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——”白芍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甄妙飞快眨了眨眼睛,笑道:“风大,迷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就安静下来,只听到吱吱呀呀的车轱辘声和马蹄声。

    北冰城一直下着雪,就是一座粉雕玉砌的雪城。

    休息了两日,离开前,甄妙去找姚夜归。

    “夜归,你真不和我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姚夜归拍拍自己的腿:“我这个样子,又不能护着你,一起走有什么用?还不如留在这里,方便知道黒木城那边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笑看甄妙一眼:“你放心,那边有什么进展,只要我这得了消息,就给你传信。反倒是你,有着身孕,路上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,世子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“姚夜归语气有些伤感,“经此一别,不知道再见是什么时候了,县主可会想我?”

    甄妙抽抽嘴角。

    画风有些诡异,姚大姑娘这是要表白吗?可她已经是世子的人了啊!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甄妙干笑两声,“当然会的。”

    姚夜归叹口气:“我就知道,县主不是那么无情的人。若是县主实在放不下我,就留下些东西当做纪念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——”甄妙挑眉。

    “比如你前日做的那坛子卤鸡蛋?”

    甄妙拂袖而起。

    竟然觊觎她那坛子卤鸡蛋,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!

    “县主——”姚夜归的声音传来,“说真的,你和罗将军,是我见过最般配的夫妻。希望你们一直好好的。你肚子里的娃娃,以后认我做干娘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二人相处久了,趣味相投,离别在即,甄妙也生出几分伤感来。

    “要是个男孩,便罢了,要是个女孩,我就把我这身本事都传给她,保证哪个男人敢打她主意,都能被她揍得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“夜归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点太快了。但我还是想说。我后悔了行吗?”把所有追求者都揍得落花流水是什么情况,要她家闺女一辈子家里蹲吗?

    护送甄妙主仆去北荔的,是张、池两位副将,罗天珵安排的周密妥当。期间虽发生了一点小情况。一行人还是顺顺利利到了北荔。

    “二表妹!”温雅涵迎了上来。握住了甄妙的手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甄妙仔细打量着温雅涵。

    她穿了粉紫色茶花穿蝶长袄,外罩灰鼠皮的披风。鹅蛋脸上有淡淡的红润,看着比以往丰腴了些,眉宇间的孤清也被温和取代,虽然肌肤没有在京城时养的那么白皙,瞧着却更加秀丽了。

    只这一眼,甄妙就明白,温雅涵在北荔的日子,过得应该是很舒心的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,就想到了香消玉殒的温雅琦来。

    “表姐怎么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温雅涵挽着甄妙的手往里走,笑道:“知道你要来,哪里还坐得住。再者说,北荔不比京城,没有那么多规矩。”

    甄妙又与韩志远见了礼。

    韩志远比以往瘦了些,少了几分书卷气,气度越发沉稳,言语之间,对甄妙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等进了内室,只剩了甄妙和温雅涵二人,温雅涵眼泪才落了下来,随后快速拭去,抿唇道:“让表妹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表姐——”

    温雅涵叹息一声:“虽然当时就给我送了消息,可我还是想问一问,雅琦她……她是怎么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甄妙拣着能说的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温雅涵眼圈微红,却没再落泪,扬声喊道:“把福哥儿抱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位衣着朴素的妇人抱了个一岁多的幼童过来。

    “福哥儿,喊姨姨。”

    “梨梨——”

    福哥儿还吐字不清,甄妙听了,忍不住笑起来,拿了早就准备好的八宝璎珞金项圈当做见面礼。

    一别数年,想也知道温雅涵早就生儿育女了。

    温雅涵终于忍不住问:“表妹这次来靖北,是把外甥放在了家中,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很坦然地笑道:“之前一直没有消息,倒是前些日子,大夫说是有了。”

    温雅涵喜上眉梢:“那恭喜表妹了,正好当初照顾我的两个婆子都没打发了,回头先让她们去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北荔清苦,韩志远又是寒门出身,本来生了福哥儿后,温雅涵就想把伺候她孕期的婆子转卖了,还是韩老太太说,你还年轻,说不准哪天又怀了,与其到时候再寻人,不如这用熟的,左不过是在旁处节省些罢了。

    她这时不由庆幸听了婆母的话,不然还要一阵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表姐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自此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北荔离两军交战的地方远一些,没有被战火波及,冬日里虽冷,瓜果蔬菜却比黒木城那边丰盛,甄妙孕吐的厉害,就绞尽脑汁的做了各种爽口的小菜,总算没有瘦下去,但她的心却一直没有放下来,时时关注着黒木城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黒木城那边到底怎么样了,怎么姚将军最近都没有传消息来?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,这没有消息,就是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摇头:“才不是这么回事儿,我是怕她报喜不报忧呢。表姐夫这几日也未回来吧,他是北荔县令,如果不是北边有异动,不会忙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拿了斗篷:“随我去城中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,您有着身子呢,外面冰天雪地的,路又滑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无奈坐下,吩咐青黛:“你去外面打探一下,不然我总是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青黛出去半日回来,神色有些怪异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thea顾无言、luoke000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

    推荐须尾俱全大大的《末日乐园》,其实我不认识须尾俱全大大,但这本书,确实是很值得一看的好书,好书理应和大家分享,理应被更多的人发现,不被埋没: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我男朋友好像想杀掉我。”

    林三酒喃喃地这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多金帅气又温柔的男友,她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由身边人亲手拉开帷幕的末日地狱,

    正向她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