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天珵一见太医的神色,心里咯噔一下,整个人都不好了,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向太医的方向走了两步,又怕打扰了太医诊脉,强自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坐下又站起,反复几次,老夫人看得眼花,忍不住问:“太医,究竟如何?”

    太医没吭声,示意甄妙把另一只手伸出来,换了一只手来诊。

    罗天珵屏气凝神,只觉心跳的从没这么急过,恨不得把这半天不开口的太医捶上几拳,以解心中的焦虑,可偏偏碰不得,就更加心焦了。

    就连老夫人都有些着急了,心想,靖北那地方天寒地冻,大郎媳妇又一路长途跋涉,该不会出什么差池了吧?

    都这个月份了,要是有什么问题,那可怎么办才好!

    室内一片凝重,侍立的丫鬟婆子连呼吸都放轻了一些,生怕惹出动静引得主子不快,这种情形下,恐怕直接发卖了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瞩目中,太医终于松开手,缓缓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这一笑,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拉开了室内低沉厚重的重帘幔帐,整个氛围为之一松。

    老夫人嘴角不自觉染上一层笑意:“太医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只有罗天珵关心则乱,仍是一脸郑重,目不转睛地盯着太医,生怕他嘴里吐出什么不好听的来。那个时候,许是会直接把这老货丢出去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夫人,恭喜罗将军了。”太医显然不懂某些家属的不可理喻。抚了抚打理的干净整洁的胡须,笑眯眯道,“县主这喜脉,是双脉之相。”

    “双脉之相?这是什么意思?”罗天珵傻傻地问。

    老夫人已是喜笑颜开:“当真?”

    太医抱拳:“下官仔细探查过了,应当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老夫人激动的站了起来,扬声道,“红福,给太医上茶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重重打赏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,双脉之相是说——”

    老夫人笑看罗天珵一眼,心道这孙子关键时刻怎么这么蠢?不过她马上就要见到两个重孙了。还是一模一样的小娃娃。就不和他计较了,愚蠢的孙子可以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,你媳妇儿怀了双生子!”

    “双生子?”罗天珵先是一呆,随后猛然站起来。双手抱住甄妙的肩膀。“皎皎。你听到没,你怀了双生子呢!”

    甄妙也是被这消息震惊的压根反应不过来,连连点头: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。我竟然如此厉害!”罗天珵一双剑眉高高扬起,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不过去的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我的孙子这么蠢,究竟是怎么打的胜仗?

    罢了,这大概就是家学渊源,继承了她家老头子的领兵天赋,难怪能生出双生子来呢,她家老头真是厉害啊。

    至于领兵天赋和生双生子有什么关系?抱歉,这不在老太太考虑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太医一直欲言又止,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:“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这声“不过”一出来,室内气氛顿时一窒。红福嘴角含笑,正捧了个厚厚的红封过来,闻言愣是利落的把红封塞进了袖子里,迅速换上一副没有任何表情的表情。

    其他丫鬟婆子见了,暗暗钦佩。

    难怪红福年纪轻轻就成了老夫人身边的一等大丫鬟,那等威风气派连富户家的姑娘都不及,你看看人家这表情,进可攻退可守,随时可以根据太医接下来的话,不着痕迹的换上任何一种表情,这才是真正的功夫啊!

    “不过怎样?”罗天珵显然也被这两个字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千军万马算什么,血流成河算什么,原来杀伤力最大的,还是“不过”这两个字!

    太医也有些吓着了。

    他接下来要说的明明是身为医者都该交代的话,这一屋子人的神情,还有那沉重的气氛,是要闹哪样啊,弄得他真没法过了!

    “太医,到底如何你说吧。”罗天珵不自觉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太医目光下移,瞄了那拳头两眼,心想,幸亏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不会让人太激动,不然就冲罗将军这威胁人的样子,就算情况不妙,他也不敢说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——”太医敏锐发觉这两个字一吐出,气氛更加沉重,忙道,“下官是说,县主怀的是双生子,早产的几率会大些,加之又是头胎,虽说身体康健,生产时怕有些艰难,府里还是早早安排妥当才好。”

    屋里人齐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红福,快上茶!”

    “嗳。”红福笑意盈盈应道。

    镇国公府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罗天珵立下不世功勋回来,偏巧病重的皇上病情也稳定下来了,虽还不能上朝,但就目前看来,龙椅还没有换人坐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罗天珵顿时成了朝中人人想攀附拉拢之人。

    甄妙这一回来,因她在靖北的事迹早已传回来,一早就有宫里的赏赐传下来,皇上的,皇后的,连向来不大待见她的太后都给了厚厚的赏赐。

    于是,由上到下,无论是王孙贵胄,还是寻常官员,全都借着甄妙有孕的缘由,送了各式各样的贺礼来。

    这番热闹,都被挡在清风堂之外,甄妙月份重了,除了每日去花园走走,就是静养,连那只白猫,都怕伤着她,暂时移到旁处养着了,就只剩了逗弄锦言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伯府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过来了?”甄妙正拿了炒熟的小米喂锦言,闻言转身净手,边擦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太太和二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进来。”听说温氏来了。甄妙一喜。

    自打她回了京城,其实温氏已经来过一次了,不过人怀着身孕,似乎总是更依恋亲人一些,一听她过来,心情顿时大好。

    不多时,温氏和李氏一起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甄妙忙拉着二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让娘瞧瞧,哎呀,几日不见,似乎又大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甄妙抚着腹部笑:“太医说因为是双子的缘故。所以肚子长得快。”

    温氏啧啧有声:“难怪呢。娘怀着你们兄妹的时候,快生时还没这么大呢。双生子可是太难得了,娘就觉得你是个有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李氏暗暗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得意什么,双生子谁不会生啊。她十几年前就生过呢。现在都可以当娘了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。李氏扯了扯帕子。

    玉儿年前就嫁了,可冰儿因为退了亲,到现在还没有着落呢!

    甄妙扫了白芍一眼。白芍会意,捧上来一个匣子。

    甄妙看向李氏:“二伯娘,六妹成亲我远在靖北也没有赶上,这算是补给她的添妆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心中那点子嫉妒刚刚虽冒了头,可对如今的甄妙,明面上却不敢露出半点来了,忙接过来笑道:“哎呀,那二伯娘就替玉儿谢过了。可惜她随着夫君回了外祖家,没能过来看你。倒是冰儿,本来这次想带着她过来的,又怕吵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伯娘说笑了,五妹性子最稳重,我一个人呆着也无趣,闲时让她过来陪陪我也好。”

    甄妙多少能猜到甄冰近况,算来她也有十七了,至今亲事还没定下,想来心情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李氏眼睛一亮,笑得合不拢嘴:“四姑奶奶不嫌弃就好,等下次我带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:“世子还是那么忙吗,也没时间多陪着你?”

    甄妙点头道:“确实很忙,不过他再晚都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昭丰帝身体欠佳不能上朝,就命桂王和辰王两位皇子监国,明眼人已经可以看出,下一任的帝王,就在这两位之间产生了。

    皇权交接之际,又有内忧外患,以罗天珵如今的位子,不忙才怪呢。

    李氏掩嘴笑道:“男人有本事才忙呢。四姑奶奶,二伯娘这次过来,其实还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二伯娘请说。”

    李氏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怕笑话了,这几年来,我整日愁得睡不着觉,冰儿的亲事,实在成了心病了。世子这次领兵去靖北,应该认识不少儿郎吧,你看,能不能让他帮着寻个合适的?”

    甄妙虽不耐烦李氏,对甄冰是真的当成妹妹看的,闻言就道:“等世子回来,我和他提一提。只是他了解的都是武将,不知——”

    李氏连忙摆手:“武将好,我现在觉得,武将比那些肩不能提的酸腐书生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凯旋而归,多少好男儿升官进爵,当时她就有了这个心思,只是这话总要等甄妙回来才好提。

    得了甄妙的准话,李氏心满意足,起身道:“我有些内急,去一下净房,你们母女二人好好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再腻下去就讨人嫌了,给二人留下了说贴己话的时间。

    等李氏一出去,气氛就更加放松,温氏伸手抚了抚甄妙肚子,叹道:“总算把孩子盼来了,你以后就真正站住脚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前两日二姐过来看我,我瞧她清减了许多,问她,她只说还好,也不知到底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芦花棉袄一事,震惊朝野,尤其是户部官员,一大半都惹上了麻烦,原户部尚书被削了官职,右侍郎则是满门抄斩,左侍郎是甄妍的婆家,结果还算是好的,只是降职罚俸,好歹还在这上层的圈子里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烟柳依人、大笑纷纷、珠圆润玉圆润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大家的粉红。妙偶开始进入尾声了,总有种舍不得大家的感觉,我还是去吃个宵夜,缓解一下依依不舍的心情好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