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温氏抬手理理头发,很平静地道:“要我说,这样也好。你二姐那婆家老太太,是个爱穷讲究规矩的,这几年你二姐和你姐夫感情虽好,可也受了不少磋磨。现在此消彼长,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那老太太也不敢再挑事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听了,不由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温氏不像大多数贵妇那样,一心盼着夫君出人头地,儿子金榜题名,在这方面,她向来想得开,在甄妙看来,这样其实挺好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三表姐生了个哥儿?”

    温氏上次过来,见甄妙有些疲惫,这些事就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是呢,叫福哥儿,如今也有两岁了,虎头虎脑的,我当时要走,抱着我腿死活不撒手呢。”甄妙提起福哥儿,嘴角笑盈盈的,神情越发柔和。

    温氏就笑:“瞧你,到底是要做母亲的人了,提起孩子就乐得合不拢嘴。你三表姐,算是苦尽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和二舅母都放心好了,我冷眼瞧着,表姐夫对三表姐真心敬爱,婆母半点不插手管家的事儿,是个和善的。”

    温氏边笑边点头,话题转回甄妙身上:“你这一胎,要是个哥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。”甄妙皱皱眉,“无论儿女都是缘分呢,它这么大了,说不定听了外祖母的话,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温氏翻了个白眼:“你这丫头还真是疼孩子,还在肚子里的小人儿。就知道伤心了?你虽不在乎是男是女,难道世子也不在乎?老夫人也不在乎?”

    见温氏说的停不下来,甄妙连连讨饶。

    温氏这才不提,看了一眼门口道:“你二伯娘,是个只见得着好,见不得坏的,给她办事,恐怕到最后还要落下埋怨。不过你五妹委实可怜了些,亲事上高不成低不就,太艰难。你便多上些心吧。”

    温氏就想起两个月前李氏气呼呼的回来。打听一下,原是去了大姑娘甄宁那里,想求她在今年长公主府举办的梨花会上让甄冰出出风头,结果被拒绝了。气得李氏在府里骂了好几日。蒋氏那几日脸色一直是阴沉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又闲谈了几句。李氏回来,见甄妙有些乏了,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罗天珵回府。甄妙就对他提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甄妙迟疑了一下,忍不住开口:“其实,我倒是有个人选,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罗天珵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他媳妇开始注意别的男人了?

    “就是萧将军呀。”

    “萧无伤?”罗天珵连连摇头,“不成,他是远威侯府的长子嫡孙,他的亲事,不是那么容易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似笑非笑看甄妙一眼:“再者说,他那风流性子你又不是没听说过,真放心把自己堂妹嫁过去?”

    哼,居然让皎皎对你有好感,黑不死你!

    “不是他,是萧墨羽将军,他不是萧世子的小叔叔吗,我听说他至今还未娶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提到萧墨羽,也是因为他曾送自己去靖北,一路上多少有些了解,瞧着是个不错的,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年纪还没有娶妻。

    “萧墨羽?”罗天珵意外地扬扬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罗天珵语气有些迟疑:“他人挺不错的,就是身世有些上不得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身世?他不是萧世子的叔叔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不过他是萧无伤的堂叔。萧墨羽的父亲是老远威侯的弟弟,早年死于意外,然后他父亲当时的未婚妻,就守了望门寡。”

    “望门寡?”甄妙摇摇头,“这也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礼教要比前朝宽松,像这样守望门寡的已经不多见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嘴角带着嘲弄的笑:“谁说不是呢,据说当时远威侯府就与女方商量退亲的事,可人家女方坚决不退,就要和远威侯府做亲家,谁又能拦得住呢?”

    甄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时候,总会有拿女儿换取某些利益的人家的。

    “那萧将军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萧将军是外室生的遗腹子。他的生母是一个舞姬,原本这种外室之子,是很难被威远侯府这样的人家承认的,因为他的父亲死的突然,只留下了这一滴血脉,这才进了府。也因此,就把守望门寡的嫡母请回了府上。”

    像这种望门寡,只是在娘家守,因为男方有了孩子,嫡母算是有了依靠,便把女方接进府里来,也是说得通的。

    “后来老远威侯的父母陆续过世,按理几个兄弟都该分家的,因为怜惜他这一支孤苦,就没有分出去。只是这一住,就住出了祸端来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说到这里顿了顿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下去。

    甄妙好奇心早就被勾了起来,忙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什么祸端?”

    见她一双明眸如上好的珍珠,清润透亮,就这么眼巴巴瞧着你,罗天珵哪还犹豫的下去,继续说起来:“萧墨羽的嫡母,当年说来也才十四五岁,把他养到十来岁的时候,人就没了。当时他嫡母的娘家闹腾的厉害,后来隐隐传出她与萧无伤的三叔,呃,也就是她的侄子私通的事儿,据说是有了身孕寻了死。虽说这种事难辨真假,可一旦有了这样的说法,高门大户都是忌讳的,也因此,萧墨羽在侯府就更加尴尬,等到了他娶亲的时候,格外艰难,他本人是个傲气的,便拖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是乱了些,不过现在他嫡母也不在了,我倒是觉得不算什么。只要人品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就笑:“话是这么说,可当长辈的,哪能不在意?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来先看看二伯娘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萧墨羽在她看来虽不错,可李氏惯是个挑剔的,总不能帮了忙还落下埋怨。

    没过几日李氏又登门,甄妙就把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李氏听了,果然抿唇不语,好一会儿才干笑着道:“要说萧将军,本事是个大的,就是自幼父母双亡。命有些硬了。要不让世子再给看看,有没有更合适的?”

    甄妙皱皱眉。

    父母双亡怎么啦,她家世子还父母双亡呢!也没见她过得比谁差了。

    李氏一见甄妙皱眉,就反应过来了。忙笑道:“父母双亡也不打紧。没有婆婆管着。日子还自在些,就是他是外室子,冰儿好歹是嫡出长女。总觉得有些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不由叹气。

    有多少嫡长子能有萧墨羽的出息,二十多岁,已经是崭露头角的将军了,又有多少勋贵家的嫡长女,能嫁给这样的青年才俊呢?

    只可惜在世人眼里,门庭、出身,永远比这个人本身要重要的多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让世子再看看吧。”甄妙意兴阑珊地道。

    李氏见状不敢再多言,起身告退了。

    此后,随着甄妙临产的日子越近,李氏常常带着甄冰上门,成了国公府的熟客。

    七月的一日,难得的没出太阳,树梢轻轻摆动,带来丝丝凉意,正巧甄冰过来了,甄妙就让她陪着一起去园子里散步。

    “四姐,你身子重,还是不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笑道:“越是快生了,越要多走动,不然到时候不好生呢。难得今日没那么热,去园子里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园子里开了大片大片的月季,还有那结了果的石榴,放眼望去,处处是景。

    见了不远处葡萄架上垂了一串串晶莹玛瑙,甄妙眼睛一亮:“五妹,咱们去那边坐坐。”

    她挺着肚子扶着腰,脚步却还算轻盈,甄冰无奈笑笑,忙追了上去:“四姐,你就慢点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在葡萄架下坐了,丫鬟站在后面打着扇,甄妙就吩咐白芍摘下几串葡萄洗了,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“这葡萄树,还是我嫁过来后栽的,现在都吃上葡萄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。”甄冰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她已经十七了,加之性格沉静,瞧着比笑意盈盈的甄妙还稳重些。

    甄妙拿了葡萄小心剥着,沁出的紫色汁液顺着洁白如玉的手指流下来,她浑不在意,手指灵活,很快就剥出一个完整的葡萄珠,然后吃下去,露出心满意足的笑。

    “这葡萄捣烂了挤出汁,加些蜂蜜和冰块,喝着才舒爽呢,只可惜我现在不敢贪凉。”

    阳光被繁盛的葡萄叶筛过,碎成一块块一点点的光斑,零散落在甄妙的脸上,能看到细细的茸毛,那份出众的美丽就显得更加生动。

    甄冰含笑听着,望着她的脸,心中涌上淡淡的欣羡。

    这次四姐夫大胜归来,听说有不少人都送来美貌舞姬,四姐夫直接就没让那些舞姬进门口,有人开玩笑说四姐夫惧内,四姐夫居然大大方方承认了,反而弄的旁人不好多言。

    能像四姐这样,对一个女子来说,还有什么可求的呢?

    “五妹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甄冰回过神来,不好意思笑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

    甄冰摇摇头:“我一直是老样子,就是母亲是不是又麻烦你了?”

    “都是姐妹,说什么麻烦。走吧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甄冰忙伸手扶甄妙起来,见她身子一僵,赶紧问道:“四姐,怎么了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减肥q907545307、砂子吹风、thea顾无言、吴千语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晚上还有一更,补昨天的。说明一下,故事进入了尾声,不是说一两张内就完结啊,你们这么快就想和柳叶分手,真的好吗?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