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甄妙脸色发白,冷汗滚滚而落:“我……我肚子痛,可能……可能是葡萄吃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身后一直充当布景板的婆子见状大喊:“大奶奶,您这是破水了啊!”

    “破水?”甄妙觉得一股热流顺着腿根流下,脸色发白,“我,我不是还有半个月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呦,太医不是交代过,您这是双胎,胎膜早破是有可能的呀!”

    还好甄妙是在特殊时期,来园子里溜达跟了一串丫鬟婆子,这婆子一嚷,一阵鸡飞狗跳,青黛弯了腰把甄妙抱起来,健步如飞的往清风堂冲。

    “青黛姑娘,要把大奶奶抱去产房!”婆子跟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一直给甄妙打扇子的雀儿把那柄嫦娥奔月的团扇直接就扔到了地上,一脚踩上去都没顾上心疼就跑过去了。

    白芍等人同样是脚步匆匆,如一阵风般从甄冰身边刮过。

    甄冰只觉得耳边还响着风声,怔怔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甄妙发作的消息传遍了国公府的角角落落,一群人都往清风堂赶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叠声交代了许多事,扬声道:“快去喊世子回来!”

    罗天珵今日心中一直有些发慌,可又说不清缘由,这样忙了个把时辰,终是忍不住起身,打算先回府看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没走出衙门,就接到六皇子传来的暗信,约在那处民宅见面。

    他只得叮嘱暗卫:“要是府里派人来。就速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金铃声响,名叫素素的女子婀娜而来奉了茶,低垂着眉眼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六皇子看她一眼,淡淡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素素低着头退下,人已经远去了,仿佛还能听到清脆铃声。

    六皇子就笑:“要说起来,素素也是难得的佳人了,佳明不是有着身孕么,我把她送给你可好?”

    罗天珵牵了牵嘴角:“多谢了,王爷的东西。臣可没资格消受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大笑:“瑾明。原来说你惧内,是真的?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,现在佳明不能伺候你,有需要就先用着。等回来丢到一旁就是了。值当的你这样小心翼翼?”

    “王爷又在说笑了。”罗天珵淡淡道。

    谁在说笑啊?六皇子抽抽嘴角。见他确实没有兴致,转入正题,“近来我看秀王不大安分。似乎是不满我和桂王监国,想要插上一脚呢。瑾明,你曾说秀王不足为虑,早有他的把柄在手,不知是什么?”

    罗天珵眼皮直跳,强压下心中的不安,吐出了两个字:“断袖!”

    六皇子腾地站了起来,因为动作太急,宽大衣袖带倒了桌几上的茶盏,茶盏从桌几上滚落,摔得粉碎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素素冲了进来:“王爷——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六皇子面色如霜,呵斥道。

    素素立刻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目光灼灼盯着罗天珵,有些激动的抓了他的手:“瑾明,你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罗天珵把手抽回来,淡淡道:“王爷,您这样,臣会怀疑情报中把人弄混了的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怔了怔,随后反应过来,劈手打他:“你小子,连这样的玩笑都敢和本王开!”

    他压下心中的兴奋,问:“这消息确切吗?”

    罗天珵淡淡一笑:“王爷,臣的消息,什么时候出过错?”

    秀王有断袖之癖的事情,本该是后年曝出来,那一年,姜颜中状元刚刚过去一年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那就好办了,难怪到现在,我那四皇嫂还未怀上呢。”

    其实高门大户,养个娈童不算什么,就是坐在龙椅上后,真有这个爱好,悄悄行乐也没人敢管,可皇子就不同了,在有数个同样优秀的皇储备选之下,一旦此事曝光,那就是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,我这位四皇兄,根本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对皇位毫无兴趣,一心只想当个闲散王爷。”

    若真有此心,不想卷入夺嫡之争,这断袖的癖好就不该瞒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臣认为,秀王此事,暂时不要传扬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现在您和桂王一起监国,论势,其实桂王还要略胜几分,要是秀王加进来,三足鼎立,能减轻几分压力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听了,笑起来:“你说的不错,反正秀王这把柄,随时都可以拿出来用,既如此,提前用了反倒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他随手端起茶盏喝了一口:“对了,那次你说,芦花棉袄一事,恐怕背后还有黑手,现在查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盯着六皇子的手有些惊恐。

    糟了,他就说今日一早心中就有些打鼓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难道说,就是应在这里?

    他怎么从来不知道,辰王和他哥有一样的爱好啊!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今日你似乎有些怪——”六皇子顺着他的目光低头,然后看到了手中的茶盏。

    总觉得哪里不对!扫到桌几上洒的茶水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的茶盏,不是打翻了嘛!

    六皇子神情僵硬地低了头,看向手中握着的茶盏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来的?”他不记得素素又上了茶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这是臣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六皇子转了头干呕。

    罗天珵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知道吐就好,要是接着把这杯水喝下去,恐怕他就要吓得回家了。

    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外面有人找罗世子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和罗天珵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罗天珵脸色微变,起了身:“恐怕是家中有事。王爷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事啊,让他进来说吧,若是不打紧,就先等等,我还有些事要和你商量呢。”

    暗卫很快进来,行过礼,立刻道:“主子,大奶奶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下子傻了,片刻后。仿佛是木偶被施了法术。一下子活过来,直接就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留下六皇子愣了好一会儿,起身离开回了府。

    “王爷是不是累了,妾命人做了清心莲子羹。还拿井水冰了。给您端一碗?”甄静一见六皇子进屋。忍不住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自打赵飞翠进门后,她是受了不少磋磨,不说别的。单是每一日的请安,就要折腾她一通,还好她肚子争气,有了珍珍后,很快又诞下了王爷的第一个儿子,如今也有半岁多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儿女双全,就算是王爷碍于礼教不便偏袒她,可满府的下人眼睛是雪亮的,除了在王妃面前,她的日子别提多好过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赵飞翠再威风又如何,至今无子,到最后还不是一场空!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六皇子摆摆手,随意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忍不住问:“静娘,妇人因何会早产?”

    “这哪说得好呢,十有**是动了胎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见甄静目光诧异,六皇子笑了笑:“本王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这时哭声传来,甄静脸色微变,忙道:“平哥儿哭了,妾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她匆匆进了隔间,随后轻斥声传来:“珍珍,你怎么能捏平哥儿的脸!”

    六皇子跟进来时,正看到甄静打了珍珍手一下。

    珍珍似乎有些怕甄静,并不敢哭,瞧见六皇子,泪眼汪汪望着他。

    六皇子只觉心火上窜,大步走来抱起珍珍,冷眼瞧着甄静。

    “王爷——”甄静笑得讪讪的,“珍珍这孩子太顽皮,总爱捏平哥儿脸,平哥儿才多大,脸嫩着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六皇子薄唇紧抿,“平哥儿一个男孩,养的这么娇做什么?珍珍还不到三岁,你这当娘的是怎么对孩子的?要是你看不过来,就把珍珍移到蕊儿院子里去,让她们姐妹作伴!”

    “王爷!”甄静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六皇子冷冷看她一眼,抱了珍珍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甄静忙追过去:“王爷,妾也是心急,才打了珍珍一下,我是她的亲娘,哪有不疼她的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这才停下来,平静地扫了甄静一眼,淡淡道: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甄静下意识打了个寒颤,那一刻,她竟觉得六皇子看她的眼神,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,可眨眨眼,就见六皇子温和的对珍珍说着话,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幻觉。

    甄静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是她想多了,王爷不就是这个脾气吗,看他平日对赵飞翠,才是真的冷淡呢。

    “王爷,那妾叫人摆饭吧?”

    六皇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甄静彻底松了口气,走出隔间叫人摆饭,下意识回头,就见六皇子伸手捏了捏珍珍鼻子,珍珍推开他的手,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平哥儿睁着葡萄般的眼睛,好奇望着。

    她心中莫名生出几分异样,却又想不分明,摇摇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路狂奔回府,直接冲到了产房前。

    “祖母,皎皎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刚发作不久,最好的产婆和医婆都在里面呢,太医也在隔间候着,等等看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等,就等到了第二日清晨,只看到一盆接一盆血水端出来,屋子里呼痛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,孩子还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老夫人早早就睁开眼过来了,见罗天珵还立在门外,忍不住道:“大郎,你一夜未睡?”

    罗天珵神情恍惚看向老夫人:“祖母,孩子怎么还没生下来,皎皎不会有事吧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书友150309134049105、砂子吹风、女仔mm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

    推荐雪妖精01大大的《百味记》:

    穿越成小小农家女,却遭遇被赶。

    面对贫困却充满温情的家,她誓要奋起。

    且看小小农家女如何巧手调制羹汤。

    为你呈现农家珍馐百味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