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天珵默了默,然后说: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眼睛微微睁大,只是这个动作就消耗了不少力气,可为了猪蹄,她还是拼了:“世子,我刚刚可能听错了,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又好气又好笑:“说几遍也是一样的,你这次生产凶险,又要回奶,太医说了,不能马上吃油腻的,想吃的话,先调养几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回奶?”甄妙眼珠转了转,忽然想到,她一觉醒来,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,当下眼睛一亮,“世子,快把两个孩子抱过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看了白芍一眼。

    白芍立刻进了隔间,不多时进来两个奶娘,一人抱着一个婴儿。

    “快把他们放到我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奶娘立刻上前,把孩子抱给甄妙看。

    两个娃娃都睡着,一样的眉眼,脸蛋肥嘟嘟的,其中一个嘴角还挂着泡泡。

    甄妙见了,就忍不住笑了,伸了手把那泡泡戳破了。

    那娃娃皱了皱眉,醒了,瘪了嘴大哭起来,哭声中气十足,让甄妙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哭了?”

    奶娘忙轻轻摇着哄,可惜那娃娃不给面子,继续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这一哭,终于把另一个也闹醒了。

    甄妙一瞧坏了,这要是一起哭起来,威力实在有些惊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另一个小娃娃只是瘪了瘪嘴,并没哭出声。反倒像小狗般摇晃着大脑袋四处蹭。

    抱着这娃娃的奶娘笑道:“哥儿是饿了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屈膝一礼,要告辞去隔间喂奶。

    甄妙见了心里一动,开口道:“把他抱到我这里来,我给他喂两口。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那奶娘下意识看了罗天珵一眼。

    罗天珵淡淡道:“听大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奶娘忙把小娃娃轻轻放到了甄妙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甄妙费力解开衣襟,那娃娃虽闭着眼,却不知怎的,稍稍晃了晃脑袋,就准确的含住了他的口粮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甄妙只觉整颗心都化成了春水,软软的。柔柔的。明明甘甜的乳汁流入了娃娃口中,可甘露般的感觉却流回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先前那娃娃哭的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把哥儿也抱过来吃两口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个胖小子一人趴在甄妙一只手臂上,狼吞虎咽的吃着,罗天珵看的眼睛都直了。嘀咕道:“怎么能吃你的奶呢?”

    甄妙瞪他:“我是他们的娘。不吃我的。吃谁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奶娘吗?”

    大户人家安排乳娘是惯例,原本甄妙也不觉得如何,可两个胖猴子般的娃娃在她怀里一拱一拱的吃奶。甚至能看到他们因为用力,额头像小老头般皱了起来,可笑又可爱,忽然间就有些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人家都说,谁奶的孩子和谁亲呢,要是将来两个孩子对奶娘比对她还亲近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世子,我想好了,以后每日给孩子喂两次奶,不够的再让奶娘喂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罗天珵想也不想回绝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成?”甄妙抿了抿唇,一双还带着水汽的眸子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下子认输了:“好了,都依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经历过失而复得,只要一家人能平安在一起,其他的不过是小事罢了,皎皎高兴就好,虽然他实在是有点烦这两个趴在他媳妇胸口猛吃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甄妙立刻笑了,目光温柔地看着两个孩子:“这两个小吃货,眼睛都没睁开,就知道怎么找吃的呢,实在是继承了我的优点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这个真的需要骄傲吗?

    甄妙不知罗天珵的腹诽,笑问道:“我还不知道,这两个小胖子,哪个是哥哥,哪个是弟弟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被问住了,立刻回头询问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奶娘道:“大奶奶,在您右边的是哥哥,左边的是弟弟,弟弟胖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不爱哭,还晚出来,原来力气都留着吃奶呢。”甄妙越看两个孩子,心里越喜欢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老夫人和亲家太太过来看您了。”百灵进来禀告。

    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卷起珠帘,老夫人在先,由田雪扶着,后面跟了温氏和李氏,再后面是宋氏和戚氏。

    很快的,屋子里就站满了女眷。

    罗天珵见过礼后,立刻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廊芜上,倚着朱红的柱子,仰头望着已经跃上柳梢的弦月,一颗心才真正的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站立片刻,他抬脚要走,忽然停下来,目光犀利的投向一个方向,随后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簇美人蕉,蕉叶高大,郁郁葱葱,大红的花朵华美娇艳,旁边站着一个少女。她还是青涩的,就如垂到鬓边那半开的花朵。

    罗天珵皱了眉:“三妹?”

    罗知真显然是怕罗天珵的,下意识缩了缩身子,似乎想把自己藏在蕉叶后边,又生生忍住了,怯生生喊了一声大哥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,怎么会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来瞧瞧大嫂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进去呢?”

    罗知真绞着帕子:“大嫂一直在睡,我不知道方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珵微微一笑:“她醒了,祖母也在里边,你要是想见,就进去吧,只是别太晚了,临走时找个丫鬟送你。”

    罗知慧年初就嫁了,这国公府里,只剩罗知真稍大些,若是能陪皎皎做个伴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进去好多人,想等明日再来看大嫂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,我叫个丫鬟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罗知真抿了抿唇:“大哥。您能不能送送我?”

    她眼中颇有几分忐忑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罗天珵心中升起几分疑惑,不动声色地道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一前一后走着,快到罗知真住处时,她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罗天珵微微一笑:“三妹,你是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罗知真缓缓点了点头:“大哥,我有一件事,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罗天珵带着罗知真走到一处平日供人歇脚的亭子里,才道,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里四面没有遮挡,放眼望去。只有低矮的花木。不怕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罗知真心里一松,抬了头道:“大哥,其实上午我就过来了。我听说大嫂一夜未生,有些担心。早上起来就忍不住过来瞧瞧。又怕祖母和婶婶笑话。就一直躲着没露面。后来,大嫂终于生了,大家都去歇着。我就从后面绕了过去,经过一处厢房后窗时,无意间听见里面有人说话,提起了您和大嫂,就忍不住停下听了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罗天珵眼睛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若是寻常的事,罗知真不会特意对他说的。

    罗知真咬了咬唇道:“我听见那位李夫人劝甄冰姐姐讨好祖母,以便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脸上闪过愤怒:“她想着,若是大嫂出了事,就让甄冰姐姐嫁过来,给您当继室!”

    “哦?她当真这么说?”罗天珵心里都快气炸了,在罗知真面前却隐忍不发,语气冰的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罗知真忙点头:“她就是这样说的,不过甄冰姐姐拒绝了。我听了虽气恼,可想着那李夫人不过痴人说梦罢了,刚开始就没理会,后来琢磨了半天,前些日子李夫人经常登门,已经是熟客,以后万一真的对大嫂不利怎么办呢?所以就忍不住来告诉大哥了,大哥别嫌我多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三妹,你做得很好。夜深了,大哥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送回了罗知真,罗天珵冷着脸回了清风堂,见了甄妙,立刻露出笑容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建安伯府,此刻有人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热着了吗,婢子再去端一个冰盆来。”

    甄冰起身下来:“不必了,我出去透口气。”

    她推了门,身后的丫鬟提了一盏琉璃美人灯,主仆二人缓缓往前走着,见到一条石椅,甄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立在身后的丫鬟心想,姑娘似乎是有很重的心事,往常虽沉默,却不像今晚这般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甄冰确实有心事。

    她坐着雇佣的马车离开了镇国公府,谁料那赶车的是个新手,拐弯时压到了石头,直接就向迎头而来的骑马人撞去,偏偏那车夫躲避太急,把她从车里甩了出去。幸亏那骑马人纵马而下接住了自己,才免了命丧马蹄的命运。

    想起那人,甄冰脸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那人真是个胆大的,光天化日之下抱了自己,虽说当时看见的人不多,可这名声也是受损了,他居然还提出去茶楼一坐,而她鬼使神差的竟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,那人说的话,更是令她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他问:“姑娘,情急之下,害你闺誉受损,在下想问清楚,如果男子不提亲的话,你会寻死吗?会出家吗?”

    她那时傻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男子显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她回过味来,气得脸色铁青时,他却把自己的情况交代了一遍,最后道:“在下就是这样的情况,姑娘可以考虑两日,若是不在意的话,就把此物送到远威侯府上,在下会请人前来提亲,若是姑娘不需要在下负责,两日之后见不到此物,那就算作罢了。”

    沐浴着皎洁而温柔的月光,甄冰抚了抚嘴角,那里的弧度是翘起的。

    她想,她怎么会在意呢,至少无论嫡庶贵贱,她和他,都是活得堂堂正正的那类人。

    或许,将来会像四姐一样幸福,也说不定呢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有有66打赏的香囊,山羊蝎子、砂子吹风、luoke000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出差真的好讨厌啊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