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什么,你在路上被个野男人救了,对方说要来提亲?”建安伯老夫人居住的宁寿堂里,一大早就响起李氏有些尖利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盯着跪在地上的甄冰,气得手都在抖,若不是当着老夫人等人的面,恨不得上去踹她一脚。

    这个死丫头,这么大的事,竟然不和她说一声,而是一大早就跑到老夫人面前来请罪了,蒋氏和温氏都在场,这不是要闹得人尽皆知嘛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可别听这丫头的,她是个实诚的,总不能被什么阿猫阿狗救了,都要嫁过去吧,这又不是前朝了,就是订了亲,还能退呢!”

    蒋氏垂眸喝茶,掩去嘴角的嘲笑。

    订了亲是有退的,比如正跪着的冰丫头,可正是因此,她才十七了还无人问津吧,这李氏,越发拎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她冷眼看着,冰丫头是个人品端正的,就算退过亲,要是耐心谋划,未尝不能寻个门当户对的,却耐不住李氏眼高手低,一次次犯浑,累得女儿蹉跎至今。

    老夫人淡淡瞥了李氏一眼,眼含警告:“行了,总要听冰丫头说清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甄冰笔直跪在地上,看也不看李氏一眼,提起萧无伤时,脸颊有些发热,把他相救的过程简要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萧无伤?就是威远侯府那位萧将军?”李氏脸色大变,“老夫人,这门亲事,万万不成!”

    甄冰听了李氏的话。心中轻叹了一声,母亲果然是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她昨夜左思右想,就是怕她这里给萧无伤送回了信物,那边前来提亲,结果被李氏赶出去,要是那样,就太难堪了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她虽还了解不深,可看他的言行举止,是很骄傲的一个人。母亲若是拒绝了。这门亲事就再也没有回转余地,所以她才借着请安的机会,禀告了祖母。

    老夫人皱皱眉:“李氏,你先别激动。这位萧将军。我近来也有所听闻。据说是个出众的青年,身世虽坎坷了些,可瑕不掩瑜。对冰儿又有救命之恩,要说起来,算是一门好姻缘。”

    李氏有些急了:“老夫人,这才打完仗,京中像那位萧将军一样有几分风光的青年不知凡几,儿媳觉得不足为奇。可他的身世实在不堪,若是冰儿嫁过去,太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甄冰不说话,只是咬着唇,抬眼望着老夫人。

    老夫人被孙女隐隐含着祈求的眼神触动,对李氏道:“这鞋子合不合适,只有脚知道。再者说,那萧将军在光天化日之下救了冰儿,总有人瞧了去,若是传扬开来,冰丫头又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雇的马车吗,既没镇国公府的家徽,又无建安伯府的标志,别人哪知道冰儿是谁家的姑娘。”李氏气势软了下去,底气不足地道。

    “糊涂!”老夫人一拍桌子,“马车是雇佣的,那车夫没长着嘴吗?这世上能有不透风的墙?”

    见老夫人显见的是要答应下来,李氏心中大急,灵光一闪道:“老夫人,说来也巧了,前些日子,四姑奶奶还给冰儿相了一门亲事,正是这萧将军!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此事?”老夫人扬了扬眉,显出几分兴趣来。

    蒋氏亦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甄冰怔住,不敢置信的望向李氏。

    老夫人见了,招手:“冰丫头,别跪着了,来给祖母捶捶腿。”

    “嗳。”虽是七月的天,姑娘家身子骨娇贵,跪了这么一会儿膝盖已经隐隐作痛了,甄冰从善如流的站了起来,在老夫人脚边的小杌子上坐下,拿起美人捶替她轻轻捶腿。

    “是呢,当时儿媳就回绝了,没想到昨日那位萧将军就对冰儿有了救命之恩。呵呵,老夫人,您说,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,依儿媳看,这次冰儿遇到的事儿,说不准就是那萧将军安排的!”

    李氏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听说那位萧将军老大不小了,至今说不上媳妇,难怪会打冰儿的主意!

    想到这,她有几分恼火。

    甄妙这是已经把口风透露给那边了吧,哼,难不成是用她的女儿来做人情?

    “确实是挺巧的。”老夫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氏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老夫人长叹一声:“原本我还犹豫的,既然连妙丫头都看着那萧将军好,那他定是个好的,这门亲事,只要对方来提,就应下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氏笑容僵在了嘴角,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,心中歇斯底里的吼着。

    老夫人,您这样听话只听前面一半,难道是耳聋了不成?她说巧合,是为了引出后面那姓萧的别有用心,不是让您下定决心的!

    “老夫人……您说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脸一板:“嫁娶大事,怎么能说笑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,这么大的事儿,总要等老爷回来商量一下。”李氏一咬牙,搬出了甄二伯。

    老夫人挑了挑眉,霸气十足地道:“等他回来,知会一声就是了,还商量什么?给孙女定门亲事,老婆子还做不了主了?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她就来气,若不是李氏上蹿下跳,总想把冰丫头嫁给个不靠谱的,老二也不会急慌慌挑了同窗之子,还偏偏挑的是个断袖分桃的,若不是凑巧被妙丫头知道了,冰丫头这辈子就毁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妙丫头也算冰丫头的福星了,既然是妙丫头看好的人,想来错不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拿定了主意,见李氏还想分辩,眼风一扫,目光凌厉起来,吓得李氏不敢多言,暗暗咬碎了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甄冰这才心中一松,眼角竟有几分湿润。

    此事算是定下来,老夫人就问甄冰:“对方可说了,何时前来提亲?”

    甄冰微红着脸道:“只说是近日,并未说具体哪一日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见了信物,两日后会上门提亲,算起来,正是四姐的两个孩子办洗三礼的时候,看来她要派人递个话,让他缓上一日了。

    她只说了萧无伤救人的过程,当然不敢把后面二人去茶楼商量事的大胆举动也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着吧,女方还是矜贵些好。”老夫人淡淡道。

    离了宁寿堂,李氏一路上没给甄冰好脸色,甄冰不以为意,回屋后就叫来心腹丫头,让她把那信物悄悄寻了可靠的人送到了远威候府上。

    萧无伤收到信物,面色平静的收了起来,手指触到桌案上放着的精致帖子,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今日才收到罗将军一对双生子办洗三礼的帖子,还正在头疼若是那位姑娘允了亲事,时间上有些不好安排呢,没想到那边就传话来了。

    哦,她是佳明县主的堂妹,那日也是要去的。

    辰王府里,那张精致的帖子同样触动了某些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赵飞翠年纪渐长,越发明艳动人,似笑非笑斜睨着甄静:“静姨娘,要说起来,你们建安伯府的姑娘都挺能生,短短几年,你有了一双儿女不说,你四妹这一下子就有了一对儿子,可真是羡煞人了。”

    甄静听得窝火。

    什么叫静姨娘?她明明是侧妃!这女人实在太可恶,她真是想不明白,赵飞翠嫁进来两年多,王爷明明都不怎么碰她,她怎么还活得有滋有味的!要是她,臊也臊死了。

    甄静忍下那口气,笑道:“四妹命好,和罗世子夫妻情深,这才一举得了双生子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一双美目流转,冷眼瞧着赵飞翠的反应。

    赵飞翠不以为然地挑挑眉:“说的也是,等明日我可要好好瞧瞧去,可惜你虽然是甄四的三姐,也没机会去了。”

    甄静听了气得吐血,面上又强忍着不露出来,回了屋子狠狠捶了一顿枕头,随后擦干眼泪,装扮的清丽大方,端了一碗汤去了六皇子书房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想去镇国公府?”

    甄静垂首:“是呢,王爷,妾怎么说都是佳明县主的堂姐,虽然身份低微,两个外甥的洗三礼,真的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抿了抿唇,一时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王爷若是担心王妃会生气,那妾就不去了。”甄静飞快抬起眼帘,一双水蒙蒙的眸子扫了六皇子一眼。

    六皇子似笑非笑瞧着甄静。

    “王爷干嘛那样看我?”甄静羞怯垂头。

    “本王倒是不怕王妃生气——”

    “王爷——”甄静杏眼微睁,目光缠绵,心下有几分甜。

    王爷果然是在意她的,赵飞翠再摆王妃架子,不过是个无宠的可怜人罢了,呵呵,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六皇子嘴角含笑,语气一转:“不过你前几次与佳明碰面,都惹得她不大愉快,就不必去了,留在家里照看珍珍和平哥儿好了。哦,要是实在过意不去,把礼物交给本王,到时候我替你转交。”

    甄静嘴角笑意一僵。

    谁上赶着要给那两个小崽子送洗三礼啊,她就是想打赵飞翠的脸罢了!

    等回了屋,甄静越想越郁闷。镇国公府去不成不说,还要搭进去一份厚礼,不,是两份!

    咦,王爷的意思,是不怕王妃生气,怕甄四生气吗?

    甄静想明白了六皇子的话,当即哭晕在床上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亿乔、书友150309134049105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总算回家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