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抓周,无非就是那些东西,笔墨纸砚、弓箭、算盘、账册、首饰、玩具、吃食等等,要是女孩,就要加上绣花样、胭脂之类的,无论是平民百姓家,还是富贵人家,总不离这些东西,只是精致和粗糙的区别罢了。

    到了祥哥儿和意哥儿这里,就多了印章、绶带等象征权势的物件。

    祥哥儿是长子,先被抱到了小毯子上。

    他在婴儿中属于身材苗条的,就显得很机灵,撑着个头来回看看,利落的爬到堆满了物件的晬桌上,在众人瞩目下,三翻两翻,就把绶带抓在了手里,顿时响起叫好声。

    祥哥儿显然有大将之风,完全不被人们的叫好声干扰,小眼一瞄,又把一册书卷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子,赞美声更是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罗天珵勉强绷着个脸,实则心中已经乐开了花,伸手把祥哥儿抱了起来,递给了一旁的乳娘。

    毕竟是长子,将来出人头地是应该的,当然不能高兴的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甄静瞧了身边的儿子一眼,心中有些不忿。

    平哥儿是王爷的长子,就因为当初没有占上一个“嫡”字,像印章、绶带之物是不允许出现的,若不然,她的平哥儿怎么会比别人差!

    眼看着意哥儿又被放到了毯子上,甄静心中一动,把平哥儿揽了过来。

    自打赵飞翠有了身孕后,她心中有数。这次十有**是能来的,就有意的训练平哥儿,让他抓着绢花玩。

    这时候,训练的效果就体现出来了,平哥儿见了甄静特殊的暗示,早形成了条件反射,伸手就揪下了插在她鬓边的那串石榴绢花,然后甩到了晬桌上,拍着手笑。

    这变故,弄得所有人一怔。屋子里顿时静下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落到晬桌上的物件。是不能再拿走的,意哥儿是个男娃娃,按理说绢花、胭脂之物不会出现的,可此时。却只得放在那了。

    偏偏那串石榴绢花火红一片。在一众物件中。别说孩子了,就是大人都会第一眼见着,众人心情顿时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要是这小公子抓了一朵绢花。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脸色微沉,淡淡扫了甄静一眼。

    六皇子也来了,他对这些倒是无所谓,嘴角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。

    自打那年的七夕花会,葡萄架下定了终身,甄静这辈子最紧张的时候早就过去了,此刻接受着众人目光,心中半点不慌乱,斥道:“平哥儿,你这孩子太调皮了!”随后又忙向罗天珵和甄妙赔不是。

    平哥儿如今不过一岁多,还不到两岁的娃娃,自是不会有人再多说。

    甄妙盯着那朵红艳艳的石榴花,一阵心塞,不由瞪了甄静一眼,可毕竟不能和孩子置气,只得把气咽回了肚子里,露出个笑脸拍了拍意哥儿:“意哥儿乖啊,去抓东西。”

    意哥儿就没他哥哥灵活了,受到了亲娘的鼓励,小胖腿蹬了蹬,半天没爬动,干脆一屁股坐在毯子上不走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有人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甄妙脸上一热,伸手拍了拍意哥儿屁股:“意哥儿,去啊!”

    意哥儿小屁股挪了挪,然后……直接坐在甄妙手上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这下子,众人再也没法给面子,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脸都红了,抱起胖小子直接丢到了晬桌上。

    意哥儿显然是个慢性子,到了桌上面对着这么多物件也不着急,伸着藕节般的胖胳膊翻找了半天,终于抓到了一块福饼,捧着就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福饼是甄妙亲手做的,掺了牛乳和鸡蛋,又软又香,雪白的颜色,只在碧色荷叶盘上放了小儿拳头大的那么一小块,就被这胖小子找到了!

    甄妙和罗天珵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孩子他爹的眼神在说:谁让你放福饼,还做的那么香!

    孩子他娘的眼神相当委屈:抓周礼上都要放吃食的,我只敢放了一块福饼,就一块,在小山般的物件中,就被你这吃货儿子给翻到了!

    意哥儿说话不如哥哥早,牙却长得快,现在祥哥儿才六颗牙,他就已经八颗了,狼吞虎咽吃完了那块福饼,大脑袋开始东摇西晃。

    看着小儿子嘴角的残渣,甄妙那个后悔。

    怕孩子抓周时拉了尿了,她都没敢给吃的喝的,早知道这小子胃口这么大,先塞饱了他啊!

    意哥儿环顾四周,于是,那朵红艳艳的石榴绢花就映入了眼帘。小胖子弓着身子伸着手,就把那朵花抓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一个嘴角还挂着食物残渣的胖小子,手中抓着一朵绢花,这形象,这寓意,实在是不用多提了。

    这妥妥的一个纨绔啊!

    小子亲爹当场脸色就变了,围观的人没有敢说话的,眼神各种微妙。

    甄妙再也忍不住,狠狠白了甄静一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意哥儿顺着亲娘的目光就转了头,随后一扭一扭的爬到了甄静跟前,伸出胖手,把绢花递给了她旁边的平哥儿。

    平哥儿拿着绢花,立时眉开眼笑,凑过去就在意哥儿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甄静脸色立刻就变了,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哪里来的妖孽孩子,他居然,居然又把绢花还给了平哥儿,难道他还记得是平哥儿丢出去的不成?

    更丢人的是,平哥儿为了一朵绢花,开心的去亲了那妖孽一口,这传出去,将来可怎么是好!

    甄妙嘴角抖了抖,不好笑出声来,忙垂了眼帘,掐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甄静口中的妖孽,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惊人的事,现在还是两手空空,最后只抓了一个金元宝就不撒手了,甄妙很怀疑是因为那金元宝像她给哥俩儿做的耳朵状奶糕。

    这抓周礼就在一波三折中过去,众人都散了。

    甄静自觉丢了大脸,回府后小病了一场才继续出来蹦跶,不必多提。

    清风堂这边,入夜后,罗天珵搂着媳妇,心有余悸地道:“幸亏意哥儿机灵,居然知道把绢花还了回去,不然以后就要一直背着这脂粉名声。皎皎,你还说意哥儿不如祥哥儿机灵,我看他是大智若愚呢。”

    甄妙啐他一口:“什么大智若愚,我平时嫌他胖,常扔了东西让他爬着捡回来,做对了,就奖励一块奶糕,他还当平哥儿哄他玩呢,没看把绢花还回去,不见平哥儿给奶糕,后来一直不高兴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伊蜓、热恋^、小小眼manma、machan打赏的平安符,经常看到几位童鞋打赏,实在是太感动了。

    推荐leidewen大大的《本宫身边趣多多》:

    一世荣华的恒帝端妃寿终正寝,竟又回到七岁初入宫时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再见小冤家,

    你给我站住,让本宫捏捏脸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