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君浩清减了些,却显得愈发缥缈出尘。此时园中初雪未融,树挂琼枝,他一身白袍逶迤而来,身后跟着抱琴的青衣童子,直似神仙中人。

    这神仙样的人在见到甄妙时,脚步忽然一顿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颔首而过的甄妙只得停下来打招呼:“君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甄夫人。”君浩扫过甄妙苍白的脸庞,温润的眸子中有了几分关切,“夫人脸色不好,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甄妙一怔,只觉此人未免交浅言深,出于礼貌还是笑道:“还好。君先生是要去抚琴吧,我们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能见到甄妙的机会太少,虽然重喜县主就在一旁,他还是忍不住喊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君先生还有事?”甄妙收了笑意。

    君浩实在想弄明白,为何自那年大福寺相遇开始,自己就变得奇怪起来,只觉此女像在哪里见过似的,近来更是离奇,梦中常出现二人相处的片段,虽一醒来细节就忘得干净,可那份惘然却萦绕心头久久不去,直到——

    直到那一晚,他梦中得了一首诗,醒来竟还记得全貌,匆匆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君浩伸手入怀,取出一方帕子,微笑道:“听闻甄夫人文采斐然,不知此诗,可读过?”

    他把帕子展开,瞧着面色平静,却难掩眼底的紧张。

    甄妙心中早已不耐烦。

    大冷的天,还装着病。谁有闲心品诗啊,她还等着回去喂孩子呢!

    随意瞥了一眼,顿时怔住,不由自主把帕子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诗!”一旁的重喜县主看了,忍不住赞道。

    甄妙这才回过神来,颇有几分心惊的瞥了君浩一眼。

    难怪她一直觉得这人有点奇怪呢,原来是老乡!

    是了,他定是听了自己抽风写给世子的“待我长发及腰”那首小诗。才来认亲的。

    “甄夫人觉得呢?”君浩望着甄妙。似乎非要弄出一个答案来。

    甄妙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:“确实是好诗!”

    心道,这人实在不聪明,就算老乡相认,也不好就在这里吧。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。再者说。认了又如何。总是回不去了,难不成还要时不时的来一回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?

    她倒是无所谓。就怕世子一生气,拿刀劈了这人,那她就对不住同仁了。

    见甄妙神情有异,君浩忍不住问:“这诗,是不是夫人所写?”

    他有种预感,错过这次,二人恐难有相见之日,总要问个明白才甘心。

    甄妙脸色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好像有哪里不对!

    她迅速冷静下来,恢复了如常表情:“君先生说笑了,我才疏学浅,怎么会写出这样的诗句呢?”

    君浩脸上的失望之色很明显。

    甄妙再迟钝,也知道眼前这人不可能和她来自一个地方了,可这首诗他又是如何得来的呢?压下心中疑问,再也无心停留:“不耽误君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伊人匆匆离去,君浩收回目光,自嘲的笑笑,抬脚向宴厅行去。

    马车压在积雪上,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,车里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佳明,你和那位君先生,很熟悉?”重喜县主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甄妙一直沉浸在心事中,闻言摇头:“统共只见过几次面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就笑了:“他对你的态度有些奇怪,好像隔着你,看什么故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甄妙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,把混沌劈开。

    她想起罗天珵偶然提到“君浩”时的咬牙切齿,还有他曾说的那个梦,隐隐明白了因由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然被青黛扑倒,瑶红则扑倒了重喜县主,一支箭破开棉布窗帘,笔直没入了车壁中。

    瑶红一个跟头从车门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车中二人惊魂普定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就听外面阿虎喊道:“大奶奶,您没事吧,刚窜出来一支冷箭,被我避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虎,加快点速度,赶快回府。”甄妙扬声道。

    马车快了起来,没过多久瑶红去而复返,摇了摇头:“没追上,对方隐在暗处,第一支箭应该是冲着车夫去的,没射中,又对着窗口射了几箭就退走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听懂了瑶红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来那暗中的人是打算抓活的,一击不中,胡乱射了几箭,射死她最好,射不死也无所谓,就赶紧撤了。

    还好接下来一路顺利,很快就到了镇国公府。

    “佳明,怎么回事儿?你惹了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甄妙摇摇头:“恐怕没这么简单,重喜,你先别回公主府了,等弄明白情况再说,我叫人给公主府送个信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还未回府,甄妙怕老夫人忧心,压下不说,悄悄吩咐府中侍卫和下人打起精神,分成几拨来回巡逻,又派了几人悄悄出府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重喜县主呆不住了,要告辞:“我怕母亲担心呢,总不好在外面留宿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百灵进来禀告:“大奶奶,长公主府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来的是长公主的心腹婆子,一进门就道:“县主,长公主让老奴给您说,外面不安生,今日您就住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心中一跳,盘问了婆子几句,见她多的话也说不出来,让她退下,望着甄妙正色道:“佳明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甄妙苦笑道:“恐怕是安郡王府有变,且等等看吧。”

    入夜时,罗天珵终于回来,衣甲上血迹斑斑,顾不得脱,先把甄妙揽到怀里:“皎皎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手指冰凉,慌忙给他倒了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饮而尽,才道:“安郡王谋逆了,勾结了杜彦生,里应外合开了宫门杀了进去,还好我早有准备,在他们险要得手时救了驾。”

    甄妙听的心惊肉跳:“那怎么这么晚才回?”

    罗天珵冷笑:“安郡王是个有魄力的,借着安郡王妃生辰,把赴宴的都扣了起来,打着弑君后以此要挟百官的主意。解决了他们那些人后,又去安郡王府解救人质,费了些工夫。”

    他想起安郡王临死时说的话,心中一片冰冷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