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安郡王说:“罗大将军,你这样威风,这样能耐,像一条狗一样忠心护主,你爹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安郡王撂下这么一句话就潇洒的死了。面上不动声色,似乎听不懂他话中深意的罗天珵心中却抓狂了,偏偏他还不能表露出来,生怕昭丰帝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甄妙推他一把:“世子,你先去沐浴吧,一身的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天珵点点头,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下来,颇不放心地问,“祥哥儿和意哥儿呢?”

    “都在暖阁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听了甄妙的回答,他这才舒展了眉,转去净房洗漱。

    许是身上血腥味太浓,罗天珵洗了好一会儿都未回,甄妙不知怎的,有些坐立不安,先让百灵去客房给重喜县主传了消息,省得她提心吊胆睡不下,然后就来回踱了两步,终于有了事儿做。

    “青鸽,小厨房里还有什么肉?”

    “还有半只鸡,剩了几块鹿肉和猪肉。”

    甄妙抬脚去了小厨房,猪肉选了略肥的,与鹿肉一起切丁打成泥,加入调料挤成一个个小巧的丸子下入早就烧开的锅里,加了鸡汤和葱姜等物,又放了木耳,香气很快就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鸽忙拿了一只青花海碗把汤盛了,跟在甄妙后面回了屋。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香?”罗天珵沐浴完回来不见甄妙,本来倚在床榻上养神,忽然闻到香味再也坐不住了。踏着鞋子就从内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甄妙抬眼一笑:“我做了清汤鹿肉丸,你今天也辛苦了,赶紧来喝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脸色有些诡异,总觉得用辛苦来形容他不大合适,毕竟杀人杀的太辛苦了不是什么光彩事,自己媳妇心是不是略宽了点?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还是暖的,大步走了过来坐下,接过甄妙递过来的碗筷吃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也挨着他坐下,两人很快吃完了一大碗丸子汤,鼻尖都冒了汗。相携着回了内室休息。

    罗天珵心事重重。本以为会是个不眠之夜,没想到热汤下肚,竟一觉睡得香甜,睁眼时。甄妙都已经起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笑道:“别慌。没有晚呢。是我早起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定睛一看,朝服、皂靴等物早已准备好了,不由心中一暖。收拾妥当出门了。

    重喜县主同样起得早,顾不得用饭就来告辞,甄妙挽留道:“不如等等再回,外面恐怕乱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这么大的事,我有些担心母亲,母亲也挂念我,还是早些回去安心。”

    甄妙无法,只得命瑶红送她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京中人心惶惶,连街上小贩都少了,一般人等除了不得已鲜少出门,只有一群群的锦鳞卫和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四处游荡,常常不问缘由就捆了人走。

    甄妙后来才知道,那日去安郡王府赴宴的人,绝大多数安然无恙,少数受了些轻伤或惊吓。只有方柔公主,因为身份高贵,当时被逆臣当了人质,解救下来时,膝盖伤势颇重,传言中似乎是跛了脚。

    “世子,方柔公主真的跛脚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不以为意的点点头:“是吧,我没大在意,这个不是重点,皇上如今龙颜大怒,死牢里已经快装不下了,三日后就要把一些牵连甚深的斩首示众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留意着甄妙的神色。

    甄妙心有戚戚然,叹道:“谋逆是诛九族的大罪,安郡王是宗室,牵连的还少一些,不过刀下亡魂肯定不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叹了叹气,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绣绷子。

    罗天珵愣了愣。

    皎皎半点不关心即将斩首的君浩吗?要知道京中好多人都悄悄求到他这里,想要他向皇上求情,为所谓的君大家脱罪呢。

    哼,那人有什么好的,竟有那么多人求情。

    甄妙没提君浩的事,罗天珵高兴之余,又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皎皎是没想到吧,若是将来知晓了,心中会不会有想法?不行,他不能让那小子成为皎皎心头的朱砂痣。

    要是君浩就这么死了,他没有对甄妙提,心中总会有个疙瘩。

    他应该有这个自信,皎皎不会在意君浩,或者说,他想看到皎皎给他这个自信。

    矛盾又敏感的罗世子纠结了半天,咳嗽一声,喊道:“皎皎?”

    甄妙推推他:“挪一挪,挡着光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听话的往一旁挪了挪屁股,见甄妙绣的专心致志,忍不住开口:“皎皎,三日后斩首的人里,还有君浩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甄妙手一抖,绣花针顿时刺入了指尖,她疼的哎呦一声,眼睁睁看着指尖冒出血珠儿,含怒瞪着罗天珵。

    罗天珵忙抓起甄妙的手,低头把流血的手指吮了吮,颇有些不是滋味地道:“皎皎,你这么心慌作甚?”

    甄妙已经捋顺了前世这三人的关系,听罗天珵这么说,没好气白他一眼,气道:“我这是心慌吗?任谁忽然听你这么一说都要吓一跳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,轻叹一声,面上有几分凝重:“君先生和安郡王是好友,我早便想到,他这次是脱不了干系的。既不相熟,又帮不上忙,还要去看他死么?我哪有这么闲?”

    要说起来,那样一个神仙似的人,就要身首分离,任谁都会心生怜悯,可对她来说,也仅是心生怜悯罢了,她根本不是他真正期待的人呢。

    罗天珵仔细打量着甄妙,见她委实不是言不由衷,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三日后,天飘起了雪,菜市口却围满了人。大周人天性中爱看热闹,尤其是杀头的热闹。

    一串串犯人被推过来,跪成了一排,这其中有昔日风光无限的宗室子弟,也有朝野上呼风唤雨的能臣,此时都穿着死囚衣,脸色灰败的辨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这其中,只有一人气质卓绝,一身囚衣掩不住他的绝代风华。

    衙役送来了断头饭和离别酒,有的囚犯大口吃着,有的却吓得大叫,把断头饭推翻了,似乎不吃这一口饭,便不会挨上那一刀。

    君浩笑了笑,把酒端起来喝了,说:“还有一点时间,我想等一个人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稍晚,大家可以明天看。求个粉红,妙偶大概是最后一个月争粉红榜啦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