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以前的长公主,给甄妙的感觉是高贵清冷的,而现在,眉梢眼角,都有着挥之不去的倦怠。

    她等甄妙落了座,才道:“家里可忙?两个哥儿都好吧?老夫人近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都是一些家常话,从长公主口中吐出来,就让甄妙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许是久不开胃,没说一会儿长公主就有些没精神了,甄妙见状告退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母亲都是这个样子,我很担心。”重喜县主悄悄道。

    甄妙就问了长公主平日的口味。

    “母亲喜欢吃清淡些的,不大喜欢吃肉。呃,母亲也喜欢吃些甜的。”

    甄妙跟着重喜县主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的厨房比镇国公府的厨房还大些,令甄妙惊讶的是,竟有几只菠萝。

    重喜县主解释道:“母亲喜欢吃菠萝,从南边弄来的,昨儿切了送去,只尝了几口。”

    甄妙有了主意:“那做一份菠萝饭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她把菠萝掏空了,切成丁的菠萝肉和葡萄干、枸杞等混在一起,与蒸好打散的米饭一起搅拌均匀,放入掏空的菠萝里,然后在蒸锅里蒸。

    从蒸锅里取出来的还是表面完整的菠萝,重喜县主眼中闪过新奇:“还挺有意思的。”就亲自提着菠萝饭,与甄妙一起给长公主送去。

    长公主刚睡醒,淡淡笑道:“怎么过来了,不好好陪着佳明玩一玩?”

    “母亲。佳明做了菠萝饭,带来给您尝尝。”重喜县主只穿着袜子走到长公主身旁,半跪下来,把食盒里的菠萝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眼中闪过淡淡的兴趣,接过勺子吃了一口,随后眼睛一亮,赞道:“很是独特。”

    她吃了几勺子才放下,虽还剩了大半,重喜县主已经很是开怀。

    等从长公主这里回去,就道谢:“佳明。这次多亏你了。这还是母亲近日来吃的最多的一次。”

    甄妙心想,看昭云长公主那样,并不像厌食之症,倒好像是因为有了心事。才食不下咽。只是这个。却不需要她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回头写几个吃食方子。送来交给厨房做,只是不保证长公主一定喜欢。我就先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一怔:“不如陪我住几日吧。”

    甄妙笑道:“我是想呢,可惜现在是有孩子的人了。一日不回去,他们该闹了。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这才想起来,不好意思的笑笑,要送甄妙出门,被她拦住:“你还是多陪陪长公主吧,不用送我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最近精神不好,该睡下了,我还是送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快走到垂花门时,迎面遇到了个身穿宫装的嬷嬷。

    重喜县主打了招呼:“嬷嬷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

    那嬷嬷笑道:“太后叫长公主进宫说说话。”随后看了甄妙一眼,收了笑意,只是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等她走远了,甄妙道:“那是太后身边的沈嬷嬷吧?”

    重喜县主点头:“是呢,近来太后常派人来传母亲进宫,只是母亲身体不佳,一直没去,没想到今日沈嬷嬷亲自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沈嬷嬷名馥香,是跟着太后几十年的心腹老嬷嬷,平日连赵皇后见了都要给几分体面的人。

    甄妙没往深处想,只叹一句深宫寂寞,母女情深,就回了国公府。

    回了清风堂,甄妙先哄着两个哥儿玩了一会儿,然后回了内室,绞尽脑汁写了几个可能会合长公主口味的吃食方子,叫人送去长公主府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送信的回来时,才知道那边出了事。

    长公主没有跟着沈嬷嬷一同进宫,那位沈嬷嬷在回宫的路上,被人劫走了!

    天子脚下,太后亲信,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劫了,还是才离开长公主府不久,这简直是百年难遇的稀奇事,太后大怒,跑去儿子那大哭一通,差点把本就剩了半条命的昭丰帝哭的提前地府一游,才算作罢。

    昭丰帝有气无力的吩咐下去,心中不停打鼓,心道他亲娘可别和那老嬷嬷产生了什么不可说的感情,那他这张龙脸可就丢光了。不过亲娘鲜少哭的这么厉害,还是先把人找回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罗卿,朕就把此事交给你了,你定要早日把那沈嬷嬷寻回来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长身玉立,肃然道:“皇上放心,微臣定会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锦鳞卫因为杜彦生参与了谋逆之事,本就清理出去一大片,如今剩下的都是罗天珵的心腹亲信,因为人手不足,一个个累得跟狗似的,如今又多加了一项艰巨的任务,要把那老嬷嬷给寻回来。

    寻不回来能行吗,太后可是说了,那老嬷嬷找不回来,她也不活了!

    “行了,别垂头丧气,等人寻回来,我给你们请功。”

    下属这才来了精神,马不停蹄出去寻人去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得差不多了,罗天珵这才不紧不慢的去了一处,转进密室,对那绑在床柱子上的人微微一笑:“怎么样,沈嬷嬷,想好要对我说什么了么?”

    他伸手把塞在沈嬷嬷口中的纱布取出来,沈嬷嬷一张老脸蜡黄,啐了一口:“罗世子,你胆子未免太大了,不怕太后知晓么?”

    罗天珵矜持笑道:“太后还等着我寻嬷嬷回去呢,我要是怕,也不会把嬷嬷请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嬷嬷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罗天珵不紧不慢地问:“沈嬷嬷,我父亲的死,还有我娘,和太后到底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沈嬷嬷脸色渐渐变得苍白,别过脸道:“罗世子说笑了,老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知道的。”罗天珵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他本就长得好,此刻笑的又温柔,是能让少女看一眼就羞红了脸的,可落在沈嬷嬷眼里,只觉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一次她恐怕是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沈嬷嬷不说话,罗天珵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那蒙面人的父亲曾是祖父的亲兵,因为瘸了腿在国公府当差,儿子又随着父亲上了战场,父亲身故后,同样回了国公府,害死母亲没多久就旧伤复发死了,当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。那人的父亲还活着,如今在一处庄子里养老。

    罗天珵近日来顺藤摸瓜,没想到摸到了太后这里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