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天珵明白沈嬷嬷的意思。

    试想,如果太后时不时向昭云长公主灌输月夷对大周的威胁,公主和亲,只会让月夷变本加厉挑衅大周,这样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,那么性子刚烈的昭云长公主,做出刺杀月夷族长的事,就是在太后意料之中的事了。

    至于昭丰帝,太后只要说一句,昭云是为了大周,更是为了你,你也要做出些成绩来,好让昭云不被百官逼死,能抬头挺胸的活下去,昭丰帝只要不是个怂包,也得去把因为昭云长公主引起的战乱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太后这是拿自己的一双儿女打了一场豪赌,赢了就是泼天富贵,至高无上的权利,输了,她还会再失去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,她已经失去了四个孩子,将来别人的儿子继位,说不准现在的三个一个都保不住了,那为什么不去赌一赌呢?

    “可是,这和我父亲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沈嬷嬷这是第一次,眼中露出几分同情:“坏只坏在,一次太后生辰,昭云长公主为太后庆生,母女二人对酌,太后有些醉了,无意间说漏了嘴,而昭云长公主大受打击之下,愤而离宫,骑马滚落了山谷,当时奉命寻找长公主的正是你父亲。太后心中清楚,长公主对你父亲是有爱慕之心的,只是那时你父亲已经娶妻生子,长公主是个骄傲的人,不曾对你父亲提起半句就是了。可是自打那之后,太后一直疑心你父亲知道了真相。旁敲侧击了长公主几次,最终忍不住出手,买通了你父亲身边的亲兵,在战场上除去了这个隐患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听得睚眦欲裂,一双拳头攥的咯咯作响,手背上青筋直冒,咬了牙问:“那我母亲呢?”

    后宫果然是最污秽不堪的地方,那里的女人不是女人,是黑泥,是毒汁。是沾上了就能让人家破人亡的噩梦!

    沈嬷嬷微微一笑:“罗世子。你要知道,太后是个做事周全的人,一步步不容半点有失,不然她也不可能由一个女官走到现在的位置。你的母亲。曾去找过长公主。在太后看来。斩草自然是要除根的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只想大笑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,死的何其冤枉,只是在要爬上这世上最高位置的人眼里。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许久后,罗天珵冷静下来:“那么安郡王呢?他为什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沈嬷嬷摇摇头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不过先皇很忌惮安郡王的父亲,他父亲一直身体不好,年纪轻轻就去世了,未必没有旁的原因。安郡王既然从幼时就装傻充愣,想来是心里清楚的。等他长大,从先皇到百官,再无一人会往他会有异心的方面想,且先皇对安郡王格外厚待些,有心算无心,他或许是安插了一些眼线吧。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,罗天珵站了起来,淡淡道:“多谢嬷嬷了。”

    他再没回头,一步步走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最近看谁不顺眼,就把沈嬷嬷的尸体丢他家门口吧。

    太后这几日都要哭肿了眼睛,昭丰帝颇不是滋味的想,要是自己归天,母后说不准都不会哭的这么厉害呢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昭丰帝心情有些微妙,太后前脚一走,就招了扶风真人进宫,谈他的长生大道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被一个老嬷嬷比下去,他且活着吧。

    “罗卿,沈嬷嬷还没找到吗?”等昭丰帝与扶风真人谈的尽兴了,传了罗天珵进宫。

    罗天珵一脸惭愧:“臣失职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怪不了爱卿。只是爱卿要抓紧些,沈嬷嬷陪了太后几十年,情谊深厚,太后近来心情极差呢。”

    “臣定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回头就招了买通的小太监来问,那小太监眉飞色舞地道:“太后发了好几次脾气呢,连茶盏都摔了一套,说找出谁掳走的沈嬷嬷,定要诛他三族呢!”

    罗天珵听了,笑了笑。

    转日,太后娘家门口,就出现了沈嬷嬷的尸体,把那开门的老奴吓个半死,差点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太后……

    太后哭晕了,再也不提诛谁三族的话了,从昭丰帝骂到罗天珵,最终,沈嬷嬷的死还是成了个有头无尾的悬案。

    敬德十八年的元宵节,太后吃汤圆噎死了。

    昭丰帝哭得昏天暗地,心想,母后这么多年,年年吃汤圆,都是沈嬷嬷亲手做的,怎么今年就出事了呢,可见她是太思念沈嬷嬷了。

    果然比不过一个老嬷嬷,昭丰帝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吓坏了,看皇上这身体状态,事情有点不妙啊,别太后前脚一走,皇上也要升天吧,那大周还不乱套了,太子还没立呢!

    朝臣们刚想到赶紧立太子的事呢,秀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事了。

    秀王和去年的状元郎,青阳姜家的姜颜搞上了!

    你说王爷好个男风,这不是大问题,可你别找状元郎啊,这知名度是不是略高了点?咱找个小倌娈童不成么?且什么时候曝出来不好,偏偏在太后尸骨未寒的时候!

    理所当然,昭丰帝气得一只脚踏入了棺材,撑着一口气把秀王召进宫来大骂一顿,把他降成了郡王。

    这皇位么,显然就没有秀王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于是大臣们盯上了桂王和辰王。

    桂王是兄,相较辰王,更得皇上喜欢些,且这几年很是收拢了不少朝臣,大臣们这心,就不自觉的偏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太后刚死,现在就提立太子的事情也不适合啊,就有机灵的大臣提出,春天要来了,这几年风雨波折,很该选出一位皇子,替皇上祭天祈福,也算是彰显对太后的孝心。

    昭丰帝一听这提议不错,当时就答应了下来,只是到底是由桂王去,还是辰王去,他还要想一想。

    大臣们都心里透亮,这祭天祈福的人选,就是将来的太子了。

    大臣们都明白的事,两位王爷能不知道吗,经过一番激烈竞争,这差事落到了桂王头上。

    桂王和辰王,私下对这个结果都很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辰王心中多少有点打鼓,在那民宅里问罗天珵:“那一日,真的会有天狗食日吗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,万分感谢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