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甄静心里种下了一根刺,此后对珍珍态度越发纠结且不说,甄妙则接到了甄太妃传来的消息,邀她入宫一见。

    甄妙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。

    按说依她半个宗室女的身份,和甄太妃又有亲戚关系,逢年过节想进宫拜见是很容易的,奇怪的是,太妃却一早摆明了让她少往她那跑的态度。

    甄妙进了宫,沿着宫墙而行,虽是早春,等入了后宫那道宫门,景致陡然就变得多彩起来。

    她无心观看,提着准备好的小礼物径直去了甄太妃寝殿。

    原本太后一辈的妃子们,在先皇去后,有子女的就出宫跟着子女过活了,无子女的,统统去了家庙呆着。

    如今太后一死,老一辈留在宫里的就硕果仅存一个老太妃,大概是看着与太后交好的情面上,昭丰帝对她的待遇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所以甄妙见到甄太妃时,老太妃依然是光鲜亮丽的。

    这光鲜亮丽不是说穿了什么鲜艳的衣裳,太后刚死,也没人敢穿。

    甄太妃穿了身鸭蛋青绣暗金云纹的衣裳,慵懒的斜靠在床头屏风上,就觉得风华无限了。

    “太妃。”甄妙心下稍安,姿态尚算优雅的见礼。

    甄太妃直起身子,目光先是在甄妙脸上一扫,随后一路向下,落在她高耸的胸脯上,不由点头:“不错,看来我教给你的丰胸方子,还有些效果。现在还用着么?”

    甄妙脸上发烧,飞快扫了立着的宫娥们一眼。

    那些宫娥也不知是听惯了太妃的言语还是怎么,一个个表情那个古井无波,弄得甄妙以为自己听岔了。

    见甄妙不回答,甄太妃皱眉:“别偷懒,你是两个孩子的娘了,就更不能懈怠,不然将来下垂了,哭都来不及!”

    甄妙……

    这话题还能正常一点吗,太妃她老人家这是憋了多久了?

    甄太妃显然也觉得宫女们碍眼。不方便发挥。手一抬:“你们先都下去吧,弄些瓜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等该退下的退下,上瓜子茶水的也出去了,甄太妃神情更加闲散:“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。您……还好吧?”甄妙打量着甄太妃的神情。

    太后对她虽没有过好脸。和太妃感情却不错的。如今太后没了,太妃心里恐怕不好受。

    甄妙使劲想从甄太妃脸上找出难过的情绪来,最终失败。心想,不愧是太妃,喜怒真是不行于色啊。

    “还好,就是一个人,难免无趣了些。我养了一株墨兰,开的甚好,你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甄太妃带了甄妙去花房看她精心养育的兰花,拿了银剪刀修剪一番,又叫她一起喝茶吃点心。

    她依然如少女般细嫩的手指往摆成花瓣般的点心上一指,笑道:“自打那年你告诉了我去除羊乳膻味的法子,我就让小厨房研究出了几样点心,今儿你正好尝尝。”

    甄妙拿起一块点心入口,顿时点头。

    甄太妃不愧是处处精致的女人,对饮食一道简直是后来者居上!

    她还以为许久不见,又是太后去世不久的敏感时候,甄太妃有什么大事要对自己说呢,没想到拉着她赏赏花,吃吃点心,并笑眯眯告诉她过些日子再来,就叫了内侍送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回了清风堂,甄妙还有些莫名其妙,忍不住对罗天珵说了:“你说,太妃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知道甄妙进宫,罗天珵心里不大高兴,不过甄太妃是她娘家那边的长辈,自是不好流露出来,道:“大概就是一个人无趣,想找个后辈陪着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甄妙一想也是,叹气道:“太妃和太后感情颇好,现在只剩了她一个人在深宫里,确实挺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忍不住冷笑。

    恐怕就是那老妖婆死了,甄太妃才喊皎皎进宫的!

    他也曾听皎皎提过太后对她隐隐的不喜,原以为是先前落水的事给太后留的不好的印象,现在想来,哪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恐怕就是看到了甄太妃美貌的力量,虽和太妃维持着明面的友好,却深深忌惮着和她面容相似的年轻女子进宫晃荡吧?

    想想宫里就一个大限将至的昭丰帝,罗天珵虽反感后宫那潭浑水,却没有阻止,只是叮嘱道:“以后太妃再召你进宫,就派人和我打声招呼,省得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甄妙笑着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之后甄太妃又叫甄妙进宫说了一次话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祭天的日子,桂王穿了隆重的礼服,风光无限代天子祈福,上台时还扫了一眼手下败将六皇子,顺便霸气外露的斜睨了一眼罗天珵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他不满罗天珵很久了,这小子滑不留手,看似哪边也不站队,可挡不住父皇待见啊。

    作为自幼颇受父皇宠爱的皇子,桂王深深嫉妒了。

    皇上将来只有一个,至于能臣良将,只要他想找,还愁没人吗?凭什么让这小子风光得意,他偏要他坐一辈子冷板凳!

    桂王意气风发的登上了高台,结果一篇辞藻华丽深奥的祝文还没念完,天陡然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暗,是真正意义上的暗,几乎是一瞬间,天地间再无一丝光亮,所有人都成了睁眼瞎,只能听到四周人们的惊叫声,还有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很快,有些惊叫声就变成了惨叫,落入眼前一抹黑的人们耳中,格外心惊,恐慌迅速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这片刻的黑暗,在这些人日后的记忆中,成了不寒而栗的噩梦,只觉过了一辈子那么长,实则连半盏茶的工夫都不到。

    等天终于大亮,看清眼前场景,在场的人不由骇然。

    地上落了无数的物件,还有遗落的鞋子和官帽,最令人不忍目睹的,是那十几具踩得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有人惊叫一声:“桂王!”

    “本王……在这里!”

    原来桂王慌乱间从高台上踩空掉了下去,还好高台不算太高,只是摔断了腿,他也是个机灵的,知道一片黑暗中谁还认得出你是龙子龙孙啊,踩死了那就是白死了,当下紧紧靠着台壁不敢挪动半分,甚至不敢呼痛,怕黑暗中招了黑手来。

    这天狗食日,时人认为大不吉利的,桂王灰溜溜养伤去了,昭丰帝强撑着一口气立了辰王为太子,撒手走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哎呀,眼看要完结了,好舍不得大家,妙偶最后一个月求粉红啦,请大家多多支持。

    推荐一浊大大的《夫君,来种田》:

    女战士秒变通房丫头,一个月不到入洞房两次;

    代嫁、抢婚、土匪、乞丐、傻子轮班而来,苦逼林晓对月感叹,老天你玩死我得了!

    他,出身杏林家世显赫,偏偏喜欢游戏人生,一不小心被人生给玩了。

    美貌少女打量邋遢乞丐,“少年,一个馒头你卖吗?”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,姑娘,两个馒头我考虑一下……

    当穿越女遇到穿越男,林晓表示,这年头男人都特么欠归拢!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