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甄妙懒洋洋看了帖子一眼,就扔一边了,对木枝道:“就说,我夜里着了凉,不舒坦,不敢过了病气给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白芍年前就嫁给了池副将,开春跟着池副将镇守边关去了,百灵等人早已陆续配人,有的在府里当管事媳妇,有的出去当了掌柜娘子,如今丫鬟里最得力的就是木枝和雀儿了。

    木枝不如雀儿机灵,胜在稳重,道了一声是,中规中矩的给送帖子来的内侍回了话。

    内侍摸摸鼻子,走了。

    甄静一看甄妙没来,虽然甄宁几人都到了,也觉得是锦衣夜行,有些没滋没味的,过上几日,对前来看闺女的辰庆帝道:“前几日请了娘家几个姐妹来宫里赏花,不料四妹病了,也不知现在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一看甄静说得郑重,以为甄妙病的不轻,皱眉道:“怎么没听说国公府请太医呢?”

    说着一斜大太监杨公公:“传个御医,去国公府给佳明县主看看。”

    甄静忙道:“当时四妹说的是着凉,想来不打紧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辰庆帝来一句:“你又不是御医,能知道啊?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甄静噎个半死,好一会儿才顺过气来(主要是时不时的被辰庆帝堵一次,也习惯了),面上是半点不见异样,甜美笑道:“皇上,臣妾是想,既然四妹没传御医,就这么派人过去,总是有些唐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不如臣妾派人去问问。要是四妹没事了,就请她来宫里坐坐,臣妾一直怪惦记她的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要冷眼瞧瞧,皇上是否对甄四有意了。

    那位罗世子如此彪悍,就不信皇上真敢下手,就算一时发昏下了手,呵呵,但凡传出只言片语,谁能奈皇上如何?甄四才是没脸面活了呢。

    辰庆帝不说话,瞧着甄静。甄静被看的有些不自在。娇嗔道:“皇上,您这样看着臣妾做什么?”

    辰庆帝抿了抿唇道:“贵妃,你平日温婉可人,怎么现在糊涂了。佳明就算病好了。也该好好养着。这时候进宫干什么,让你瞧瞧能多长一斤肉啊?”

    说完,拂袖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甄静目瞪口呆。都不确定皇上走远了没有,就气得踢翻了脚边的小凳子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此时已是初夏,早换上了软缎珍珠绣花鞋,这么一踢,鞋尖上那颗漂亮的珍珠就飞了起来,好巧不巧正打在眼角。

    刚开始甄静疼麻了,还没反应过来,只是在心中恨恨想,果然皇上一沾上甄四的事,就变得不正常啊,甄四那个妖孽,她早晚除了她!

    这么想完,疼痛袭来,甄静下意识捂着眼,松手一看,雪白的掌心血迹斑斑,不由眼前发黑,对围上来的宫娥骂道:“你们都是死人啊,快传太医!”

    这传太医的事,辰庆帝自然知道了,召来太医问话。

    甄静嫌丢脸,又恐传出脾气大的名声,早就重金封了太医的口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儿,这贵妃又是有一子一女,显然惹不起的,皇上问起,太医含糊答了,无非就是爱作的女人常见的娇贵毛病,心悸。

    辰庆帝一听,也懒得细问了,挥手让太医退下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是和自己摆脸子呢,他前脚刚走,后脚就心悸了,装晕也没这么快的!

    于是,好脸面爱惜名声的甄静,因为想在甄妙面前显摆一通,人还没见着,就先把自己弄伤,然后让辰庆帝误会了。

    辰庆帝当初为了自污藏拙,府里收了不少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这么些年下来,如花似玉早变成枯枝败叶了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人的习惯是可怕的。

    原本,辰庆帝还是个小少年的时候,那可真是惊才绝艳,聪慧过人,从没想过自己大了些,会掉进脂粉堆里,成了赏花弄月的个中翘楚。可是装风流装的太久了,这货习惯了。

    前朝最近无事,各地也没传出个天灾**的,眼看着好伙伴罗天珵就要把厉王收拾了,这段时间,算是难得的轻松时候,辰庆帝懒得见静贵妃,转了一圈,没找到能入眼的,一抬脚,去甄太妃那了。

    甄太妃,哦,其实该叫太皇太妃了,自打昭丰帝一闭眼,就放了话,要去庙里清修,被辰庆帝死活拦了下来,原先的宫殿早不住了,在最靠近冷宫边上的宫殿里住了下来,几乎是隐居状态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自打辰庆帝登基以来,头一次过来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,实在是当时甄太妃决绝的样子吓着他了,害得他不敢靠近,生怕把甄太妃逼急了。

    辰庆帝从来都是个能够隐忍的人,对皇位如此,对甄太妃,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想,过了这么久,她的心情也该恢复平静了吧?

    甄太妃所居宫殿的院子里,有一棵高大的榕树,树冠很大,下面放了石桌石椅,挡住了日头。

    初夏虽不算热,这个时候正是近晌午,阳光还是刺眼的,躲在树下,偷得一片清凉。

    若是以为一心要去庙里呆着的甄太妃在这偏殿里形如朽木的活着,那就错了,此时她正招了几个宫女,一起打叶子牌,输了的就喝调好的蜜水。已经有两个宫女,捂着肚子跑了好几趟净房了。

    辰庆帝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热热闹闹的景象,他心中顿时一暖,竟不忍打扰,驻足凝视了许久,久的甄太妃都察觉到了,目光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宫女吓白了脸,忙跪下来请安。

    甄太妃还坐着,冷眼看着辰庆帝走近了,心中一声轻叹,站了起来:“皇上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辰庆帝心中一阵激动,快步走过去:“太妃——”

    甄太妃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看着甄太妃冷淡的模样,辰庆帝心中发苦,张了张嘴,还是忍不住委屈道:“太妃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甄太妃心中长叹。

    这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啊,怎么就长歪了呢!

    青天白日的,辰庆帝人都来了,甄太妃也不可能表现的太异样,平淡的聊了些家常,见他在宫娥们面前十足像个孝顺的后辈,心稍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甄太妃高兴的太早,到了夜晚,再也控制不住心里那点痴念又喝了两口闷酒的辰庆帝,居然摸进了屋里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烟笋、粟子非、凝水不是冰、书友150309134049105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