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人上了年纪,睡眠就浅了,甄太妃看起来再年轻美丽,也逃不出这规律。

    她正穿着轻薄的衣裤,斜躺在床榻上,忽然觉得不对劲,陡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辰庆帝摸进来后,就立在床前,心里正激烈斗争着。

    他再克制不住那念头,对甄太妃的敬重毕竟有二十多年了,那条鸿沟,想逾越还是要很大勇气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甄太妃这一睁眼,辰庆帝脑子顿时一片空白,惊慌之下直接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甄太妃万没想到辰庆帝敢半夜溜进来,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做梦呢,忽然被捂住了口,这才猛地瞪大了眼睛,头一挣扎,顺手抄起了床头的美人捶向辰庆帝打去。

    辰庆帝吃痛松了手,甄太妃怒不可揭,继续追着一顿胖揍,直揍得辰庆帝抱头鼠窜,才罢手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甄太妃气得胸前不停起伏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素来风流潇洒的辰庆帝此时却说不出话来,好一会儿憋出一句,“太妃,我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甄太妃气得不行,声音微微扬起:“想见我?白日你不是才来过吗?”

    幸亏她不喜宫女近身伺候着,不然今日之事,笑话就大了。

    甄太妃美眸圆睁,满是恼怒,甚至带了失望和厌恶,就是那隐隐的厌恶,触动了辰庆帝的神经,他脑袋一发热,咬牙说了出来:“可是我时时刻刻都想见到太妃,想了二十载了!”

    甄太妃气得说不出话来。手一直抖。

    话说开了,辰庆帝胆子反倒大了起来,或者说,当一个人掌握了至高无上的权力,很多束缚对他们来说,就不那么重要了,这也是历来皇室都会闹出一些骇人听闻的丑事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:“太妃,很久以前,我就不想把你当长辈了,在我眼里。你只是女人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。被甄太妃一个巴掌糊在脸上,甄太妃声音都快变调了:“你给我住嘴!你这个小畜生,早知道你这么混蛋,当初我绝不会护着你。让你被吃成渣子。还省心些!”

    她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气。又踢了一脚:“你自己想,你说的是人话吗?啊?啊?”

    辰庆帝躲也不躲,任由甄太妃连踢带打。许是酒意上来,心中竟觉得无限委屈,眼角都湿润了,哑着声音道:“太妃,我心悦你,有什么错呢?我只是晚生了二十几年罢了。”

    甄太妃踢得脚痛,也不动弹了,抽出帕子擦了擦汗,恨声道:“小混蛋,你赶紧给我滚!”

    辰庆帝伸手,拉住了甄太妃的衣袖:“太妃,我是认真的,不是像小时候一样和你撒娇说笑,不然,我为什么要把这后宫和天下,变成我的?”

    看着辰庆帝坚定执着的眼神,甄太妃心里发冷,好一会儿才道:“小六,听话,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——”辰庆帝触及到甄太妃冷冰冰的眼神,止住了话。

    “快走,别逼得我烦你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觉得心口中了一箭,张了张嘴,口舌发干,拿起高几上甄太妃先前喝剩下的冷茶,几口灌完了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他是从窗子钻进来的,跳出去后,站在窗边,忍不住回头看了甄太妃一眼。

    甄太妃穿着一身青烟色的里衣,很薄,可以隐约看到里面月白的肚兜,明明是绮丽瑰艳的模样,却冷冰冰没有一丝烟火气,凛然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辰庆帝没来由的心头一慌,不敢再看,低声道:“太妃,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合上窗子,走了。

    甄太妃站在有些空荡的屋子里,却觉得这不是初夏,分明是寒冬腊月,把她冷得从头到脚没有一丝热气。

    辰庆帝回去后,一头扎在龙床上,就睡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眼看着要早朝了,内侍小心翼翼上前,想唤皇上醒来,一看,不由大惊。

    妈呀,皇上怎么成猪头了?这龙脸都肿了,是哪个打的啊!

    做了半天心里斗争,内侍还是咬牙喊道:“皇上,该起了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眼皮动了动,睁开眼,猛然坐了起来,把内侍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,您——”

    辰庆帝还有些茫然,冷声道:“鬼叫什么?”

    内侍心里想,还鬼叫呢,皇上啊,您这脸一觉醒来成这样了,才让人觉得见鬼呢!

    “嗯?”辰庆帝不耐烦的眯起来眼睛。

    内侍啥也不说了,抱起琉璃镜就捧到辰庆帝跟前来了。

    辰庆帝往镜子里一瞄,这才真正醒了酒,想起昨夜的事情来,不由出了一声冷汗,豁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内侍手一抖,镜子差点滑下去,同样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

    辰庆帝闭了闭眼睛,再次睁开,已经恢复了平静,淡淡道:“去说一声,朕今日有些不舒坦,不早朝了,若是有急事,来御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内侍如蒙大赦,压下“皇上的龙脸为什么肿成猪头”这种能要人命的好奇心,乖乖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才进来一队宫娥,伺候辰庆帝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宫娥们胆子更小,进来后觉得气氛不大对,连头都不敢抬,轻车熟路的伺候着天下最尊贵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吧。”辰庆帝扫了一眼镜子,叹了口气,有些懊恼的拍了拍头。

    他昨夜,怎么就犯浑了呢!

    辰庆帝心里像猫抓似的,想去瞧一瞧甄太妃怎么样了,会不会骂他,心中又有些胆怯,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,悄悄嘱咐内侍道:“去看一看老太妃的情况,哦,不必让老太妃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内侍没有多想,匆匆去了甄太妃那里。

    谁不知皇上是太皇太妃带大的,恐怕在皇上心里,太皇太妃的份量比亲祖母还重呢!

    没让辰庆帝等多久,内侍回来复命:“皇上,太皇太妃传了佳明县主进宫。”

    原本以太皇太妃现在的身份,是不好常见外命妇的,但皇上早就发过话,但凡太皇太妃有什么要求,一律满足了再回报,想叫个人进来说说话,再容易不过了。

    辰庆帝一听甄太妃叫了甄妙进宫说话,隐隐松了口气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