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“杨公公,皇上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杨公公张了张嘴,干笑道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说什么,杨公公如实说就好!”甄静有些不满意。

    这杨公公还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呢,一点眼色都没有!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甄静,感受了那些品级不低的外命妇们的礼敬后,颇有些宠妃的自觉了。

    要说她最初选辰庆帝,是孤注一掷,现在是真正的苦尽甘来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一个小小的庶女,仰着嫡母鼻息过活,进了皇子府后,又被排斥在了贵妇们的交际圈外,而现在,那些侯夫人、伯夫人,谁还敢给她脸色看?

    不说别人,就是建安伯府众星捧月长大的大姑娘甄宁,上次进宫,和她说话还不是客客气气的!

    甄静回忆完毕,睃了杨公公一眼。

    这缺了某处的男人,心思格外敏感,杨公公从辰庆帝还是皇子时就伺候他,现在是大红人,心理路程和甄静有异曲同工之妙,当下心情就不大爽,咳嗽了一声道:“皇上说……哎呀,奴才实在不敢说!”

    “杨公公还和本宫卖关子不成?”甄静绷着脸问。

    她可是瞧见了,刚才赵飞翠过来,根本没用通传,这老太监就把人迎进去了。

    哼,老不死的,狗眼看人低,以后且瞧着吧!

    “皇上说……让您滚……”杨公公说着忙轻轻打了自己的脸一下,“哎呦。奴才真是该打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拿眼瞧着甄静,甄静就觉着那轻轻的一巴掌,是抡圆了抽在自己脸上,脸火辣辣的疼,再也呆不下去,扭身走了。

    杨公公摸着光溜溜的下巴,心想,这贵妃比起皇后来,涵养还是差了点啊,刚刚皇上吼人声音有些大。他可都听见了。皇上还叫皇后滚了呢,皇后那脸色,可比贵妃自然多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杨公公揉揉脖子。抬眼望去。看到内侍领着甄妙来了。

    他忙迎了上去:“县主。您可过来了,皇上一直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甄妙点点头,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咦。皇上怎么不在?

    她疑惑的扫杨公公一眼,杨公公忙努努嘴。

    甄妙定睛一看,辰庆帝正在墙角蹲着呢。

    “臣妇参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甄妙的声音,辰庆帝猛然站起,转过身来,狼狈憔悴的模样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!”辰庆帝扫视一圈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包括杨公公在内的太监宫女全都垂首称是,倒退着出了去了。

    殿中只剩下二人,甄妙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辰庆帝直接走了过来,就在甄妙面前半丈处站定,深深看了她一眼,开口问道:“佳明,昨日……昨日你进宫陪了太妃大半日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甄妙心想,这种事还需要问吗,一查进宫登记簿不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和太妃都做了什么?”他问出这句话时,紧盯着甄妙的眼睛,从那紧绷的肩背可以看出,心情颇为紧张。

    皇上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甄妙觉得不大对劲,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道:“没做什么特别的事,就是陪着太妃说话,还做了几样点心吃,然后——”

    她停了下来,有些拿不准画卷的事要不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什么?”辰庆帝急了,一把抓住甄妙的手腕。

    甄妙目光落在手腕上,愣了愣。

    她还没顾上羞恼,辰庆帝已经有些抓狂了,逼近了一步,手上用的力气更大:“你说啊!”

    甄妙完全被辰庆帝这举动搞懵了,醒过神来后,只闻独属于男子的气息把她包围,像是强势的野兽无礼的闯入私人领地,脑子一热,就忘了眼前这货是皇上了,柳眉倒竖,咬牙道:“放手!”

    说着,还照着辰庆帝的脚背狠狠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辰庆帝闷哼一声,出人意料的是,竟还没有放手,而是双眼直愣愣盯着甄妙的脸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闪过凌乱的画面。

    怒容满面的太妃拿了美人捶抽打他,咬牙道:“快走,别逼得我烦你!”

    那样子,那眼神,渐渐和眼前的人重叠了。

    辰庆帝露出个恍惚的笑:“太妃,我就知道,你没有死,你怎么会这么狠心对我,你知不知道,我有多伤心……”

    甄妙脸色缓和了些,心道,原来这家伙因为太妃的死伤心过度了,难怪举止失常呢。

    她勉强露出个安慰的笑容:“皇上——”话还未说完,就被辰庆帝一把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条件反射之下,她把头上那唯一的簪子拔了下来举手要刺,就听辰庆帝在耳旁说道:“太妃,我再也不乱来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?我只是忍的太久了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手中的簪子直接落到了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而她整个人已经石化了,数不清被天雷劈了多少下。

    而簪子落地的那声脆响,一下子惊醒了辰庆帝,他松开甄妙的手,连连后退数步,脸色铁青盯着甄妙。

    甄妙早已是外焦里嫩,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,颤声问道:“刚刚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猛然住了嘴,再也不敢问下去了,匆匆低下头道:“皇上,时辰不早了,臣妇告退!”

    她埋头就走,就听一声冷喝:“站住!”

    甄妙脚步一顿,走得更快了,直接向着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辰庆帝那个气啊,直接一个箭步堵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佳明,朕要你走了么?”

    见甄妙垂首不语,身子微微抖着,只觉心烦意乱,冷声道:“你抬头!”

    甄妙低头站着,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抬头啊,你以前胆子不是挺大的,朕当了皇上,就连和朕说话的勇气都没了?”

    甄妙抬头,早已是泪流满面,讽刺笑道:“是呀,您当了皇上呢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那句话没有说出来,辰庆帝却懂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不是当了皇上,又怎么逼死了太妃呢!

    到现在,甄妙再心无城府,也终于明白,太妃为何会选了那样一条绝路了。

    她像坠入了冰窟窿里,连头发丝都是冷透了的,只觉真相荒唐又恶心,还有说不清的压抑恐惧。

    甄妙下意识后退一步,不小心碰到了桌腿,压裙的玉佩发出轻微脆响。

    辰庆帝冷眼看了过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燃烧的荒草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