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辰庆帝一把抱住了陷入昏迷的甄妙,神情莫测。

    杨公公强忍着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,心里已经沸腾了。

    亲娘哎,皇上这是要闹哪样啊?

    先是哄骗佳明县主这是鸩酒,逼着县主喝下去,这也就罢了,许是老太妃仙去,皇上心里难受的厉害,寻个乐子发泄呢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儿?瞧皇上抱着佳明县主的样子,这……这是兄妹之情?

    嘶,罗大将军还在边关呢,要是皇上真和佳明县主有个什么,还不翻了天?

    他家皇上,不可能这么昏庸!

    正自我安慰着,就听辰庆帝缓缓道: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啥?杨公公脚一软,差点跪下。

    皇上哎,后宫三千,天下美人,什么样的您想要不行啊,这把人迷昏了霸王硬上弓,太丢人啊!

    “叫人来,把县主送回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杨公公差点泪流满面:“是,老奴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把甄妙放在了小榻上,走到角落里把那支玉兰花簪捡起,返回来,凝视片刻,抱起她上半身,手指灵活的用簪子挽了髻儿,瞧着竟和甄妙进宫时的发型差不多。

    等挽好了,他盯着那张熟悉的脸有些出神,直到杨公公的声音响起:“皇上,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起了身,不再看甄妙,淡淡道:“朕想岔了,佳明县主这个样子。回府后恐会引人多想,这样吧,传话给镇国公府,就说佳明县主进宫见了老太妃旧物,伤心过度,有些不大舒服,太后不放心,把她留下了,等明日再回。”

    杨公公愣了一下,随后点头:“是。那……老奴先把县主送到太后那里去?”

    佳明县主多留在这里一刻。他这颗心就多受一刻的惊吓啊。

    辰庆帝皱皱眉:“这倒不必了。去太后那边说一声就行了,佳明县主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才道:“就安置在重华宫吧。”

    重华宫是静贵妃的寝殿,佳明县主和静贵妃是堂姐妹。住在她那里倒是说得过去。杨公公忙叫人进来。用了肩舆把人抬去重华宫。

    等殿中只剩了辰庆帝一人,室内空荡,寂静无人。只有过堂的风把重重幔帐吹得拂动,就如他此刻空荡又起了涟漪的心。

    辰庆帝坐在刚刚甄妙躺过的小榻上,整个人都隐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,给脸上表情蒙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这样静坐了好一会儿,才收拾好了心情,轻叹一声,去了甄太妃生前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建安伯老夫人和蒋氏在得知辰庆帝特意召见甄妙时,就已经被送出了宫。非年非节,太后又没有发话,本就不便久留,她们并不知道甄妙这一去,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,而国公府那边在接到内侍传来的消息后,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只有甄静,几乎是目瞪口呆的听完了杨公公的传话,指着犹自昏睡的甄妙道:“她……她是从养心殿过来的?”

    杨公公意味深长的看了甄静一眼,道:“皇上听闻佳明县主昨日进宫陪了老太妃大半日,老太妃仙去,县主今日又进宫来,是以传了县主问话。没想到县主伤心过度晕倒了,不便留在养心殿,所以把县主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见甄静还是一脸震惊的模样,迟迟不语,杨公公咳嗽一声道:“请贵妃娘娘安排一下县主的住处,今日县主就住下了,老奴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等杨公公走了,甄静缓过神来,大步走了过去,居高临下俯视着甄妙。

    “娘娘——”重华宫的大宫女见甄静神情不大对劲,忍不住开口,“奴婢带人去把西偏殿收拾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甄静回头,板了脸道:“收拾什么?西偏殿是供低位份的妃嫔住的,现在后宫的美人还不多,重华宫的西偏殿虽还空着,怎么能委屈县主住过去?本宫看,你是越发糊涂了!”

    大宫女心中叫苦不迭,面上诚惶诚恐请罪:“是奴婢糊涂,请娘娘责罚!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甄静摆摆手,“佳明县主是我妹子,不是外人,就和我住在一起吧,把西间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是收拾,其实只是重新换了一套被褥,就把人小心翼翼抬着送了过去,甄静跟着过去,挥挥手:“你们都退下吧。巧英,你去问一下杨公公,已经传过御医了么,有什么汤药是要我们替佳明县主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人都退下去,甄静直接就在床边锦杌上坐了下来,直勾勾盯着昏迷不醒的甄妙。

    良久,甄静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呵呵,这是有多伤心过度,能昏睡的这么死,她是一个字也不信的!

    该不是——

    她忽然伸手,把甄妙身上穿的牙白色上衣的领口一扯,眼睛直接就落在了锁骨处那抹淡淡的红痕上。

    这是——

    甄静猛然站了起来,嘴角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原来,她的怀疑没错,皇上果然对甄四有心思,到今日,终于忍不住出手了!

    这对奸夫淫妇!

    不对,当初皇子府里,单论相貌可以和甄四比肩的并不是没有,皇上到底多在意她,才会不顾礼教人伦,做出这样的事来?

    定是甄四这没羞耻的不检点,引起了皇上的绮念!

    甄静手触着那光滑如水的肌肤,脸上闪过嫉恨。

    明明都是侄孙女,可是太妃却把那些传说中万金难求的养颜方子给了甄四,是不是就是这一身好肌肤,才引得皇上流连?

    甄静心头冒了一把火,鬼使神差的扯开了甄妙的衣裳。

    此时已入夏,甄妙穿的不多,露出大片肌肤后,甄静很快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甄四似乎……没有沐浴过……

    甄静灵光一闪,迅速往下探了探,隐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皇上没动她!

    可是这口气才松完,盯着衣衫不整的甄妙,又冒出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“巧容——”甄静把另一个大宫女喊进来,“本宫看县主出了不少的汗,你仔细给县主擦擦身子,寻一身干净衣裳换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甄妙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能够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,就是甄静那张满是担心的笑脸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damuduck打赏的和氏璧,实在是太破费了,柳叶万分感动。感谢熱戀^^、悠悠mt、锦昕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今天只有一更,因为大姨妈造访,而且明早要去考试啦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