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一定是她睁眼的方式不对!

    甄妙眨了眨眼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甄静笑容僵硬起来,咬了咬唇,克制着把长而鲜艳的指甲划到她脸上的冲动,温声道:“四妹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甄妙猛然坐了起来,环顾四周,最后目光落到甄静脸上:“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寝宫。皇上说……你悲伤过度晕倒了,不久前把你送到了我这来,等明日好些了再出宫。”甄静语气微妙,把那丝忐忑和猜疑,还夹杂着同情的情绪展露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甄妙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,见身上换了身衣裳,还明显散发着沐浴过后的花香味道,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甄静面露喜色,飞快遮掩下去,有些慌乱地道:“天太热,我见四妹出了不少汗,就命人给你梳洗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顿了一下,安慰道:“放心,给你擦身的是我的贴身宫女,她懂得规矩,不会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甄妙满脑子都是那杯鸩酒怎么没把她毒死的问题,根本没有领会到甄静话里话外的含义,闻言面上没有什么变化,淡淡道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不用……”甄静笑得勉强,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这不大对啊,正常女人,听她这么说,总该猜疑皇上对她做了些什么吧,甄四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

    不错,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人昏睡着,到底遭遇了什么。本人并不清楚,甄四又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,她只要命人替她擦洗干净身子,再言语暗示一番,不怕她不多想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就算甄四不敢肯定是否被皇上沾了身子,也会有这么一丝猜疑在,而这丝猜疑,将是横亘在她和罗世子之间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这根刺还不敢碰,不能提。久而久之。终究会化脓的,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,她很期待呢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首先得要甄四意识到这一点啊!

    甄静几乎咬碎了银牙。

    在养心殿昏迷,这个时候才醒来。居然一点不胡思乱想。这到底合不合适啊!

    “四妹。要不要吃些东西?”

    想着那杯又苦又涩的酒,甄妙没有心情在皇宫里再碰任何东西,摇了摇头道:“不用了。我想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二人向来不对付,已经是心力交瘁的她,没有上演姐妹情深的力气。

    甄静正中下怀,站了起来道:“既如此,我就不打扰四妹休息了。门口就有人伺候着,要是有什么吩咐,直接喊她们就是了。等用晚膳的时候,再来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甄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甄静转身,一阵香风飘远。

    甄妙起身下床,脚落地时一软,忙扶着床柱重新躺下来,心中忍不住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辰庆帝那混蛋,既然没打算要她死,逼着她喝那杯酒干什么?捉弄人很好玩吗?

    想着那人对太妃的不伦之恋,还是直接逼死太妃的凶手,不由又气又厌,好一会儿才略略平复心情,闭上眼睛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这时她听到门开的声音,接着是轻盈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县主应该醒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刚刚醒了一会儿,听娘娘说,又休息了,轻一点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似乎是两个宫女,甄妙微微睁眼,见她们轻手轻脚的在整理房间,又闭了眼假寐。

    那两个宫女收拾完了,还把窗子打开通了通风,然后站到了门口处守着。

    两个宫女闲聊了几句,就把话题引到了甄妙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县主会住在宫里了?我听说,县主是昏迷着从养心殿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另一位宫女压低了声音,“这也是你能议论的,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巧容姐姐,这里就只有咱们两个,还有谁能知道呢。对了,是你给里面那位擦洗的身子吧?”

    叫巧容的宫女低声道:“嗯,我跟你说,今日的事以后不能议论半句,不然性命不保!”

    传来那宫女惊讶的声音:“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巧容探头,扫了甄妙一眼,见她一动不动的睡着,才低声道:“我给县主擦洗身子的时候,发现……身上都是痕迹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是贴身伺候的,不懂,每次皇帝临幸了娘娘,娘娘身上就有那些痕迹呢。娘娘怕县主醒了知晓,命我拿上好的云霜膏给县主细细涂抹了,才消了些。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就是什么呀?姐姐说话可不能只说半句,急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里裤也拿去洗了,不晓得县主察觉后,会不会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扑哧一笑:“说不准人家还愿意呢,皇上那样英俊——”

    甄妙再也听不下去了,撑起上半身,喊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宫女忙进来,神情有些惶恐,齐声问道:“县主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饿了,去给我端些茶点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个宫女对视一眼,一起下去了。

    等出去后,巧容立刻去给甄静回话。

    “她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县主定是听见了,奴婢瞧着,她脸色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甄静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甄妙脸色确实变了,等两个宫女出去,直接扯开衣襟,果然从里到外全都换过了。

    她强拖着软绵无力的身子来到梳妆镜前,从玻璃镜里清楚的看到了锁骨上的红痕。

    再想着刚刚两个宫女的对话,一瞬间抽光了所有力气,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那混蛋,难道真的趁人之危——

    甄妙脑海里闪过辰庆帝有些疯狂的神态,然后又闪过甄静有些担心的神情。

    等等,事情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那个叫巧容的宫女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“娘娘怕县主醒了知晓,命我拿上好的云霜膏给县主细细涂抹了,才消了些。”

    甄静会担心她知道了想不开?别开玩笑了,她应该是生怕她不知道才对呀。

    甄妙想事情不喜欢绕弯,她只知道,讨厌的人不开心,她也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由己推人,她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吃过茶点,甄妙闭目养神,恢复了不少力气,到了时辰被请去了饭厅。

    饭用了一半,辰庆帝过来了。

    甄静见辰庆帝目光落到甄妙身上,而她神情冰冷,脸色苍白,不由翘了翘嘴角。

    甄妙直直盯着辰庆帝,然后开了口:“听说,你占了我便宜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考砸了,晕车还吐了,这一天别提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