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此话一出,屋内一片死般的寂静,辰庆帝一张俊脸腾地红了。

    甄静大惊失色之下,衣袖带倒了酒蛊,结实的琉璃玲珑杯滚到辰庆帝脚边,被他下意识的一抬脚,踩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两个立在屋子里伺候的宫女脸色煞白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,其中一人正是先前说话的宫女巧容。

    两个宫女几乎是匍匐在地,头埋的低低的,身子筛糠般抖着,心头涌出一股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宫里老人了,整日里不说活在水深火热中,那也是走在悬崖边,稍有不测,就可能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在深宫,知道的越少越安全,她们现在听到了这样要命的话,恐怕这条命也将不保了。

    巧容想到此,忍不住抬头,含恨瞪了甄妙一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甄妙目光恰在此时扫过,与之相对,轻轻挑了挑唇角。

    巧容心里一惊,忽然明白,这位县主是故意的!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敢对皇上说出这样的话,就算皇上不处罚,就不怕传出去,名声有损吗?

    甄妙收回目光,只望着辰庆帝一人。

    她确实早就想好了要问这一句话,反正她连他最难以启齿的秘密都晓得了,还要在他面前隐忍羞涩,然后任由那根刺在心头越扎越深不成?

    她总要问个明白的,尤其是要当着甄静的面!

    至于那两个宫女,呵呵。替主子做事犯到她头上来,那就让她们的主子捞人吧,她又不是个肉包子,谁都能来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佳明,你胡说什么?”辰庆帝揉揉额头,有些无奈,还有自己不曾察觉的容忍。

    他刚刚拿毒酒试过她,她却选了决然赴死,那他还能如何呢,难道真要把她也逼死么?

    因为甄太妃的离世。心痛难耐的辰庆帝只要想到这个可能。就更觉烦躁,此时面对着甄妙,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移情,只是面对着这张和太妃相似的脸。就做不到心冷如冰。

    甄静把辰庆帝的神情尽收眼底。有些心慌。生怕甄妙再说出什么话来,忙拉了她的衣袖道:“四妹,当着皇上的面。怎么能乱说?”

    甄妙扒开了甄静的手,力气略大,把娇滴滴的贵妃娘娘推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甄静几乎是火光电石间就有了主意,哎呦一声倒在了地上,捂着脚踝呼痛不已,更绝的是,就是这样狼狈,依然黛眉轻蹙,"jiao chuan"微微,美人含泪的模样令人望而生怜。

    “娘娘——”两个宫女扑过去扶。

    辰庆帝看了一眼,收回目光,问甄妙:“身体好些没?还有哪里不舒服的?好生休息,明日一早送你回去,别想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甄静……

    她要气死了,一个个的为什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啊!

    皇上,您偷臣子之妻就罢了,偷的这么明目张胆,到底是什么情况啊?她要去告诉太后!

    不成,太后是赵飞翠的亲姑姑,她早和赵飞翠势同水火了,她反对的,赵飞翠一定乐见其成,要是知道了,没准还要替这两人制造幽会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一想有个这样的皇上,还有个那样的皇后,甄静觉得日子实在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甄妙却不想息事宁人,轻抬下巴,冷声道:“不是胡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一指扑到甄静身边的巧容:“是这宫女说的呢,还说贵妃娘娘担心我察觉了想不开呢。所以我就当着贵妃娘娘的面问问皇上,我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,还是皇上对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,才要想不开?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辰庆帝又气又无奈,“佳明,你是个女子,这些话也是能乱说的?”

    他说完,眼神凌厉的扫向巧容:“这话,是你说给县主听的?”

    巧容早看出辰庆帝对甄妙非同寻常的容忍,身子一软跪倒在地,哀求道:“皇上饶命,奴婢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说这种话啊!请皇上明鉴!”说完砰砰磕头。

    心提到嗓子眼的甄静悄悄松了口气,心道甄四果然是个蠢的,这寝宫里都是她的人,只要矢口否认,她能有什么证据,难道她以为就凭一面之词,皇上就要相信她的话吗?没准还以为她疑神疑鬼,顺便栽赃给她呢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佳明县主冤枉你了?”辰庆帝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巧容不敢点头,怯怯扫了甄妙一眼,神情表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辰庆帝冷笑出声:“笑话,你以为你是谁,县主会费心冤枉你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甄静一双美目含露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那是在提醒,皇上啊,甄四想冤枉的当然不是一个小宫女,而是宫女的主子我呀!

    这么显然的道理,皇上不可能想不到!

    辰庆帝面无表情的看着甄静,开口道:“不用提醒,朕当然明白,这话是你想让佳明知道的!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这姐妹二人关系不大融洽,只是为了避嫌,不让人多说闲话,才让佳明来这里暂住一晚,原想着明日把人送回去,他好好冷静冷静,事情就算是过去了,没成想还要给他弄出幺蛾子来!

    本来就暴躁又心烦的辰庆帝,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有耐心给一个妃子面子?

    甄静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敢置信的望着辰庆帝。

    “贵妃,你让佳明误会朕,是想做什么?”辰庆帝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甄静不自觉后退,摇头道:“臣妾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飞快扫了巧容一眼。

    巧容先是一怔,随后脸色变得雪白,磕头道:“皇上,不关娘娘的事啊,是奴婢好奇,才悄悄说嘴的,没想到被县主听了去……”剩下的话被辰庆帝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堵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两个宫女剪了舌头,送到浣衣局去。”

    很快,杨公公打头,带着几个内侍进来,利落的把两个宫女堵上嘴,拖出去了。

    室内只剩下了三人,辰庆帝望着甄静,似笑非笑:“贵妃,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是皇上……”甄静脸上毫无血色,忽然觉得,她对辰庆帝的了解,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深。

    辰庆帝勾起了嘴角,笑道:“朕还以为,你觉得朕是傻瓜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枫之殿、慕容阿落、火焰琉璃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童鞋们的粉红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