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老夫人听了,却很有兴趣:“等哪日府里办场花会,请那姑娘过来玩玩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相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蔡氏笑着称是。

    她自打嫁过来,鲜少见着府上的二公子,这两年冷眼瞧着,老夫人对二公子淡淡的。

    她娘家早已没落,自幼尝够了人情冷暖,却觉得被歹人强了之类的风传,就算是真的又如何,不过是栽了面子罢了。

    在柴米油盐过日子面前,面子顶什么用?

    罗二郎是举人,就算不再考了,只要国公府活动一二,都能谋一个官身,且背靠着国公府这棵大树,日子总不会难过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表侄女嫁过来后,还能给她帮把手,也算两全其美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场花会,却因为北边传来的消息,暂缓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受了伤,不日即将归来。

    甄妙听到这个消息,心头发慌,连着好几日都噩梦连连,等接到信说人已经到了京外不足百里,再忍不住对老夫人打了招呼,带了青黛和瑶红,骑上马奔着京郊去了。

    京郊驿站,一队兵马停下来整顿休息,罗三郎率先下马,吩咐道:“准备最好的饭食,马也要用上好的饲料喂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手一扬,一锭银子落入了驿丞手中。

    驿丞大喜,忙吩咐人张罗去了。

    罗三郎这才来到一辆青帏马车前,掀了帘子。扶着一名玄衣男子下了车。

    过路的人不少,摄于这队兵马气势凛然,皆不敢大声言语,却难掩好奇打量着那玄衣男子。

    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身形修长,俊美中带了多年征战浸染的杀伐之气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驿丞一抬眼,看清玄衣男子的模样,身子一震,忙行礼道:“将军——”

    罗天珵摆手。淡淡笑道:“不必多礼。我急着赶路,快些把吃食准备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并没进屋,由罗三郎扶着到驿馆旁的八角亭里坐了等着。显然是无心多留的。

    那驿丞认出罗天珵的身份。腿脚都是软的。对他的话比圣旨还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毕竟大周天子他一个小小的驿丞无缘得见,这上将军,他是真真切切见着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。一咬牙去了后院,对自家婆娘道:“老婆子,你最拿手的不是红烧肉吗,快去炖上一锅来。”

    说是老婆子,那妇人不过四十来岁,听驿丞这么一说,低头咬断线头,把绣了一半的帕子往旁边一丢,就往外走,边走边问:“看老爷慌的,来的是什么人物?”

    驿丞只是不入流的小吏,穷苦出身,当然摆不起官谱儿,不但如此,要是来往歇息的官老爷多了,自家婆娘都是要帮忙张罗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有个好处,他家婆娘做了一手好菜,许多官老爷吃着好,还会给个打赏,那就是难得的补贴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里离着京城太近,往往刚离京的鲜少在此停留,能碰上罗天珵这般人物,是难得的机遇。

    不求打赏,要是这位罗将军随口说一声京郊驿丞打理的妥帖,都有无尽的好处。

    自家婆娘那手红烧肉,铁定能把罗将军的胃伺候的舒舒服服的。

    驿丞笑眯眯想着,就听一个娇俏声音道:“爹,来的是什么人呀?”

    驿丞回过神来,一看是自家小女儿,脸一板道:“小姑娘家,少打听这些,回屋绣花去!”

    那女孩儿十五六岁的样子,长得娇俏可人,半点不怕驿丞板脸,还跺了跺脚,笑嘻嘻道:“爹不说,我自个儿瞧瞧去!”

    “燕子,你给我回来!”驿丞喊了一声,早不见了女儿的影子,无奈的摇摇头,忙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叫燕子的女孩儿扒着墙角,悄悄探了个头,向八角亭一望,整个人就怔了,脸上立刻飞起一抹红霞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好看,这样有气度的男子!

    燕子是幼女,家境虽寻常,却是爹娘疼宠着长大的,到了这个年纪本该出阁了,街坊四邻却没有看中的,闹得爹娘也不敢违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,她心里是有主意的。

    她上头两个姐姐,长姐嫁的村上庄稼汉,还算是小有薄田的,没过几年再回娘家,脸也黑了,手也粗了,和寻常农妇无异。

    而她二姐,三年前被路过歇脚的一个官老爷看中,讨去当了贵妾,去年那官老爷带了二姐回京,又在这歇了一晚,二姐穿金戴银,比三年前还好看了些。

    二姐还说了,她虽是妾,因为出身良家,又年轻,那官老爷疼得紧,平日里连正经的太太都放到一旁了,这次回京,就只带了她一人来。

    看着亭中男子,燕子下意识揉着腰间坠的荷包,心道,她是万万不愿成为大姐那样的农妇的,姐妹三人中,属她样貌好,她难道会比二姐差了么?

    亭子里,罗天珵不知道这么一坐,就引来了少女的遐思,正与罗三郎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那厉王未免太狡诈,设了陷阱累得大哥受伤,还逃到了白岭以北,让人无可奈何!”

    许是受了伤,罗天珵面色有些苍白,气质却随着心境不同,越发温和。

    若说以前他是一柄出鞘的利剑,现在则是一块打磨光滑的美玉,当他收敛了气势时,任谁见了,都以为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“厉王是枭雄人物,自然不能寻常看待。白岭是天险屏障,靖北军暂退白岭以北,大周借此休养生息,未尝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哥你——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一起打过仗,情分就不同了,罗三郎有些担心,战场上无往不利的罗天珵受挫回京,会让某些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。”罗天珵笑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他当然是不把这场胜负放在心上的,厉王已经穷途末路,若不是他悄悄松了网,又怎么能逃回白岭去。

    同样的坑,他不会掉进去两次,兔死狗烹的滋味他不想再尝试了。哪怕和辰庆帝君臣相得,这一世,主动权他也要牢牢抓在手上。

    外敌、内乱、朝廷、罗家军,把握好了那个平衡点,才能换得他和家人一世安稳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都是耳聪目明之人,同时止住话题,望向一处。

    一个俏生生小姑娘端着托盘,面色微红:“二位大人,请用茶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热恋^^、思猫娘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我觉得,你们都是可爱的小苹果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