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天珵牵着甄妙的手来到了凉亭里。

    “大嫂。”罗三郎这才有机会打招呼。

    甄妙笑盈盈道:“三弟,你瞧着更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罗天珵咳嗽一声,“三弟,你吃饱了吧?”

    谁吃饱了啊?

    罗三郎嘴角猛抽,在罗天珵警告的眼神下,留恋的扫了那碗红烧肉一眼,悻悻道:“饱了,我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哼,要不是看在大嫂的面子上,我才不腾地方呢!

    罗三郎一走,罗天珵目光就一直落在甄妙脸上,再也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见他面色苍白,人清瘦了不少,甄妙心头一软,睃他一眼道:“快吃吧,早点回家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二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这样黏黏糊糊吃完一顿饭,在罗三郎忍无可忍的眼神催促下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一上马车,罗天珵就把甄妙抱在怀里不放手了,下巴抵着她青丝,轻声道:“皎皎,我一直想着你。”

    甄妙双手环抱着这个男人,心才彻底踏实下来,又有几分心酸,问:“怎么受的伤,伤得重不重?”

    “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瞧瞧。”甄妙掀起他衣衫,看到肋下伤口,不由倒抽了口气,埋怨道,“还说不重,这么长的伤口,又是夏天,你应该在靖北养好了再动身的,万一路上化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罗天珵见她心疼,眼中柔情一片。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,“有你和孩子在,我才舍不得出事,就想早点回来看到你们。对了,祥哥儿和意哥儿可还听话?”

    提起两个儿子,甄妙忍不住笑:“我瞧着,祥哥儿比寻常的孩子要聪慧,才多大竟识得不少字了。意哥儿也是好的,别的优点不说,胜在能吃。”

    要是旁人在此。恐怕要翻白眼。什么叫别的优点不说啊,主要是哥儿就这一个优点吧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罗天珵听了笑得合不拢嘴,连连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骑马来时只觉路途漫漫。共乘马车回去。却不知不觉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刚见过了老国公和老夫人。就有内侍来传他进宫。

    甄妙有些挂心,心事重重去沐浴,也不知在木桶里泡了多久才起身。

    今晚该是一家人吃团圆饭。没想到过了饭点儿,等得人心焦如焚,罗天珵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等急了吧?”罗天珵进屋,见甄妙坐立不安,不由笑了,又有些说不出的甜蜜。

    甄妙闻到一股酒气,皱眉道:“这么晚回来,怎么还喝了酒?”

    罗天珵走过来坐到她身边:“皇上不放我走,非要陪他一起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是任性。”甄妙一想到辰庆帝,实在说不出好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冷眼瞧着,皇上有些郁郁寡欢,大概是伤心老太妃仙逝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甄妙下意识反驳。

    也许是知道真相的缘故,一听到把辰庆帝和甄太妃放到一起提及,就心惊肉跳,恨不得立马撇清。

    可见到罗天珵诧异的目光,甄妙就知道,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。

    她咬了唇,解释道:“我是说,老太妃仙去,是很伤心,但他身为皇上,也不必如此外露吧。”

    “皎皎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甄妙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要是她上街被流氓恶霸调戏了,定不会隐瞒一丝一毫,让他替自己出一口恶气,哦,不对,她自己就能把恶霸打残了。可是,她和辰庆帝之间发生的那件事,却无论如何不能透露了。

    告诉他又怎样呢,他要是去找皇上算账,那就是滔天大祸,要是默默忍了,她就是理智上理解,从感情上也是不好受的,想必对他来说就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怎样都是两难,还是让那件事永远尘封好了。

    甄妙打定了主意,知道罗天珵不好瞒过,半真半假道:“老太妃是在招我进宫说话的第二日走的,皇上因此叫我进宫问话,语气……不大好,我想着就有些恼。不过你说的也是,皇上是老太妃抚养长大的,大概是伤心过度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虽有两世经历,到底不是事事了解,对甄妙又是全心信任的,听她这么一说,不再多想,笑道:“好了,我们不说别人了,祥哥儿他们呢,我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甄妙心下松了口气,扬声道:“木枝,带两个哥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木枝就领了两个小娃娃过来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笑着把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忙道:“快坐下吧,你身上还有伤呢,把伤口弄裂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天珵坐下,一边腿上坐了一个孩子,笑问:“还记得爹不?”

    意哥儿看看罗天珵,慢吞吞从他怀里爬下来,迈着小短腿跑到甄妙身边,紧抓着她的衣袖不放。

    祥哥儿竟还记得人,张嘴道:“您是父亲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和甄妙对视一眼,都笑了。

    甄妙想,她家大儿子记性真不赖,一定是随她。

    正得意着,就听祥哥儿道:“父亲,您总算回来了,娘想你,每天都哭湿了枕巾。”

    甄妙猛抽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这倒霉孩子,到底随谁啊?

    “是么?”罗天珵含笑看向了甄妙。

    甄妙前些日子确实是哭了几次,不过那是让辰庆帝气的,没想到被意哥儿看了去,当下有些羞恼,瞪了意哥儿好几眼。

    意哥儿一本正经地道:“父亲,您回来了,就把娘交给您了。哎,总不让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走过来拉着祥哥儿往外走,祥哥儿死活不愿意:“我不走,爹身上有肉味!”

    意哥儿比祥哥儿壮实不少,在他顽强抵抗下,最终两个小家伙都留了下来,与甄妙二人挤在一张大床上。

    夜里,罗天珵摸着媳妇小手,瞧瞧挤在旁边的两个胖小子,只得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自此,罗天珵在家养伤,鲜少见客。

    老夫人定了赏花会的日子,广发帖子,实则是为了不着痕迹的相看蔡氏那位表侄女,当然依着惯例,那些夫人前来都会带了女儿,顺便还能瞧瞧有无更合适的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那日带了女孩儿来的太太并不多,原来是朝上有大臣谏言,该采选充实后宫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hang20030714、小小眼manman、思猫、熱戀^^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各位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