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罗二郎就这么站在床前,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,静静打量着嫣娘。

    长发是鸦青的,衬得脸蛋白皙透亮,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了一抹剪影,数年的幽闭生活,不但没让这朵高岭之花凋谢,反而更舒展了。

    罗二郎叹息,心想,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,那姓蔡的小丫头是什么,便是给他叠被铺床的丫鬟,也没有那么寡淡无味。

    压抑的狠了,人就会作出很出格的事情来,更何况这几年罗二郎那颗心像浸在油锅里,煎熬的快化了,没有一刻痛快过。

    他眼里升腾起一簇火苗,亮的吓人,此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他要这个女人,立刻,马上,一句废话都不想听到,包括这个女人的!

    罗二郎直接拿出随身的手帕,团成一团塞进了嫣娘口中。

    嫣娘立刻惊醒,想挣扎,却发觉四肢被这个男人的双手和长腿禁锢住了,口中堵了东西,只能发出细碎的呜呜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罗二郎笑了笑,看见嫣娘眼神绝望,泪珠簌簌而落,反而有种快意,用腿抵着把她的分开,挺身就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罗二老爷已经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小院外面,瞅着那处稍矮的墙头笑了笑,摩拳擦掌,一个助跑就跃上了墙头,然后跳下去了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这落地的声音不大,罗二老爷得意的笑笑。显然,还能翻墙头。让他心情更加愉快起来。

    他每次来,这么一跳,就找到了年轻时的自信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直奔正房窗外,并不知道父子二人的选择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和罗二郎不同,罗二老爷来这里不是一次两次了,他从来没把那个娇媚到骨子里的女人放下过,特别是蔡氏端庄强硬有余,论娇柔甚至还不及已故的田氏,往这边跑的就更勤了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也看出来,嫣娘那样子。似是不想再和他多牵扯。可是那又怎么样呢,只要有八郎在,每次来,她还是要乖乖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嫣娘那丝不驯服。让罗二老爷总是喜欢这样出其不意的过来。看着她从梦中醒来。惊慌失措,最后还不得不迁就他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刚走到窗前。听到室内传来的男女欢好声,他整个人都愣了,犹如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连呼吸都忘了,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,瞪得像铜铃般的眼睛动了动,把那不知何时落在窗外面的支窗棍抄了起来,就从窗口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里人听到动静,立刻跳下来转过身,捡了衣衫匆匆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月光皎洁,罗二老爷先是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后背,随即看清了那人的模样,顿时血往上涌,冲过去就猛抽,边抽边骂道:“畜生,畜生!当时生下你,怎么不把你按恭桶里淹死呢!”

    罗二郎一时慌乱不已,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得用双手遮挡着脸连连后退,躲避罗二老爷发了疯般的抽打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却越打越狠了,双目赤红,用这世上最恶毒的语言骂他:“畜生,我就知道你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,难怪两次春闱都不成呢,就你这一心想爬小娘床的,老天都看不过去,没有降一道雷劈死你,我今儿也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这些话,如锋利的刀子刺向罗二郎心口,这一刻,他忘了父子伦常,手不再一味阻挡,而是运足了力气,狠狠一推。

    罗二老爷情绪失控,又从没想过亲生儿子还敢还手的,没有丝毫防备之下,被这么大力一推,整个人仰面跌到,砰地一声,撞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坐起身来刚穿好衣衫遮掩的嫣娘,还有保持着双手外推姿势的罗二郎,动作瞬间被定格,室内陡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一声尖叫声。

    罗二郎这才像回魂般,转了转脖子。

    就见当初被打发来伺候嫣娘的丫鬟绿娟一脸惊恐,脸色像雪一样白。

    罗二郎眯了眼,大步向绿娟走来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绿娟发誓,她真的感受到了什么是深深的杀意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再认命的人都会爆发求生的**,看着那杀神向自己走来,绿娟没有犹豫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她一口气跑到院门口,脱了漆的大门是被一个横棍从内拴住的,紧张之下,弄了两下没有弄开,就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绿娟紧张的心都要蹦了出来,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了,门栓终于一下子掉落,大门刷的打开,这时候罗二郎已经赶过来,伸手去抓绿娟。

    绿娟的衣袖被抓住,极度的惊恐刺激着她的神经,忍不住啊的尖叫一声,恰巧罗二郎被门槛绊了一下,趁着这个机会她一用力,就听刺啦一声,衣袖被拽断了,而绿娟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夜色里。

    国公府的内院是没有家丁巡视的,但分了七八处,都有守夜的婆子,恰好有个婆子起夜,天热味道大,她端了夜壶放到外边来,听到那声厉鬼般的尖叫,手一抖,夜壶一歪,鞋子上就溅了几滴。

    婆子当时就骂了一声娘,顾不得心疼鞋子,把夜壶往旁边一放,拔腿就跑,边跑边喊:“快来人,出事了!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喊,就有不少人起身,举着灯出来了,都奔着西边赶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有人迷迷糊糊,边跟着人群跑边问。

    “我刚听见一声鬼叫,就是从西边传来的!”

    “呀,那边一向偏僻,该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那鞋上溅了尿的婆子啐了一口:“呸,管她是什么鬼,我就把穿的鞋子扔她脸上,保管她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正说着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奔来,其他人吓得往两边一躲,把那说大话的婆子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婆子顿时吓傻了,杵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绿娟凭着一口气狂奔一路,见到人再也坚持不住了,一个趔趄往前扑来,落到那婆子眼里,就是这女鬼铁青着脸,伸着弯曲的十指向她扑来。

    “妈呀,这女鬼要掐死我!”都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恐惧时会爆发惊人的战斗力,这婆子显然是其中佼佼者,这时候她也不发傻了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了那溅了尿的鞋子,狠狠冲着女鬼掷去。

    奈何这女鬼不配合,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,鞋子直奔着身后追来的人而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响,鞋子正中那人脑门。

    哎呀,咱这鞋子好歹砸中了一个!婆子脸上一喜,喊道:“快把这两个鬼东西抓住!”

    这时有眼神好的认出了罗二郎,面色大变:“天,怎么是二公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,是二公子?”众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罗二郎从偷情被抓,把罗二老爷推的不知死活,又追着绿娟杀人灭口,心弦一直绷得紧紧的,被这鞋子一砸,顿时眼冒金花,身子晃了几晃,不争气的晕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倒,夜风把衣裳下摆微微掀起,有人捂眼道:“哎呦,二公子怎么,怎么好像没穿衣裳?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四十上下,性格和身材同样彪悍的婆子,哪有小姑娘的害羞,真是有什么就说什么,说完了,众人面面相觑,觉得事情不大对劲。

    有两人嘀嘀咕咕道:“难不成是二公子强了那个丫头?”

    凑得近了,已经可以看出摔倒在地的女子是丫鬟打扮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绿娟嘛!”终于有眼睛毒的把绿娟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有忘性大的茫然问:“绿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伺候那位姨娘的呀!”

    嫣娘那样的绝色,好端端住进了废弃的院子,偏偏恰似从那时候起,二公子过得颇为失意,府中下人明面上不敢议论,私下都有不少猜测。

    这一认出是伺候嫣娘的丫鬟,又涉及二公子,众人都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一个沉稳些的道:“我们几个去禀告世子夫人!你们几个快去那位姨娘的院子里瞧瞧!”

    听到急促的敲门声,清风堂的守门婆子揉着眼睛,嘟嘟囔囔骂了一句,抬高了声音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请开开门,我是守园子的张婆子,有要紧事禀告世子夫人!”

    守门婆子认识这人,二人虽都是下人,这清风堂守门的和园子里守夜的,那是有天壤之别,当下冷笑一声:“今儿大奶奶操持赏花会累了,早就睡了,有什么急事非要这个时候禀告,明儿一早再说吧!”

    这时门外又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:“哎呀,王大姐,快开开门吧,是二公子和一个丫鬟晕在外面了,我们都拿不定主意,等着世子夫人做主呢!”

    守门婆子一听,再不敢耽误了,喊道:“你们等着,我先去禀告一声。”

    守门婆子是进不了屋子的,忙喊醒了歇在耳房的木枝,木枝一听,匆匆进了屋,站在屏风外喊道:“世子爷,大奶奶,外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一下子坐起来,看一眼甄妙,见她还睡着,轻手轻脚下了床,把外衫穿好,转过屏风,皱了眉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外面守夜婆子过来禀告,说二公子和一个丫鬟晕在外面了。”木枝同样压低了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伺候好大奶奶。”罗天珵冷了脸,抬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瑾明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感谢云泛、雪の妖精打赏的粽子,戴花花的鱼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