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甄妙坐起来,抱着膝等了一会儿,下床来到窗边,把罗天珵离开时小心翼翼合上的窗子推开,探了头往外看。

    夜空高远,繁星满天,微凉的风袭来,吹得她身上单薄的衣裳随着摆动。

    她有预感,罗天珵是去找嫣娘了。

    他莫非要把嫣娘灭口?这个念头一晃而过,又被极力压下去。

    她一直知道,罗天珵不是心慈手软的人,他含糊提起前世,虽没有细说二叔一家对他做过什么,想来也是不堪的,她并不反对以怨报怨,但终究要有一个底线,越过这个底线,哪怕这是她心悦的人,他也心悦她,她依然会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因为爱上一个人,就会对他格外宽容,觉得他的虎牙怎么那么可爱,他发脾气也比别人帅,甚至他抠脚丫子都是一种坦率。可同样,在某些方面,会变得更挑剔,比如品行,比如忠诚。

    甄妙烦恼的想,要是不把心弄丢了就好了,那样管他胡作非为,洪水滔天,她只要安分守己,把夫君当上司或搭档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日子就成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甄妙手托着腮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尝过了两情相悦的滋味,谁又想去相敬如宾呢?

    甄妙很烦恼,相当烦恼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家世子坏,可没想到他这么坏!寻了个绝色美人引诱父子三人,事成了,还去杀人灭口了!

    甄妙坐在窗边吹着冷风。心情还不好,肚子便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有一个原则,绝不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,或者说,就算惩罚自己,也不能惩罚自己的肚子。于是关了窗,抹抹脸,去了小厨房。

    一进去,就闻到一股香味,四处环望。原来是一个小炉子上正卤着牛筋。一个小丫鬟看着火,头正一点一点的打呵欠。

    卤牛筋是相当费时的一道菜,难怪入夜就卤上了,这样天亮了。正好端上桌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!”小丫鬟听到动静猛然一惊。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妙摆摆手:“小声点。我有些饿了,过来看看,这牛筋卤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青鸽姐姐交代说。还要熬上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我尝尝。”甄妙吃了几口,果然口感还有些硬,就放下筷子,寻了几块点心吃了,嘱咐小丫鬟道:“别再打瞌睡了,当心走水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诺诺称是,甄妙回了房,擦擦嘴,重新躺下。

    许是吃的饱了,这一躺困意袭来,没等的罗天珵回来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罗天珵此时正在国公府西角,引开守卫的人,悄无声息的潜进了那个院子。

    嫣娘这张牌,是他不想对任何人提的,哪怕是心腹,也不欲他们知晓,所以既然到了牌底揭晓的时候,也是他该出手,收拾残局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?”毫无睡意的嫣娘猛然发现了站在阴影里的人,认出他是罗天珵,意外又惊喜,眼中迸发出璀璨炫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随着罗天珵从阴影里走出,来到一丈开外,嫣娘眼中光彩渐渐收敛,嘴角轻挑,微微一笑,问:“世子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罗天珵看着笑得风华绝代的嫣娘,轻轻挑眉,低叹道:“嫣娘,我知道你会做得很好,但没想到你会做到今日这样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田氏病死,二叔混沌度日,罗二郎官场无望,这已经是他想要的局面,或者说,当他站在如今的高度,能轻而易举的碾死前生伤害他的人时,他已经不屑于顾了。

    曾经是蚂蚁时,想和另一只欺负过他的蚂蚁拼个你死我活,等蚂蚁长成了猛虎,难道还会特意去把那只蚂蚁打残不成?

    顶多是觉得碍眼时,顺手一拍罢了,要是不在他面前蹦跶,他哪里还会刻意盯着,又不是太闲。

    “世子夸奖了。”嫣娘凝视着罗天珵,在心里,一寸寸描绘着他俊朗的眉眼,心头泛起一股悲凉又解脱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是来杀她灭口的吧?也对,对世子来说,他们一直都是公平的交易罢了,他救过她,替她报了血海深仇,若不是罗二郎发疯搅乱了平静,她求仁得仁,孤老在这一方小院里,偶尔能知晓八郎的情况,已经算是圆满的结局了。

    可谁让罗二郎做出这样的兽行呢,她终究是知道的太多,世子又怎么会放心还让她活着?

    后悔么?

    嫣娘扪心自问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当然是半点不后悔的,没有世子,她这条命早就随着全家几十口人一同去了,又哪里能活到现在,家仇得报,甚至……甚至在这世上留下了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,他们家,也不算绝了血脉。

    罗天珵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好奇怪,一会儿微笑一会儿摇头,她想干什么?

    他决定长话短说:“我是来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世子会来送我上路的,最后能见世子一面,我很欣喜。只是,我还有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眉毛拧得更紧了,心道,他就知道这是麻烦事,他能放她走还不满足,居然还有请求?他为什么不能更狠心一点,干脆杀人灭口?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皎皎一定不会愿意他成为这样的人吧?

    “说!”罗天珵强忍着不耐,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嫣娘眼圈红了,忽然跪了下来:“请世子多看顾一下八郎。嫣娘来生愿做牛做马报答您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这个你放心,八郎是国公府的血脉,谁都盼着他好的。至于做牛做马——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:“那倒不必了,咱们交易已完,钱货两清。”

    嫣娘身子一震,心中酸楚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知道是交易,可是,她在交易过程中失的心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要是有来生,她不做牛做马,她愿在最美好的年华,遇见他。

    嫣娘站起来,闭了眼:“世子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罗天珵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女人虽然要求多,胜在识趣。

    他一个手刀把嫣娘劈晕,顺着来时的路线离开,翻墙越院,把嫣娘丢在一处废弃的民宅里,又扔了一袋子碎银子并一柄匕首,这才匆匆赶回了国公府。

    轻手轻脚进了屋,见甄妙还在睡,罗天珵不由松了口气,随后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皎皎嘴上的油光是怎么回事儿?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这一章,感谢童可爱童鞋上个月打赏的和氏璧。感谢lizhe66打赏的平安符,感谢熱戀^^打赏的粽子,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。咳咳,这是一篇欢乐文,认真你们就输了。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