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偶天成

作者:冬天的柳叶

    这样的峰回路转,甄妙简直不敢相信!

    太后刚刚的语气明明是松动了,要答应下来,怎么眨眼之间,就改了主意?

    她忍不住看向立在太后身后的那位老嬷嬷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定是这位老嬷嬷说了什么,太后这才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可是太后都这么问了,她还能怎么说,难道说皇宫内没福吗?

    “太后说的是。”甄妙捏了捏拳,艰难的吐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太后抬手揉揉太阳穴:“哀家有些乏了,先回寝殿歇了,佳明县主,你不如陪皇后聊聊。”

    甄妙勉强笑笑:“佳明不打扰太后和皇后娘娘休息了,佳明告退。”

    赵太后松了口气:“来人,送县主出去。”

    等甄妙一走,赵飞翠立刻忍不住问:“姑母,您怎么没有答应?”

    赵太后瞧她一眼,无奈道:“别一惊一乍的,刚刚皇上派人传了话,四妃的位子,要给罗三姑娘留一个。”

    赵飞翠冷哼一声:“倒真是一个色急的!”

    “休得胡言!”太后白她一眼,“飞翠你记着,你可以不把皇上放在心上,也可以不把那些嫔妃放在眼里,但你自己不能行差踏错。皇上毕竟是皇上,咱们姑侄的荣耀,说到底还是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赵飞翠勉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太后有些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她不好拒绝皇上的要求,可皇上居然亲口指定封罗三姑娘为妃。那就不一样了,这位罗三姑娘什么时候入了皇上的眼?这以后,看来要多加防范,断不能让她抢了飞翠的位置!

    甄妙跟着坤宁宫的大宫女往外走,忽然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她早该想到的,能让太后改了主意,除了皇上还有谁?

    罗知真什么时候入了辰庆帝的眼的?

    甄妙百思不得其解,至于去请求皇上改变主意的念头,在她脑海中根本没有闪现过。

    自打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她是疯了傻了。才会再往他跟前凑。

    “县主?”大宫女疑惑的看着甄妙。

    甄妙回神。笑笑:“无事,劳烦姑姑了。”

    大宫女领着甄妙出了坤宁宫,左右一扫,就见一个眉眼灵活的内侍正抬了眼看她。便道:“小安子。你把佳明县主送出宫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安子立刻道一声好。来到甄妙身旁弯下腰:“县主请随奴婢来。”

    甄妙跟着他往外走,本来就心中烦恼,又是个路痴属性。虽进宫多次,每次都是有人领着,竟也没察觉路线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辰庆帝坐在一个亭子里,正等着甄妙来求他,左等右等不见人,派去坤宁宫周围留意打探的内侍匆匆赶来了:“皇上,佳明县主辞别了太后和皇后娘娘,要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宫?”辰庆帝忍不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居然不来求他!

    她这是想一辈子不见他了?

    辰庆帝只觉一口浊气堵在了胸口,咬牙问:“县主现在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那内侍面色有异:“县主应该快经过悦蝶亭了。”

    “悦蝶亭?怎么会路过那里?”从宁坤宫出来,要出宫,应该不会经过悦蝶亭的,辰庆帝近来时常去悦蝶亭独坐,对那里尤为熟悉。

    内侍也有些困惑:“佳明县主走的那条路,虽也能出宫,却有些绕远,奴婢也有些不解呢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冷了脸,起身道:“随朕去看看!”

    他带了杨公公和领路的内侍,穿过近路先一步到了悦蝶亭附近,站在隐蔽处,就见甄妙半垂着头,心不在焉的跟着一个小内侍往前走。

    辰庆帝不由气结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不是傻啊,被人带沟里去都不知道!

    这宫里的皇上要是别人,真是怎么死的都不明白!

    辰庆帝也不知自己这是操的什么心,只要一想到和太妃相似的人,却是这么个笨蛋,就有忍不住冲上去教训一顿的冲动,更有压抑不住的恼怒,让他知道是谁在算计佳明,绝饶不了那人!

    他就双手环抱,站在隐蔽处冷眼瞧着,周围气压越来越低,冷的领路的内侍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杨公公早习惯了,面不改色的想,皇上这是要冲上去吗?

    嗯,虽是白日,这里还算偏僻,花木又多,是个好地方,他一定要好好替皇上把风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佳明县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杨公公忍不住提醒:“前面就是栖鸾殿了,那里人多。”

    辰庆帝面色古怪的看着杨公公。

    他这心腹老太监在想些什么?他一点都不想知道!

    他是那种人吗?就算再想,也不至于就在这里啊!哦,不对,他本来就没想!

    他只是想——

    妈的,这老太监就是个混蛋!

    辰庆帝黑着脸,悄悄拽了拽衣袍,掩饰着身体的异样。

    甄妙望着迎面而来的方柔公主,诧异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方柔公主已是二九年华,这个年纪,还没有出阁,已经是老姑娘了,却正是女子风华最盛的时候,只可惜她一路走来,脚一跛一跛的,破坏了那份美感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佳明县主架子是越来越大了,见了本宫,也不知道行礼么?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安好。”

    方柔公主盯着甄妙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今日赏菊宴,她身为公主,当然也收到了邀请,可是以她如今的模样,还怎么出现在那些贵女面前!

    凭什么,甄四一个出身不高、品行有缺的人,却越过越好,不但占了她少时就悄悄放在心上的男子,还不守妇道!

    方柔公主想起这些就恨得不行。想那罗天珵,也曾以侍卫之身陪在她身边,陪她出游玩乐,最重要的是还救过她的性命,可现在,他们一家和美,自己却依然小姑独处!

    看来她听来的那两个小宫女的话一点不错,甄四有了他还不知足,居然还想引诱皇上!

    “宴会已散,佳明县主怎么还没出宫?”方柔公主走近。

    到此时。甄妙也意识到不对了。淡淡道:“正是要出宫去。”

    方柔公主手一扬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甄妙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甄妙没想到方柔公主居然会打人,捂着脸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“不要那样看着我,本宫打的就是你这样的贱人!知道皇兄时常来悦蝶亭。就来这里徘徊。你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。有谁不清楚?”

    有谁不清楚?

    甄妙听到这句话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那一次进宫,辰庆帝是举止失常不假。可他竟让这样的流言传遍了吗?那她还怎么见人,世子知晓了,又该多伤心?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甄静抿着唇,得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打得可真是解气啊,可惜不能由她亲自来!

    她就是要甄四怀疑,她和皇上那见不得人的事宫中其实早已人尽皆知,要她没脸,回去后羞愧自尽才好!

    方柔公主,可真是一柄好刀呢。

    甄妙脸上火辣辣的疼,心更疼,瞧着方柔公主得意鄙夷的笑容,格外刺眼,咬着唇,脚一抬,一脚就把方柔公主踹翻了。

    方柔公主一声惨叫,不可置信的盯着甄妙:“你敢打本宫?”

    甄妙早已观察过,此处偏僻,没有旁人来。

    方柔公主只带了两个宫女,她这边只有一个小内侍,这口恶气要是不能当场出了,她就不叫甄妙!

    辰庆帝正要迈出的脚悬在空中,表情呆滞的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甄妙根本不回答方柔公主的话,一声不吭的继续猛踹。

    方柔公主连站都站不起来,只得抱着头,怒吼道:“你们都是死人啊,还不给我打!”

    一着急,连“本宫”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两个宫女这才如梦初醒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甄妙那是勤练不辍的,打不过有功夫的男子,两个娇滴滴的宫女还打不过吗?

    当即横扫一脚,两个宫女接连摔倒,有一个还压在了方柔公主身上。

    甄妙气出了,趁着主仆三人爬不起来,扭头对目瞪口呆的小内侍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前头带路,送我出宫!”

    见小内侍还站着不动,冷声道:“怎么,你也想要帮忙么?领错路的账,本县主可还没算呢!”

    小内侍脸色一变,哆哆嗦嗦道:“县主,这边走!”

    地上的方柔公主气炸了肺,狼狈爬起来,一双眼恨不得把甄妙瞪出个窟窿来:“甄四,你有能耐,现在就打死我!不然,我就要去找太后,问问她老人家,殴打皇室公主,该当何罪!“

    甄妙抬手,把发丝往耳后抿了抿,柔声道:“公主说笑了,公主金枝玉叶,去哪里都前呼后拥,能被我打么?”

    方柔公主一怔,眼中闪过狂怒,冷笑道:“好,这个太后可以不信,那么,本宫要是说,你意图勾引皇上呢?”

    甄妙面不改色,轻轻一笑:“证据呢?我还说公主对皇上有禁忌之情呢,这才一直云英未嫁,太后会信么?方柔公主,您不是十岁的孩子了,说话前,请用脑子思考,不要用屁股好吗?”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辰庆帝听了甄妙这话,脸都青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,胡说些什么?

    他一个转身走出来,淡淡道:“朕怎么不知,这里如此热闹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同时呆住,就连隐在暗处的甄静都是一愣,随后气白了脸。

    原来她猜的一点不错,皇上对甄四果然是心心念念!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发现结尾写的很流畅啊,大概是收拾人的缘故?不要怀疑阿妙的路痴,柳叶就是那种,只要换了一条不熟悉的路,就能找不回家,打电话求助的人才!

    秒记冬天的柳叶《妙偶天成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bedbangkok.com/mo_18/